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章 、内外相合,联姻相商
    “叮!购买成功!”

    光出声,李林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有关大力牛魔拳的修炼法门。

    “大力牛魔拳:上古人族观大力牛魔悟出的一套拳法,拳势古朴,大开大合,遒劲雄强,凶狠果决。修炼到化境入神,如大力牛魔降世,肉身力量凭空增长百倍,是锤炼肉身的绝佳法门之一。”

    当然,大力牛魔拳与巫妖炼体玄功自然是不能相比,李林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院子里,落木萧萧,枫叶簌簌,晚风轻拂,吹皱起一池涟漪。

    李林闭着双眼,静心站定,如雕塑般矗立,回忆着脑海中有关大力牛魔拳的种种武道精意。

    俄而,他动了,双目一睁,周身气流如同群兽怒奔,身子如同大虾一样弓起,右脚猛烈的甩出,砸向一处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碎叶纷飞,木屑乱舞,不远处的一颗高大树木被打出了一个拳头大的洞坑。

    李林双腿站在大地上,一招一式,比划拳脚,动摇四肢,初时还不是很熟悉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逐渐登堂入室,越来越熟练。

    “牛魔甩尾!牛魔犄角!牛魔踏地!牛魔顶!”

    李林动作越来越大,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,皮膜、血肉、骨骼、血髓乃至五脏六腑都在锻炼,得到不同程度的加强。

    “先混元玄功主内,大力牛魔拳主外;一内一外,循环往复,全方位提升。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明悟,体内的先混元玄功自动运转起来,大力牛魔拳打得更加狂野,连同四方的灵气都被牵动了,如同漩涡般流转。

    一内一外,一刚一柔;刚柔并济,内外相合。

    李林真气覆盖拳头,一拳做势,向外打出,打得空气一阵爆响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李林连打九次大力牛魔拳,终于停了下来,与别人气喘吁吁,脸色惨白不同,他感觉自身前所未有的好,一股白色气流流经全身,暖洋洋的,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是先之气。”李林仔细感觉这股气流,终于明白:“原来自己根本没有完全炼化先灵气,依旧有大部分潜藏在自己的体内深处。”

    “今打了一套大力牛魔拳,逼出了部分先灵气。难怪自己打完不但不累,反而精神抖擞,精力不衰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自己的丹田处好像又多了一缕真气。”李林内视丹田,面色忽然一喜,“没想到内外合一竟有如此效果。”

    李林也是大感意外,就这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,他的体内竟然再一次凝练了一缕真气,比之前静坐运转玄功要有效率的多。

    “侯爷,哎呀,你怎么还在这儿?!”春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,看到院子中的李林,立刻催促道:“今不是要为冀州援军接风洗尘吗?侯爷,你可抓点儿紧,千万不能错过了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“秋月,快去准备准备,侯爷马上要沐浴了。”随即,春花提高声音,向外喊道。

    “哎,春花姐姐放心,早就准备妥当了。”秋月在外面回应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,月上中,夜色更浓了,李林紧赶慢赶,总算没有迟到。

    议事大殿,唐州侯李守疆不在,便由侯爷李林坐在主位,作为主人招待。

    李林左侧,乃是宾客所坐,依次为冀州侯爷苏全忠、苏妲己和终于露面的西伯侯姬昌之子姬考。

    本来,以身份尊贵来,伯邑考应当坐在左侧首位,但他却以冀州之客为由,坐在第三位。

    其余冀州人、西岐人位列三人之后。

    李林右侧,依次为大宗老、上大夫古月、守城将军山逢、大戟士统领张郃,他们的身后为宗老会几位宗老、杰出的李氏子弟、唐州城官吏与本次守城之战中立下功勋的将士。

    “诸位,老夫有话要。”大宗老作为这里最年长之人,先开口了,端起酒樽,向众人道:“这第一杯酒,我要敬冀州的诸位,感谢他们不远万里.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宗老且慢!”李林忽然插嘴,打断了大宗老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林儿,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大宗老微微皱眉,闷哼一声,非常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大宗老,本候以为,这第一杯酒当先敬为守城而战的诸位。”李林站起身来,肃然无比,诚恳的道:“没有这些将士浴血奋战,又怎会有唐州城傲然屹立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所言甚是,臣以为当先敬守城之士!”上大夫古月第一个跳出来赞同。

    “末将等赞同侯爷之言。”守城将军山逢、大戟士统领张郃,还有来参加本次宴会的诸位将士纷纷应道。

    大宗老听闻此言,面色一缓,同意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林见状,离开主位,走到大殿中央,神情悲怆,捧着酒樽,高高举起,道:“本候敬众位将士,请满饮此杯。”

    而后,一仰头,一口喝干!

