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章 、小病夫!
    “心我告诉我爷爷,让他直接撤了你的将军之位;还有你们,瞪什么瞪,再瞪抠了你们的双眼,罢了你们的军职!”

    李豹不仅大骂山逢将军,面对众将士怒气冲的目光,,更是胆大包,无所畏惧,十分跋扈的道:“真当你们是万象军啊,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齐齐色变,山逢怒火升腾,但脸色平常,无波无澜,只是双眼眯起,没有话,似是在权衡。

    在他原本的意思中,是想将此事压下,让他们戴罪立功,具体如何惩处,待击退北狄大敌后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既能表明军纪严明,又能敲打这些张扬的李氏子弟,树立自己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可惜,他失算了,他没有想到李豹竟然如此张狂、冲动与火爆,不等他具体完,就立刻发飙了,一点退让都不行。

    山逢将军脑海里想了很多,但守城甲士却是没有想那么多,他们只知道眼前的青年侮辱了他们的将军,侮辱了他们的侯爷,侮辱了他们的军纪,同时也侮辱了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个双目喷火,严阵以待,似乎是在对待敌人一样,背后冲起铁血煞气,挽起落李弓、搭着一元箭,对准了这些青年。

    在这些甲士的心中,这些青年跟随领头青年而来,自然也是帮凶。

    只要将军一声令下,便可将这些青年全都射成刺猬,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这是落李弓、一元箭,上有银铜,专破武道真气,更别,距离如此之近,数百根一元箭挥落而下,这些李氏子弟足以死伤大半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绝杀!

    李虎想要些什么,可另一旁,有人更快,直接以行动做出表态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大宗老身形一动,如鬼似魅,“啪”的一声,一道鲜红的巴掌就出现在李豹的脸颊上,红通通,十分清晰,“畜生!将军之位,军中之事,何等重大,自有侯爷做主,岂容你在此胡言乱语,还不给老夫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大宗老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!”大宗老再次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李豹蒙了,随即便是恼怒,可他敢对山逢将军与众将士喝骂,却不敢对大宗老有所不敬;只得一脸委屈的看向李虎,目露哀求,嘴唇动了动,却是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大宗老,豹弟被二爷爷宠坏了,一时口不择言,请您看在二爷爷的面子上,饶过他这一回。”李虎无奈,毕竟是自己的兄弟,不可抛弃,只得向大宗老开口,为李豹擦屁股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宗老,饶了豹哥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李虎一开口,这些李氏青年族人也纷纷出言,为李豹求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,辈一时不慎犯了些错,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好好教育就是了,何必伤了他们守城效力之心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哥。辈既知前来守城效力,必是忧心唐州城安危,大战在即,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力量。”

    六宗老,一个胖乎乎的老者,鹤发童颜,平时不话还好,一开口总是笑眯眯的,让人感觉分外亲切。

    九宗老,九大宗老中最为年轻的一位,无论是谁犯错,找到他,他都会为之求情,在李氏子弟中人缘颇好。

    五、七、八三位宗老抚了抚须,冷眼旁观,也不求情,也不阻挠。

    “李豹冒犯的是山逢将军及军中众将士,老夫此前行为已是越俎代庖,如何能再做决定?”大宗老一甩手,将“皮球”抛给了守城将军山逢,自己不再管事。

    大宗老自然不会再处罚了,刚才的那一巴掌只是为了不把事情闹大,顺便平息一下诸将的怒火,毕竟,现在的唐州城还有这些将士来驻守。

    “山逢将军,请看在豹弟年轻不懂事的份上,饶过他这一次,李虎感激不尽!”李虎向山逢抱拳求情,他知道只要山逢肯开口,这件事情就能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山逢将军,豹哥真心前来守城,还请您放过他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山逢将军,您大人有大量,想来不会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一位位李氏青年高喝,重重表明李豹的守城效力之心,以及言语无意之话,向他求情。

    六宗老、九宗老没有再开口,他们之前的话已经足够了,若是再求情,就有些强人所难了。

    李林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他发觉宗老会中似乎也分派系,很明显,六宗老应该是与二宗老一个派系,不然不会为李豹求情;九宗老每次都是这样,无论对错,先求情一次,能成便可,不能成也不再多。

    “大宗老也自成一个派系,只是不知道有哪些人。”

    李林暂时只能看出这些,二、三、四三位宗老不在,五、七、八三位宗老又沉默寡言,无法判定。

    而且,李林甚至在想,这六宗老真的是同属二宗老一个派系的吗?会不会是无间道?

    暂时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守城将军山逢也犹豫了,一方面是自己的颜面、军纪、军心以及话语等权,一方面是二宗老一派与李氏子弟的好感,他不得不谨慎,考虑得失。

    想了想,山逢将军神情不变,淡淡道:“李豹虽辱末将,但念其年轻,末将可不与之计较。然其嚣张跋扈,视军纪如无物,不可不罚。只是末将虽掌一城之军纪,但李豹却是李氏子弟,当由宗老会裁决,末将不敢擅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一番入情入理的话,将自己摘了出去,却又将“皮球”踢回给了大宗老一行人。

    李虎苦笑,李豹无所谓,这些青年也是无语,又转过头去看向宗老会,目露请求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然!”大宗老本不想参与此事,或者不想得罪二宗老,直言道,“军法之重,重若泰山!宗老会会规与唐州侯军法,当以军法为先,老夫怎能因私废公?不可!”

    大宗老与山逢将军谁都不想判定此事,若是就此放过李豹,则军法不存,诸将愤怒,于此战没有裨益,士气消减,再无战心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放过李豹,这些李氏青年必然会心生怨恨,更会得罪二宗老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诸位,李豹辱骂上官,触犯军纪,可又是李氏子孙,按理,此事本当由侯爷来定夺,可侯爷出征未归,臣以为当由侯爷做主,以安军心。”此时,上大夫古月上前一步,扫视众人一眼,静静道,“不知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上大夫言之有理,侯爷乃是侯爷继承人,由侯爷做主再好不过。”山逢将军恨不得将这烫手山芋直接丢出去,听到古月的建议,立刻举双手赞同。

    见山逢将军同意,古月又看向大宗老一行人,“老夫并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此事无论处罚与否,与大宗老都没有任何关系,他自然同意了;六宗老微微迟疑了一下,紧接着也同意了;五、七、八三位宗老面无表情,看不出再想什么。

    九宗老很淡然,面带微笑,不点头也不摇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李虎迟疑了,他们本就与李林关系不好,曾嘲笑、喝骂过他,担心他落井下石,是以看了看李豹,问道:“豹弟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谅他也不能拿我怎样?”李豹听闻由李林做主,想到平日他有些懦弱的样子,又再次神气起来,冷笑了几声,不屑的道:“我的没错,病夫!”

    病夫?!

    众人愕然,随即便轰然一笑;几位长辈却是有些尴尬,想要呵斥李豹,却又担心他会再出什么幺蛾子,讷讷不言。

    这是一些李氏子弟对李林的称呼,只因李林久不出户,脸色苍白,身体孱弱,看起来像生病了一样。

    其二,李林不知为何,总是无法突破先境,众人以为其得了不知之病,且当时年龄幼,遂每见到李林,便称之以“病夫!”

    这些年下来,似乎形成了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由贤弟来做主。”

    见李豹如此不把李林放在眼里,李虎心中有些担心,可想到平时李林给人的感觉,他又稍稍放松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