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章 、明为情法,实为侯位!
    “好!李氏子弟一方没有异议,那么诸位将士以为如何?”上大夫古月对着李虎点了点头,看向城墙上的八百甲士。

    “既然将军不为我等做主,那便由侯爷来。”一名身材高大,满脸胡须的副将失望的看了山逢将军一眼,没好气的道,心中着实不抱有任何期望。

    “愿由侯爷裁决!”

    “侯爷姓李,也是李氏子弟,只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也无法,谁让这唐州城姓李呢?”

    “可惜,侯爷不在此,若是他在话,不定还能公平公正;可侯爷,怕是难以承受住压力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听这些纨绔子弟的话语,好似不将侯爷放在眼里,可能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但愿侯爷不会让我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八百甲士窃窃私语,或满含愤懑,或无所无谓,或微微摇头,或脸含期盼......种种情绪在这些甲士的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现代,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最佳配角。

    “侯爷,臣冒昧,如今侯爷不在,还请侯爷做主,定军心,安臣民,不负侯爷之望!”

    上大夫古月转过头去,看向李林,语重心长的了一番话,也不理他能不能听明白,随后双手放在胸前,连退两步,鞠躬弯腰,呈九十度状,喝道:“请侯爷做主裁决!”

    “请侯爷做主裁决!”八百甲士无论愿不愿意,李林现在都将是他们唯一的希望,于是学古月状,拜向李林。

    “请侯爷做主裁决!”山逢将军、大宗老与几位宗老站起身来,低头抱拳,言辞恳切。

    “请侯爷做主裁决!”李虎与一众李氏青年不由哑然,互相望了望,拱手施礼,乱糟糟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请病夫......侯爷做主裁决!”李豹见要对李林行礼,心中满是不悦,可看到大兄李虎逼人的目光,不由翻了翻白眼,装模作样的施了施礼,敷衍一番。

    李林默然,他知道自己德行不足,武略不够,且未成年,上此城墙,也是因为身份之故,来激励众将士之心,鼓舞众将士士气。

    平时,李豹仗着二宗老是他的亲爷爷,在唐州城内横行霸道,作威作福,视百姓于无物,李林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李豹竟然如此胆大,到了军中也如此专横,视众军如草芥,一点也不肯吃亏,飞扬跋扈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直到被大宗老一个巴掌抽过去,才收敛起来,端正了态度,本来若是李豹直接离开这里,也就没有什么,可是似乎面子上过不去,李豹是铁了心不想离去。

    李林一直冷眼旁观,并在暗中观察,却冷不防上大夫古月将他推了出来,让他来做主裁决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让我来做主,这不是在坑我吗?”

    李林有些不知所措,按理来,父候能将上大夫古月与守城将军山逢留下了,掌管唐州城内外,那这二人必然是他的心腹,可是山逢将军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为了自己着想。

    当然,是人便是自私,李林自己也是如此,人之常情,他也不好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上大夫古月,李林有些看不出来,他总觉得古月如此做好像是故意的,又好像......有一种不出来的感觉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李林一时拿不准。

    “既然诸位都同意让本候做主裁决,那我所裁决的你们都能认同吗?”

    一时想不出所以然,李林暂且放下,见众人的目光都投向这里,微微一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侯爷做主,末将无有不从!”两员副将与八名百人将站了出来,抱拳道,眼神坚毅,言语铿锵,似乎无论什么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上大夫古月、守城将军山逢都欣然同意,没有意见,大宗老等人也不反对,只有六宗老没有多言,而是看了李虎一眼。

    李虎会意,拱手而立,青衫拂拂,神采奕奕,一种气质油然而生,“只要侯爷公平公正,我等自然没有不服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如果你想落井下石,或者打击陷害,就别怪他们不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!不错!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些李氏子弟的父辈正是属于二宗老一派系,自然以此二人为尊,纷纷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你敢那我怎么样?!”

    李豹一脸的不屑,对于大宗老或许心中怵怵,可对于李林,一个病夫,自被他欺负惯了的,他还真就不害怕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欺软怕硬!

    无论哪个年代,这种人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本候就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似乎没有察觉到李虎口中的言外之意,见众人都没有意见,自顾自的道。

    “事有轻重缓急,当前北狄青狼精骑威胁在前,我意不如将其击退之后再商议,诸位如何?”李林看了一眼色,平静的开口。

    远处,数十里之外,青云翻滚,狼头逼近,张开血盆大口,似乎要将整个唐州城都吞进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所想,正好与山逢将军相同,只可惜李豹太冲动了,坏了山逢将军的大事,让其颇为郁闷。

    李林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明自己的意思,他站在城墙上,衣衫猎猎,青巾飞舞,腰间的长剑摆动,身上的铠甲眩光,好似一尊战神,英气迫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李豹及其他人还未话,李虎就立刻抢先开口了,“我等李氏子弟,携手而来,以守护城池为己任。”

    “而守城,最重要的便是同心同德,互相团结,可现在嫌隙渐生,若是勉强互相为辅,守备城池,很可能会引发动乱,致使城墙失陷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种情况很,我也只是猜一猜,可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,也不足取;到时,城破人亡,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李虎一脸痛苦的道,似乎真的是在为守城而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是担心城墙受不住,而是担心我赢得军心,民心,所以才来逼迫。”李林心中暗暗冷笑。

    如果李林之前还不明白,不理解李虎等人来此的目的,可现在李虎神情微急,不顾城池安危,抢先开口,阻止他和稀泥,李林就已经了然了。

    无他,只因侯位之争!

    李林迟迟没有突破先境,唐州侯继承人的身份岌岌可危,立刻让众多李氏子弟看到了希望,欲要一搏,一步登。

    “那你,应该如何?”李林淡然一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......”李虎一喜,刚要开口,忽然醒悟过来,话语一转,道,“自然是由贤弟做主,只是此事虽,但意义重大,还请贤弟三思而行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虎直视李林,明亮的眸子寒光烁烁,似是警告,又似是威胁,一字一句道,“毕竟,我等李氏子弟与众位将士都在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林笑了笑,没有回答,心中思绪急转,是要赢军心、民心,还是要得李氏子弟之心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宗族子弟才是一个家族的根本。

    李林是侯爷,但继承人的身份却不是很稳固,所以,这种情况下,他应该偏袒李氏子弟,毕竟一旦李林不再是侯爷的身份,那就要依靠李氏宗族,而李虎与李豹的爷爷,则是掌管李氏宗族宗老会的二宗老。

    权力之大,仅次于大宗老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突破了,成就先强者,继承人的身份已经稳若泰山,除非他死,否则这些觊觎侯位的李氏子弟将再无一丝机会。

    目光微闪,心中敞亮,李林有了决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