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章 、来人,给本候驱逐李豹!
    决定已下,李林淡淡一笑,目光转向,直视李虎。

    李虎眸光依旧,古井无波,面对李林投射过来的目光,十分淡然,举止从容,冷静无澜,一副贵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再看李豹,一身青衫儒服,一根碧玉青簪,穿着优雅,高贵不凡,俊朗的面容如同画中走出的少年,英姿勃勃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与李虎也是不遑多让,不愧是亲兄弟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再看老子挖了你的双眼!”

    李豹狠狠的瞪向李林,双目圆睁,鼻息喷气,口中喝骂,直接破坏了这一身贵公子的气质,让人不由扼腕叹息,大呼糟蹋。

    就像一锅飘香四溢的热汤,味美鲜香,让人垂涎三尺,可等到看到热汤中的一颗老鼠屎时,顿时厌恶起来。

    李林看李豹,就如同看着热汤中的老鼠屎,脸带微笑,心里却恨不能在他的脸上再煽几个巴掌。

    不过,如李豹这样的人,李林倒是有些放心,什么都写在脸上,可李虎就不同了,深沉内敛,心机如渊,不可莫测。

    思绪纷杂,剪不断理还乱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灼灼的目光,李林沉吟了一番,忽然想到自己是拥有“金手指”的人,还有系统作为后盾,立刻吩咐光,道:“光,扫一扫李虎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主人。”光回应。

    李林暗若黑夜的眸子一动,眼前画面流转,一幅二维码的画面对准了李虎,开始扫描,当然,这种画面别人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叮,扫描成功!”

    姓名:李虎

    种族:人族

    血脉:紫玉王狈血脉(紫玉狈:上古百族之一;紫玉王狈,紫玉狈一族中的王者。)

    体质:紫玉神体(紫玉王狈血脉与人族血脉相融而诞生的一种体质)

    修为:罡元境,先四重

    玄功:化玉诀

    武技:紫玉神拳

    其他:李氏宗老会二宗老之孙,觊觎侯位。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看到最后一行信息,李林心中暗道一声:“无论我怎样做主裁决,都必定会得罪一方,果然好算计;不愧是继承了紫玉王狈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紫玉狈,上古百族之一,以心机狡诈著称;紫玉王狈,则是其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“我曾听上古人族血脉稀薄,杀大妖之身,炼其血脉于体,增强己身,领悟神通。”李林回想自己看到过的一篇古籍,“然,炼妖血增己身终为旁道,许多上古人族承受不住妖血的狂暴与大妖意志,纷纷爆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武祖基于此,耗费心血,留下巫妖炼体玄功一则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来,想必李虎的先祖曾炼过大妖紫玉王狈的血脉,所以才能在后世子孙上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注定为敌,那就不用给他的面子了。”李林现在已经突破先,虽然不为外人所知,但早晚要与觊觎侯位的李虎为敌。

    本着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敌人的思想,李林决定要给李豹一个教训,同时交好军中甲士。

    “扫描李豹。”

    “叮,扫描成功!”

    姓名:李豹

    种族:人族

    血脉:凡人血脉(杂)

    体质:虎狼体(后体质之一)

    修为:真气境,先三重

    玄功:虎狼劲

    武技:饿虎八扑,贪狼拳

    其他:李氏宗老会二宗老之孙,一心一意辅助大兄夺得侯位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虎狼体,看来二宗老的确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啊。”李林感慨一声,对于二宗老,他不是很熟悉,模糊中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二宗老为人刻板,不苟言笑,但却极为护短,尤其是李虎与李豹,简直是疼到骨子里,或许这就是传中的隔代亲。

    李林之所以二宗老耗费了很大的力气,却是虎狼体为后体质之一,是可以用秘法等手段,将一介凡人体质改变成虎狼体,从而拥有特殊神通、或特殊作用。

    当然,每一个后体质都有局限性且异常繁杂,所消耗的珍贵宝物更是不计其数,虎狼体也不例外,具体如何李林就不清楚了,毕竟这种秘法一般都非常保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二宗老是从哪里找来的。”想到这里,李林心中起疑,“莫非那个人就是二宗老?”

    蹙着眉头,李林感觉很有可能,“首先,二宗老掌管宗老会,仅在大宗老之下,位高权重;其次,此次万象军出征二宗老跟随,很容易将情报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......也可能不是,毕竟二宗老没必要如此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决定好没有啊,想一件事要想这么长时间?!”见李林一直蹙着个眉头,李豹不耐烦了,大呼叫的喊道。

    其实,时间根本不长,大概就十个呼吸的样子,李豹如此催促,就是想给李林压力。

    “山逢将军,冒犯上官,侮辱将士,在军中该如何惩治?”

    听到李豹的呼喊,李林压根就不理睬,收回思绪,看向守城将军山逢,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侯爷,冒犯上官,侮辱将士,按军法当斩,不过念其年轻,不通将令,且是来援,当可宽大处理。”山逢将军抱拳,一板一眼的道,“具体如何,还请侯爷决断!”

    “老狐狸!”李林心中骂道,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军律法规,的确是想要问个清楚,却不曾想山逢将军居然如此警惕,一点机会也不给。

    听到李林的问话,李虎与李豹本能感觉不妙,可又不知道该些什么,一时之间,居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宗老等人、上大夫古月一直旁观,面无表情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;八百甲士与李氏子弟则睁大了眼睛,要看看李林如何做主。

    “尔等前来守城,本意极好,但既来守城,便需谨守军法。之前山逢将军念尔等不明,饶过诸位一次,本候也不好再追究。”

    李林扫视李氏子弟,气势忽然一变,如同上位者一样,直接逼迫过去:“本候再问尔等一遍,可能接受军律管辖?若能,便留下一同守城;若不能,尔等便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李氏子弟闻言,具是一怔,互相望了望,拿不准李林到底有什么想法,想要反对,可李虎与李豹却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而且,李林现在这个语气已经与他们之前认识的那个李林有些不一样了,似乎变得强势、变得自信起来。

    大宗老、上大夫古月一行人也不再平静,惊疑的看了李林一眼,各自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“贤弟......”

    “贤弟也是你能叫的吗?!”李林忽然喝道,打断了李虎的话语,眉头一展,身形一挺,一字一句的道,“请叫我侯爷!”

    既然想抢我的侯爷,既然注定为敌,那便彻底得罪了,索性闹大一点,谅他们也不敢再暗中耍什么阴招。

    就算耍,他也不惧,大戟士即将到来,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李虎面容不再平静,面色变了变,双拳紧握,目光冰寒,直接看向李林。

    “我大兄让你做主是给你面子,不然,一个的病夫也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李虎重重的看了一眼李林,转头急喝,喝住了李豹。

    “大兄!”李豹不明白,心中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李虎却是不再管他,有些屈辱,有些无奈,有些惊异的俯下身子,代表身后的李氏子弟,郑重道:“侯爷得即是,我等为守城而来,自当遵守军律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李林快速接过话来,一锤定音的做出裁决,“既然如此。来人!给本候驱逐李豹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