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章 、死亡成全:打爆李豹!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突然,两道声音同时传来,在大殿中响彻,似晴霹雳,惊动众人。

    谁?是谁如此大胆,竟敢对大宗老的话提出质疑?!

    九位宗老中,大宗老年纪最大,秉持中庸之道,性子温和如水,行事四平八稳,轻易不发脾气,虽没有什么大作为,但亦没有什么大过错。

    但能在宗老会重与如日中的二宗老分庭抗礼,可见大宗老也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群群宾客之间,大宗老被直接打脸,哪怕脾气再好,哪怕性格再中庸,恐怕也要发怒了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,好奇心起,分别向声音传来的两个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!怎么会是他们两个?一个来自西岐,一个是李氏子弟,怎么会同时反对?!”

    众人迷糊起来,心中的好奇因此更盛了,但也有些人心中透亮,猜到了一些,心中感叹,等着看戏:“红颜祸水,红颜祸水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虎?是你!此乃联姻大事,事关唐州与冀州世代交好,你不过一介辈,也敢有意见?!莫不是老二对你太溺爱了,让你如此无法无,连老夫的话都敢反对?!”

    大宗老面色一黑,直接怒喝李虎,道:“现在还不快给老夫滚下去!丢人现眼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大宗老,此事既然事关唐州与冀州两城之地,我又是李氏子弟,为何不能有意见?!”

    李虎没有退让,反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反驳大宗老。

    “大哥,虎儿得没错,也是有些道理的,不妨听听。”六宗老支持李虎,开口应和。

    “大哥,听一听也好。”九宗老在一旁相劝,他向来如此。

    其余几位宗老静静的看着;上大夫古月淡淡一笑;守城将军山逢与大戟士统领张郃讨论战阵之道;冀州方面沉默,这是唐州李氏的自家事,他们不好插手。

    李林坐在主位,抿嘴不语,俯视下方,冷眼如电,旁观着大殿中的一切,他似一位神王,端坐九重高,智珠在握,不言不语,可一旦开口,便是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“哦,既然老六、老九都开口了,那老夫便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你的异议?”对于这件事情,大宗老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二宗老与唐州侯之争,他早已知之,却也乐得如此,但关于此事的联姻,他自然也是有些想法。

    他双眼眯起,目视前方,却在不经意间扫了李虎一眼:现在老二气焰太嚣张了,连一个后辈子弟也敢有如此胆气反对我,是该压一压了。

    “大宗老容禀,苏李两家联姻,事关冀州与唐州两城之事,不得不谨慎一二。”李虎抱拳,抬起一根手指,如无双谋士,指点江山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因修行之故,唐州侯侯爷李林一直久久不能突破先之境,直至其将要成年方才突破。”李虎目锋如刀,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李林。

    “还有十多,侯爷的成年礼。可李林却不过初入先,如果不能得到诸位宗老的认同,他这唐州侯侯爷的身份怕是要被废了。到时候,大宗老以为冀州侯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废物联姻吗?!”

    李虎手指主位上的李林,大声质问,如同九之上的神灵,在给他宣判,“李林,你自己,你配吗?你配与冀州侯联姻吗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虽李......侯爷突破了先,但也不过刚刚突破,能否过得了宗老会的考验还两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能通过,那又如何?依旧是一个废物侯爷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脸皮真厚,还敢坐在主位上,要是我,我直接主动请辞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几位宗老的身后,一位位李氏子弟开口,低声细语,但脸上却满是嫉妒,嫉妒他的身份,嫉妒他的未婚妻,一个个恨不能取起而代之。

    上大夫身后的一些官吏也在声议论,可却只敢张口,不敢出声,毕竟他们不是李氏子弟,没有这么大胆;要最平静的,还是守城将军山逢与大戟士统领张郃两人一片的区域,一尊尊甲士,全都静默下来。

    李氏子弟的声音虽,但又岂能瞒过李虎的耳朵,听到这些子弟的窃窃私语,他嘴角不由翘起,露出一丝弧线,好似众望所归,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李虎看着依旧沉稳如山,屹立不动的李林,心中顿时火冒三丈,可要顾忌一旁的大宗老,只得按捺下来,面如沉水。

    “我大兄跟你话呢,没听见吗?!你个废物,你个病夫,你个......”

    相比于有所顾忌的李虎,李豹直接就是肆无忌惮了,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看到大兄如此威武,心中更是急切。

    他身形闪动,双掌如利爪,如同猛虎跃涧,飞跃而上,扑向李林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我便让你彻底出丑,看你还有何颜面坐在这主位之上!”李豹眸子血红,虎啸连连,震得大殿都不断震动。

    “李豹,你放肆!”大宗老一怒,上前便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哎,大哥这是干什么?不过是同宗兄弟之间的意气之争,何必如此动怒?”

    六宗老如影随形,一个闪身,挡住了大宗老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老六,你真的要拦我?!”大宗老愤怒喝道,罡气透体而出,如无形之剑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这是什么话?弟我怎么敢跟大哥动手?”六宗老袖袍连舞,荡开罡气;罡气如锋,在地上斩出一条巨大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好!好一个老六!你这是在欺我年老血衰吗?”大宗老见自己一时奈何不了六宗老,当即一甩袖子,恨恨罢手,道,“既然如此,那便等守疆回来,我看你如何面对他!”

    听闻李守疆之名,六宗老面色陡然一变,血色全无,可想到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,又咬了咬牙,铁了心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你多次辱我,本候念你同为李氏子弟不予计较。可你非但不知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,那就休怪本候不念同宗之情!”

    主位之上,面对李豹如狼似虎的狠辣手段,李林依旧端坐,面无惧色,神情淡定,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李豹怒哼一声,根本不相信李林所的话,体内真气运转,身形更是如猛虎下山,似蛟龙冲,凌厉的力量,连虚空都被撕裂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之人,如何救之,不若成全!”

    李林低声一语,猛然抬头,气势陡然一变,真气流转,气血奔腾,不算强壮的身体疯狂膨胀起来,一道道青筋暴跳,爆发出恐怖的力道,迎上李豹。

    “大力牛魔拳!”

    “哞!!”

    依稀间,李豹似乎听到一头魔牛在咆哮,如雷音鼓动,似晨钟敲响,给他以死亡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病夫,这是要杀了我?不可能!他怎么敢杀我?他怎么能杀得了我?!饿虎八扑!”

    李豹内心疯狂大喊,迎面而来的拳劲刮得他的肌肤刺痛,他不敢相信前些被他打生打死的李林,现在居然可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靠近李豹,李林大喝出声,舌绽惊雷,先混元玄功运转,大力牛魔拳挥出,整个人的战力全在此刻爆发,没有任何留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饿虎悲嚎,一道身影被轰飞上了高空,“噗”的一声,血雾冲,洒落而下,如同一场血雨夹杂着些肉沫而下。

    一拳,号称李氏之豹的李豹被直接被打爆了,血肉模糊,骨骼尽断,不成人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