    “侯爷请!”

    诸位将士纷纷开口,站起身来,仰头喝干,随即大笑,不出的畅快。

    这一战,重伤者无数,轻伤者也有很多,战死者寥寥,损失几乎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向众位将士敬完酒,大宗老环顾左右,再次端起酒樽,感谢冀州的不远万里来援,敬了第二杯酒。

    随后,大宗老以冀州与唐州世代交好,苏李两家为姻亲之家敬了第三杯酒。

    敬完酒,宴会开始。

    歌舞翩翩如诗如画,丝竹之音不绝于耳,席间诸人觥筹交错,言语欢畅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“大宗老,侄此次前来除了救援唐州城外,还有一件事情要与诸位相商。”吃了一点菜,喝了几口酒,苏全忠忽然出声,对着大宗老与李林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相商?贤侄不妨出来听听。”大宗老看了一眼李林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关苏李两家联姻一事!”苏全忠道。

    “联姻?!”

    苏全忠的声音不高不低,不淡不雅,十分评分,但周围的几位哪一位不是先武者,耳聪目明,灵觉敏锐,听闻此话,纷纷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联姻?!”李林听到此话,心中一突,手中的酒樽不由一顿,双眼微微眯起,看向苏全忠。

    “联姻?!”大宗老微微一笑,暗道果然如此,放下酒樽,紧接着问道:“贤侄此话可否得明白一些?”

    苏全忠不着痕迹的瞥了姬考与李林一眼,微微一笑道:“侄来此之时,父候曾言李林贤弟即将成年,加冠礼;而侄的妹子也已及笄,可以出阁了,所以让侄与唐州侯商量一些婚期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唐州侯出征,尚未归来;大宗老掌管宗老会,又是李林贤弟的长辈,所以侄便自作主张与大宗老进行商议。打扰之处,还请大宗老勿怪。”

    神州大陆,男子十六成年,加冠礼;女子十五及笄,可出阁。

    “此事老夫倒是没有什么异议。”大宗老捋着白色长须,淡淡一笑道:“只是......是不是有点着急了些。毕竟,若是守疆不同意,我也不好越俎代庖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宗老言重了。李林贤弟不仅是唐州侯侯爷,也是李氏嫡系子弟,大宗老又德高望重,您做了决定,想来唐州侯也不会反对才是。”苏全忠由衷的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贤侄女可有不同看法?”大宗老又问向苏妲己。

    神州大陆,重家世,亲嫡脉,尊武者,崇文人,羡炼气,敬炼体,虽有男女之分,却也要分对象。

    苏妲己,冀州侯苏护之女,家世显赫,嫡脉之尊,风姿绰约,才情非凡,于武道一途,也是惊才艳艳,很得苏护喜爱。

    追求者众多,如过江之鲫,若非昔年约定,冀州侯与唐州侯又有兄弟之意,双方也算门当户对,不好反悔,否则,也不会便宜了李林。

    是的,李林捡了大便宜,这几乎是神州大陆上所有人普遍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这样,那也没什么,唐州侯虽然身份最贵,可大商,足有八百镇诸侯,谁也不差谁。

    但姬考就不一样了,他是西伯侯长子,且自身又太出色了,如上的皎皎明月,让众多才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身怀仰慕之意的众多青年见状,纷纷长叹一声,熄灭了内心的火热。

    姬考与妲己,一位丰神俊朗,一位窈窕淑女,郎才女貌,作之合。

    有好事者甚至让唐州侯解除婚约,成全这一对。

    此时,大宗老一发问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苏妲己,惊艳、赞叹、**、火热......种种目光,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李林、姬考、李虎等一众人也看向苏妲己,都想知道她会做出如何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神州大陆数千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嘛,侄女没有什么好的。”苏妲己平淡答道,声音清雅,如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听不出具体的意味。

    但就这没有意味的话语,让姬考与李虎同时变色;姬考还好,胸有城府,尚能压制住怒气;李虎就不同了,双目喷火,青筋如龙,将要发作出来。

    李林心中微微放松,也有点失望,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,“无论是什么原因,既然你选择了我,我便为你遮风挡雨!”

    “各位贤弟,你们怎么看?如果没有什么意见,便将此事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大宗老向身后的各位宗老问道,如果没有什么意见,此事就可以敲下了,想来唐州侯李守疆日后知道,也只会赞同,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突然,两道声音同时传来,在大殿中响彻,似晴霹雳,惊动众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