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、先登余晖,异象初显
    “诸位,以我等三十八人为兵锋凝结战阵之力,或许能再现先登军魂之象,扬先登之名!”

    袁军校尉重新组织这数百人,以自己三十八人为首,身后跟随其余众将士,向前进发。

    “止步!举盾!”鼓舞了士气,又向前前进了数米,袁军校尉忽然大喝。

    “咚!喝!”

    原先登死士三十八人齐齐一顿,听到命令,喝喊一声,举起盾牌,放在身前,上下一致,整齐划一,仿若一人;一团土黄色的光芒汇聚而来,在他们的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盾牌。

    这盾牌很高,足有十数米,似乎支撑地,上下被玄黄覆盖,雕刻精美,蕴含玄奥,给人一种蠕动的感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存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又是军魂异象,这下危险了。”李林开始担心了,若是他一人,可先下手为强,在军魂异象未完全成型之际,直接破除便可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身后有郭嘉,需要守护。

    不过,让李林感到奇怪的是:这三十八人身后的数百将士虽然也是井然有序,十分精锐,与前面三十八人并无二致,但李林看到这一幕,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强弩,准备!”

    袁军校尉再次厉喝,同时右手拿出一件早已准备好的弩机,搭在盾牌之上,瞄准了李林与郭嘉,随时准备出击。

    “射击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“轰”的一声,从盾牌异象的后方,一大片的箭雨从而降,箭雨如梭,箭尖锋利,被淡淡的黄色光芒覆盖,好似一根长达百尺的巨大神箭,割裂苍穹,射向李林的淡金色光幕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李林凝神而立,对准那根神箭,手握长枪刺出,劲力贯穿枪身,淡金色的真气与血红色的真气齐齐涌动起来,沿着枪身向前刺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长枪与神箭碰撞,劲力四散,草木成灰,大地龟裂,虚空碎裂,方圆数米的地升腾起一股巨大的气流。

    李林连连后退,如火般的红缨化成一缕丝线飘散,长枪湮灭,虎口溢血,可怕的力道直接将之重创,胸口处仿佛被重重的敲了一锤,咳出一大口血液,喷吐而出,凄艳如霜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远处,以袁军校尉为首的三十八名原先登死士纷纷呼叫一声,仿佛一股巨浪冲了过来,全都被掀翻了出去,七窍流血,全身再无力气。

    “若是鞠义将军在此,若是八百先登死士犹存,先三重的武道高手也能斩杀!”袁军校尉大吼,满脸不甘。

    “校尉大人,凭我等三十八人之力,将一尊先武道高手重创,已经不错了,他日再见鞠义将军与各位袍泽,也是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可惜,经此一战,先登死士最后的荣光与辉煌怕是要成为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三十八名原先登死士,有人在李林这一击之下死去,有人重伤,再无一战之力,但饶是如此,恐怖的力量依旧让身后的数百将士心惊。

    他们是先登死士扩张后加入的,也曾听过当年先登死士的威名,虽然不复河北无敌之名,但在袁营中依旧是精锐之师,只在大戟士之下。

    他们原以为先登死士之名夸大其词,可是今日一见,他们知道自己错了,错得一塌糊涂,能令大戟士都三缄其口的先登死士又岂是真的浪得虚名?

    “众将士听令:敌将已经重创,速速进攻,杀死郭嘉!”袁军校尉挣扎着爬起,举着手中的长剑,向前一指,大声命令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数百将士齐齐一喝,云层翻涌,地都为之**;他们列好战阵,大步向前逼近,一团淡黄色的光芒在他们的身躯上闪烁出来。

    这光芒很黯淡,若不是仔细观察,很难看出。

    这是军魂第一境!

    这是先登死士的战阵之力!

    可惜也只能如此了,要想成就军魂异象,除非鞠义复生,否则,哪怕他们受过先登死士的训练,哪怕那袁军校尉率领,可依旧不可能。

    军魂之力,属于地力量的一种,是上苍所赐,就如文人的浩然之气一样,玄之又玄,不清道不明,却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林半跪于地,而后跳起,拔出腰间将长剑,运转玄功,真气流转全身,在周身半米处充斥着一股可怕的剑芒,惊得袁军将士不由纷纷一凛。

    “敌将已是强弩之末,杀啊,拜将封侯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袁军将士立刻士气高昂起来,冲向前去;他们看着李林,就像看着美味佳肴一样,双目透着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李林剑光横扫,血花飘零,十数名袁军将士魂归黄泉,但很快又有数十人逼了过来,挥动兵刃,带起一片片染血的布条,十数道伤痕七七八八出现在他的身上,狰狞而可怖。

    他受到了巨大的压力,先被军魂异象所伤,再被蕴含战阵之力数百将士围攻,又要时刻注意郭嘉的安危,不得不浴血奋战,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李林挥动长剑,剑舞纷飞,剑芒如雨,广阔的大地已被鲜血所浸染,脚下的尸体已经堆成了一座山。

    他似无察觉,眼中只有杀戮,如同机器人一般,不知疲倦的劈砍着,全身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敌人的血、自己的血都有,仿佛一尊杀戮魔王降临,非常的震撼。

    半刻钟、一刻钟、一个时辰......足足半过去了,李林依旧不倒,他如一尊血色战神,守护自己与郭嘉数米之地,靠近之人,唯有一死。

    “魔......鬼,此人就是一个魔鬼!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如此杀戮,他难道一点都没有负担吗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不想再杀戮了,我......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袁军将士终于被杀得胆寒,被杀得心惊,被杀得筋疲力竭,他们看着眼前摇摇欲坠的身影,却始终不倒,而他的脚下,一叠接着一叠的袍泽尸体堆如山。

    数十名剩下的将士大叫一声,扔掉手中兵刃,疯狂的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毕竟是后来加上的先登死士,并没与八百先登破三千白马义从的无上荣光,因此也没有身为先登死士的尊严与骄傲。

    他们,只继承了先登之名,却无先登之时。

    数十米外,重伤垂死的袁军校尉看到这一幕,本就再无血色的脸颊上更是一片苍白,手脚乱颤,目露骇然与惊慌,只是喃喃自语:“这到底是什么人?难道又是一个吕布吗?”

    “可怕,真是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告一段落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暗叹一声,看着那名跌倒在地,已无战力与战心的袁军校尉,不再浪费时间,盘膝而坐,运转先混元玄功,修复伤势,以防袁军将士再来。

    “后者,人之肎为;先者,命之所有。无后不成先,无先不起后......夫先,合自然之序,参日月之明,悟法则之变,继地之德,法气运之藏也。”

    “混元者,地之总名,元气之始也......”

    他紧守心神,灵台清明,一道道淡金色夹杂着血色的气流运转全身,温暖、和煦、轻松、舒畅......让他好像置身于母胎之中,数不出的清爽与舒服;但却又有一股凛然的杀机在内心酝酿,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李林的头顶上,一片金色云雾汇聚,上下翻滚,不断涌荡,似乎在孕育着什么,好像一柄长枪,又如同一柄长剑,霞光四射,如同宝物出世般,照耀整片地。

    这是圆满异象,他将真气凝练至八十一圆满之数后,第一次修炼,地震荡,乾坤有感,出现异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