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章 :落幕:冀州援军至!
    “大戟,出击!”

    “大戟,出击!”

    战阵之力牵引,军魂护佑,八百大戟士同时从迷惘中清醒,齐声大喊,冲起一片杀气,铁血的气息在穹上汇聚,至刚至阳的血杀之意与琴音不断碰撞。

    “兹兹兹!”

    虚空不断被崩灭,云层不断被破碎,泛起一片又一片可怕波澜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救.....救我,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虽为北狄,但亦是人族,救我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剩余的北狄将士经受不了这股碰撞之音,跌倒在地,口吐白沫,双耳溢血,青筋暴跳,整个人不断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爆响,血雾冲,数头青狼与三名北狄将士同时爆体而亡,血洒际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爆体声接二连三的响彻,一朵朵妖艳的血花在虚空绽放,血腥的气息弥漫整个四野,残忍、恐怖,如修罗战场。

    可怕的琴音,恐怖的呐喊,在虚空中不断碰撞,一座又一座沙丘经受不住这股压迫之力,“轰”的一声零落成泥,漫出尘沙,卷起狂风。

    “这道琴音......竟然让我们放下了战意,若是在战场中,只怕会一败涂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琴音究竟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北狄的后手?我从其中感受到一种属于神通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大戟士咆哮对抗,我们怕是依旧沉迷其中,难以苏醒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唐州城上,一位位宗老被惊醒,从琴音中挣脱过来,非常的讶然,纷纷猜测这道琴音的来历。

    李林还好,感到不对劲立刻运转先混元玄功,压下了这道靡靡琴音,依旧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琴声消散,大戟静音,阳光普照,洒下光辉,与铁血煞气相映衬,地间再一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救我!我不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一位位北狄精骑凄惨的道,他们全身上下遍体鳞伤,残肢断臂,血流如注,双眼朦胧,奄奄一息,只是无意识的在呐喊,在哀嚎,在求救,随时可能死去。

    八百大戟士冷眼旁观,面无表情,冰冷如霜,不为所动,那道琴音让他们不由谨慎起来,警惕四周。

    “唐州城兄弟勿慌,冀州苏全忠在此,北狄狼崽子,受死!”

    一声呐喊声响彻地,一员束发金冠,唇若涂朱的将手持一根方画戟而至,雄赳赳气昂昂,如神兵降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苏全忠一出现,战场的数千双眼睛同时望了过去,静悄悄的,不发一言,好像一群雕塑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这是什么情况?!”苏全忠一下懵了,看着满地的尸身,望着众人的目光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李林一笑,赶紧捂住大嘴,双肩耸动,强力忍受,他好像看到那员将的头顶上飞过一群扁毛乌鸦,阴森森的“呱呱”直叫。

    “不是敌人,是冀州援军。”上大夫古月尴尬的解释一声,“上午议事之时,我早已向冀州发出求援,没想到竟在此时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是冀州援军,这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松了一口气,不再紧张。

    “上大夫,既然北狄青狼精骑已败,战事了结,善后等工作便交给你了,一定要尽力保证这些甲士存活。”李林郑重嘱咐上大夫古月,道:“这是本候对他们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诺!臣尽力,必会安顿好,请侯爷放心。”上大夫古月看到满地的伤兵,心中黯然道。

    “山逢将军,军中之事,奖惩将士,便拜托你了。”李林又看向守城将军山逢。

    “末将知晓,请侯爷放心。”山逢将军抱拳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,李林又安抚府兵,对大宗老等人一一道谢感激,态度诚恳,表情认真,手段之老练,让众人颇为惊异。

    “现在,便请上大夫,守城将军,几位宗老一起出城,感谢大戟士、冀州援军相助。”交代完事情,李林最后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众人齐齐应道。

    李林带领众人下城墙,看到一旁的李虎、李豹等人,直接无视,从他们身边走过,看也不看一眼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!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一个的病夫也敢......”李豹被蔑视,当时就怒了,要不是大兄李虎将他拉住,怕是又一场争斗。

    “大兄!”李豹不解的叫道,他实在不理解李虎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,难道仅仅是因为那子是侯爷,可他们有必要害怕吗?

    李豹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再让他嚣张半个月。半个月后,加冠成年,废除继承人的身份,到时你想怎样弄死他,就怎样弄,我绝不阻拦!”李虎淡淡的瞥了一眼李豹,平静无比,话语阴寒,让人不由心颤。

    城门打开,李林一行人走了出来,映入眼帘的首先便是张郃率领的大戟士。

    “末将大戟士校尉统领张郃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张郃看见李林,上前一步,低头抱拳,恭敬无比的道。

    他认识李林,是他张儁乂的主公,他了解神州大陆的基本情况,在三国中一生的经历与经验也历历在目,就像觉醒了前世今生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与李林不同的是,有关后世的历史进程等等却被启明之光封印了。

    或许就此封印下去,或许有朝一日可自动解封,无人清楚。

    “儁乂请起。”李林扶住张郃,微微激动的道:“早闻儁乂之名,一直无缘得见,今日一见,真大将也!”

    李林在后世之时很是喜欢历史,对于历史长河的各个名将贤臣,心中尤其敬佩,如若能回到那些风起云涌的时代,看见这些名将贤臣,那是何等的光荣与自豪。

    光荣!自豪!这是李林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,华夏五千年源远流长,延绵不衰;因为他们,撑起了华夏的脊梁,让后世子孙荣辱与共!

    这就是华夏!人杰地灵,英雄辈出的华夏!

    李林前世生于华夏,幸甚!幸甚!

    “主公谬赞!”张郃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?”诸人对这种称呼皆是一愣,随即便不放在心上,一个称呼而已,没必要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尊事为主,以公敬称。莫非......”上大夫古月上下打量着张郃,又再看看李林,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嘴角不由微微一翘,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“林儿,冀州人快到了,不可失礼。”大宗老低声轻喝,提醒道。

    与大戟士相比,还是冀州援军更为重要;而且,他听,冀州侯苏护的长子便是苏全忠,如此更不能怠慢了。

    “儁乂,我们稍后再聊。”李林一愣,自己太激动了,随后微微一笑,道,“山逢将军,稍后还要劳烦你为大戟士安排一下,本候在此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侯爷放心,末将定会安排妥当!”

    山逢将军大声应道,他知道之前自己在城墙上得罪了侯爷,心中有些不安,不是因为李林,而是因为唐州侯李守疆与宗老会。

    现在有机会和侯爷缓和关系,他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不远处,咚咚的轰鸣声,嘎吱嘎吱的马车声,同时传来,由远及近,渐渐映入李林等一行人前帘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