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章 、三千青羽,后手出现!
    “三千青羽,青狼为影!”

    这一次不再是青狼精骑副统领指挥了,而是统领青且将军接过了指挥权,随着他张弓搭箭,青羽上弦,一头青狼虚影隐隐在箭身上浮现。

    青且将军一动,他的身后,青狼精骑纷纷肃然,拉开长弓,搭上青羽,狼嚎阵阵,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三千青羽,如同三千道青色长虹划过苍穹,贯穿地,直射高大的唐州城而去,势不可挡,风卷残云,摧毁一切!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战阵之力,军魂之威吗?”山逢将军心中呐喊,八百甲士更是目瞪口呆,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府兵,出击!”

    大宗老一声厉喝,上前一步,其余宗老纷纷跟随,与之站在一排,运转玄功,施展武技,拍出一掌,打出一拳,踢出一脚......这些宗老每一位都有罡元境的修为,出手之下,大片的青虹光芒被摧毁,数百根青羽箭矢被击落。

    同时,二百府兵也出击了,他们修行的都是同一种玄功,相交多年,彼此都有默契,出手之间,竟然有淡淡的荧光在周身闪烁。

    这是战阵之力即将出现的征兆!

    这些府兵本就是按照军队来训练的,若是能够成功,就会成为宗老会对抗万象军的一个王牌。

    不过,话虽如此,且流转白光,但这种即将很有可能是下一秒,更有可能是永远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府兵拔刀,玄功运转,挥手斩了过去,一片刀芒灿灿,与青虹冲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侯爷,这里危险,速速退后!”

    上大夫古月虽然借李林身份之利来激烈士气,鼓舞斗志,但也担心李林的安全问题,看到满的青光映射过来,立即来到李林身边,劝道。

    “众将士奋勇力战,本候怎可弃之不顾?!”李林手指浴血而战的甲士与府兵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侯爷一死,士气必然大跌,不得不防啊。”上大夫古月还是不放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四、五、六三位宗老,还有府兵在侧,更有众将士在身,何惧之有?!”李林眼疾手快,拔出长剑,斩断一道青虹青羽箭矢,道:“更何况本候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暴露出先境界,仅以后大成的修为对敌,他发现,自己修行的功法似乎有隐匿之效,只是不知道这隐蔽的效果有多强,能否瞒过暗中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唐州城,本以为没有万象军在内,此城守军甲士便不堪一击,不曾想还能有如此战力?!”

    唐州城下,数百米外,青且将军一双碧绿色的眸子莹莹发光,声音低沉,两颗白色的狼牙熠熠生辉,寒光毕现,“不过,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:三千青羽,青狼为影,十连射!”他轻声低喝,与众精骑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嗖!嗖!嗖!”

    “嗖!嗖!嗖!”

    一团又一团青色光芒冲向唐州城,每一团便是三千青羽,整整十团如若青云压迫而去,覆盖而下,呼啸之中,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青云覆盖之下,近千根一元箭零落散乱;青虹冲击,城墙破碎,数百甲士惨叫一声,喷出鲜血,倒了下去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青云之下,覆灭所有;青虹之中,皆为齑粉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可怕的青虹巨力汹涌,战阵之力着实难挡,青狼虚影重重奔腾,大宗老一行人连连喝喊,奋勇出手,劈散青虹,掌碎虚影,可依旧节节后退,连连吐血,受伤颇重。

    数百府兵身上的荧光早已黯淡,衣衫纷飞,皮开肉绽,跌倒在地,闷哼不语,不愿影响众人对敌。

    这些青色神虹太密集了,青狼虚影太多了,战阵之力太可怕了,北方城墙早已被轰塌了大半,乱石飞崩,尘埃遍地,一片惨烈景象。

    “侯爷,快半个时辰了,侯爷留下的后手呢?!”

    上大夫古月一介文人,善于谋划,精于政治,修行武道,也修行文道,可惜文气寥寥,境界太低,根本没有什么逆的手段。

    与三国位面的通神文人相比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其实李林不知道,三国位面的文人修行的并不是文道,而是文道之下的儒道,双方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儒道为文道之一,文道却不为儒道。

    三国位面,儒道传家,各家典籍,如数家珍,只需读、修身、养性,有朝一日,能有明悟,便可诞生浩然正气,也就是儒家之气。

    神州大陆则不然,诗有限,首重传承;籍之类的东西很少,基本是以兽皮、竹甲来记载。

    除文道三千字广为流传之外,其他各家感悟很少显于世,加上几经战乱,或多或少的世家宗族消失地,连同那些文道感悟也一同消散,不得不这是人族的重大损失。

    故,文道强者极其稀少,但每一位文道强者不仅是武道高手,更是手段莫测,为众人所敬重。

    “侯爷,需不需要我帮忙啊,只要你求我,你求我我就帮你!”就在李林刚要开口之际,李豹笑嘻嘻的出现在墙角处,一脸的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放......放肆!咳咳......”大宗老肺部受伤,一开口,便是胸口剧痛,鲜血狂喷,凄惨无比,可他依旧坚持,强行压制体内之伤,道:“到了现在,你们还在争执,难道颜面真的有那么重要,让你们不顾一切?!”

    “难道唐州城破你们就真的甘......甘心吗?咳咳.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宗老所言甚是,侯爷可以为了自己的面子不顾一切,我可不敢?”李虎出现了,将李豹拉到身后,一脸的恭敬与自责,“我现在就让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李林插嘴,脸上喜气一闪而逝,一双淡定的眸子似乎露出一股笑意,道:“我的后手出现了,我们的援军......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虎大惊,不可置信的呼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豹同样如此,他一挥手,挥落青虹,打散青狼虚影,迅速跑到城墙边,一眼望去,而后大道:“哪里有什么人?你是在逗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嘘!仔细听。”李林淡淡一笑,食指放在嘴唇前,示意众人竖耳倾听。

    “听什么听?故弄玄虚!”李豹咕囔一声,不屑道,他向来看不起李林,对待他的态度很是恶劣。

    “住嘴!”李虎喝道,他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