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章 、战力玉符,饿虎八扑
    “你,安敢如此?!”李豹听闻,又惊又怒,玄功运转,虎啸狼嚎,就要上前:“看老子今日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李虎赶忙拉住李豹,不让他将事情闹大,而后,看着李林,大声道:“侯爷,这是为何?你如此处事不公,我等不服!”

    “对!不服!不服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出个所以然来,我等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服?想要我出个所以然来?好,那本候便给你们。”李林根本无所畏惧,面对李虎与李豹的愤怒,他十分的坦然,道,“尔等初来军中,不识军律,军纪涣散,本候大人大量,众将士也都是心胸宽广之辈,可不予计较,但是!”

    李林一指李豹,重重道:“但是此人狂妄,不但不认己错,更是先侮辱上官,后辱没将士,如今更是无军无纪,胆大妄为,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之人,不听将令,不明军纪,不尊上官,不睦袍泽,留之何用?!本候没有将他惩处,只是将他驱逐,已经是手下留情了,难道还要本候让众将士卑躬屈膝请他出去不成?”

    李虎闻言,知道他所言不虚,却是留情了,但李豹毕竟是自己的弟弟,且自己连弟弟也护不住,其他李氏子弟该怎么看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双目如刀锋,双拳若巨锤,紧紧握住,直逼李林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......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过分?”李林甩了甩衣袖,心中也是有些紧张,这紧张不是害怕李虎出手,而是担心过早的暴露自己的修为,让暗中的敌人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“李豹数次顶撞本候,更是扬言要打死本候,本候念他同为李氏子弟,不予计较。”李林走到李虎身旁,看了他一眼,抬头继续道,“现在,本候只不过是将他驱逐这里,你不为弟弟向我谢恩,还本候过分?”

    “要是按军律法规,本候杀了他也没人敢个不字!”

    李林手指李豹,字字如刀,句句如剑,得在情在理,任别人如何找也找不出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“好!好一个侯爷!”李虎见李林如此话,心知已经与之闹翻,也不再装模作样,愤恨的看了他一眼,威胁道:“没有我们李氏子弟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守住唐州城?哼!我们走!”

    李氏子弟本就是跟随李虎、李豹两兄弟而来的,闻言立刻转身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子等着你来求我!”

    听到大兄开口,李豹转怒为喜,狂妄的了一句话,扬起手中的一枚玉符,跟在李虎身后,转身离去,嚣张至极。

    阳光下,玉符映衬,霞光闪烁,晶莹圆润,在灿灿的光芒下剔透如水晶。

    玉符之上刻有符文,精致莫测,栩栩如生,好像存活了一般,以莫名的轨迹游动起来,玄奥非凡。

    “这是战力玉符!”

    “战力玉符,可使一支没有战阵之力的军队短时间内获得战阵之力,足以扭转一场数千人的战役,乃是军队中的无上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财大气粗,真是财大气粗啊!这枚玉符可是能与玄级上品宝物相媲美啊,二宗老居然将这宗宝物交给了李豹,这,这真是......”

    上大夫古月、守城将军山逢、宗老会等人全都瞠目结舌起来,看着李豹手中的玉符,心中心思陡转,有心想要叫喊住李豹,可也知道李虎与李豹都是在针对李林,自己叫喊根本没用,反而会丧失颜面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可以强行抢夺,可这样一来,不二宗老那里如何交代,只怕也没有面目再执掌宗老会与唐州城了。

    因此,这些人纷纷将目光对准了李林,看他如何抉择,是为了大义而失节,还是为了颜面而不顾大局,无论哪一种,他都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“哎,侯爷,你太冲动了。将他们赶走,这唐州城该如何是好呦。三千北狄精骑,可不是这八百甲士所能守住的啊。”

    六宗老唉声叹气的道,可看他满脸的喜色就知道他在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大宗老一行人、上大夫古月、山逢将军沉默下来,静静的看着李林做出决定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侯爷,要不然......”众甲士互相看了看,两名副将犹豫的开口,与所谓的尊严相比,还是生命更为宝贵一些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一看到李林那肃然的目光,又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拍死,人之常情;李林也怕死,所以连自己突破先之后都不敢出来,深怕被暗中的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李林自己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必须等!等到大戟士,等到父候归来,等到自己足够强大!

    那些暂时放下,城墙上,李林感受到那一众对准自己的目光,不由暗暗苦笑一声,知道自己还是瞧了这二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有大戟士能力敌三千北狄精骑作为底牌,恐怕还真的就着了他们的道,还真要受尽万般屈辱,忍辱负重,请他们留下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战力玉符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他现在也可以直接以这些人做了逃兵为由,下令擒拿,毕竟这些人刚刚可是同意留下入军守城,虽然只有李虎开口,其他人默认,不过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可不这些人是否会反抗,只怕大宗老等人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但就这样放这些人走,李林心中又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李林终于开口了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李虎刚刚走到墙角附近,闻言立即停了下来,嘴角一弯,颇为得意,只是依旧背对着李林,似乎再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知道会这样。来求我,来求我啊,你来求我,不定我一高兴直接就答应了呢。”

    李豹现在更是得意非凡了,转过身去,对视着李林,手中拿着战力玉符,就好像把握住了李林的命脉一样,各种侮辱,各种不堪,就差直接甩在他的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山逢将军,按照军旅法规,不尊将令,擅离战场,该当何罪?!”李林没有丝毫退让,同样看着李豹,声音不悲不喜,无平无澜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按照军旅法规,不尊将令,擅离职守者,斩!”山逢将军嘴唇哆嗦了下,身躯晃了晃,最终还是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!很好!”李林拍了拍手掌,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众人不约而同的战栗一下,全身瑟瑟发抖,“众将士何在?!”

    两名副将、八名百人将、八百守城甲士一时之间不知所措,不知该不该听令,纷纷将目光看向山逢将军,希望他能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父候不在,我的话便不是命令了吗?”

    此时,李林转过身去,灿灿的眸子直逼山逢将军,锋芒直露,如一柄长剑,撕裂苍穹,斩裂地。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!”山逢将军面色一变,低头抱拳,口中连连不敢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敢,为何不遵将令?”李林继续逼迫。

    “末将......遵令!”山逢将军屈服了,“请侯爷下令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林大笑一声,转身抬手,指向李虎、李豹一群李氏子弟,喝道:“众将士听令,上落李弓,一元箭,对准他们。但有轻举妄动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山逢将军尽管心中有些不愿意,但却依旧听令,命令诸将道:“上落李弓,一元箭,对准李虎、李豹等,听侯爷之命:但有轻举妄动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员副将、八名百人将、八百守城甲士齐齐大喝,声若惊雷,举起落李弓,搭上一元箭,瞄准李氏子弟,杀机澎湃,杀意四溢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,侯爷,千万不要冲动,有什么事......”

    大宗老赶紧阻止,可一句话还未完,李豹直接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李林,你真是好大的胆子,竟然胆敢......”李豹顿时怒了,被这些贱民对准一次已是奇耻大辱,何况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饿虎八扑!”

    李豹立即运转虎狼劲,双手舞动,劲气旋转,四周震荡,身后饿虎咆哮,如猛虎扑食一般,向李林扑去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李林不理睬大宗老的劝阻,身形不闪不动,衣衫翩翩,面对李豹向自己扑过来,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下众将士将放箭。

    数十名守城甲士下意识的放箭,但更多的将士头脑清醒,犹豫了,毕竟这些可是李氏子弟,平常死一个都会掀起轩然大波,更何况一下子数十尊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数十根一元箭穿破虚空而去,“呼呼”直响,破灭苍穹。

    李豹脸上愕然,他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真的会放箭,虽然只有数十名,但有落李弓、一元箭,哪怕是他也不敢无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饿虎仰,虎口狰狞,李豹反应不慢,全身一缩,双臂一挥,一头头饿虎扑了上去,虎掌生威,虎影重重,十数根一元箭被砸落大地,可还有数根一元箭继续射向李豹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这场冲突太快了,快得上大夫古月、宗老会一行人根本都反应不过来,虽然大宗老开口劝阻,可依旧慢了一步,待这些人回过神来,立即出手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剩余几根一元箭接二连三被打落,李豹也被大宗老所阻,上大夫古月与山逢将军站到二者之间,防止他们再发生冲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