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 、诸天大力,升天巡日!
    “姬考,我们再战!”

    李林大喝,恐怖的灵气波动汹涌,形成一股潮汐,以他为中心,疯狂的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“日月星辰掌,藏日月,覆星辰!”

    还是日月星辰掌,掌心间,日月凸现,星辰翻覆,破灭之力,横扫四方!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李林一步踏出,挥动拳头,力量暴涨,大力牛魔隐现,张口轻吼,一片气流冲出,如同滚滚长江,又似滔滔黄河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异象不断碰撞,大力牛魔吞日月,掌中星辰盖牛魔......如此种种,星花绽放,日月相交,牛魔莽莽,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李林与姬考,拳掌不断挥舞,传荡出一声又一声的可怕波动,连绵不绝,穿透罡气光罩,让众人不得不运功抵抗。

    “紫微斗数,移形换影!”

    姬考消失,在另一个方向出现,拳头如北极星辰,光芒灿灿,划过长空,打向李林身体一侧。

    “早就防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闪身躲避,可姬考的那一拳依旧不容视,拳风锋锐,划破李林的衣衫,溢出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李林没有在意,与此同时,他长拳挥动,演化出一头牛魔虚影,向前打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姬考的身上,不等李林反应过来,姬考身影“轰”的一声,如烟花绽放,化成缕缕灵气飘散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假的。”李林微惊,但却不意外,自己聪明,别人也不傻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,居然将我的一缕灵气虚影打散。”李林身后,姬考淡淡一笑,笑容冷酷,让人不寒而栗,“我倒要看看你能打散多少尊!”

    “紫微斗数,灵气汇聚,凝!”

    姬考双手掐诀,一颗颗星辰在头顶汇聚,一朵朵梅花在他的身边绽放,一片片如柳絮般的雪花从空飘落,白雪皑皑,梅花朵朵,星光熠熠。

    “大雪漫,星空密布,四时变化,这......太惊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姬考的武技居然能够改变象,西岐果然家学渊源,底蕴深厚。”

    “改变象的武技?至少是地级武技,就算是级也并非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众位宗老惊叹,目光看向场中,毫不掩饰自己的火热与贪婪,恨不得抢夺过来,为自己所用、

    姬考施展的武技改变了象,这意味着这武技至少是地级以上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也只是想想,不会真的去抢夺,不会不会得罪西伯侯,就算抢夺过了也不一定修炼得了。

    李氏宗族的镇族功法《万象玄功》,就是一部地级上品功法,在北疆大地上也是赫赫有名,可修炼者却是寥寥;就算是修炼也只能修炼一部分。

    还有几本地级武技,同样如此,并非不是他们不想修炼,而是资如此,悟性不足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这也是很多强者前期只顾着修炼,再达到人境才开始静心领悟武技,参悟武道精意。

    星辰闪亮,融入夜空,隐匿不见;雪花洒落,落入大地,化成雨水消融世间;梅花绽放,赛雪欺霜,枯萎成灵气溃散地。

    每一颗星辰消隐,便有一道姬考虚影在尘世诞生,一袭衣衫,如初雪般洁白;一尊骄子,似梅花般傲然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姬考剑眉怒目,杀机冷冽,一挥手,数百道姬考虚影同时扑了过去,白茫茫的一片,将李林覆盖其中。

    “日月星辰掌!”

    “北极拳经!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节气剑!”

    一尊尊虚影出手,口中大喝,掌影纷飞,拳影重重,剑气茫茫,撕裂虚空,搅动乾坤,非常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李林,这一战我胜了!”

    姬考脚步虚浮,望着陷入绝境的李林,冷冷开口,他下意识的看向苏妲己的方向,却见她素手交织,双瞳焦急,非常的担忧。

    姬考转过头来,看着不断挣扎的李林,头一低,自嘲一笑,道:“可,我也输了。我赢得了战斗,却输了心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力牛魔,首重力字;大力为本,牛魔其次。”李林喃喃自语,他似乎抓到了一点灵光,好似与地相合,一种名为“力”的能量在他的周身,在他的体内缓缓流动着。

    这“力”好似极为的害羞,深怕被人发现一样,潜藏得很深。

    “牛魔大力!大力!力!力!力!这世间,一切都是力!”

    “法力、神力、智力、权力、心力、重力、星辰之力、日月之力、地之力、宇宙之力......这些通通都属于力的范畴。”

    “诸万界,力无处不在!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升腾起一阵阵明悟,双脚划动,双臂舒展,而后一横劈出,大力汹涌,数十尊灵气虚影一下子破灭了。

    李林双臂继续舞动,在地间划出一道道迹象,一横一折,一勾一撇,每一道迹象都似乎能将地牵引,有一种莫名的律动,让所有人的心头都在**。

    横折勾撇,一道力字随着双臂伸展出现在李林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李林一拳向前打出,力字崩碎,一股煌煌巨力崩灭向四面八方,一尊尊灵气虚影破碎,一片片灵气消散。

    “大力牛魔拳!”李林向前踏出,挥动拳头,一头牛魔奔腾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牛魔横冲直撞,径直撞在了姬考的身上;姬考猝不及防,连连后退几步,“哇”的一声,更是喷出一口大血。

    “姬考......竟然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号称绝代骄的姬考居然受伤了,这怎么可能?就算二人同处一个阶级,也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出声,李氏子弟更是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,瞠目结舌,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神通之力!”

    “李林居然能在真气境领悟神通?虽然只是一丝迹象,但也足够了。或许我们都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听有一门功法需要修行十二年,林儿会不会修行的就是武典奠基之法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时间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一位位宗老猜测,他们检测过李林的资质,虽不如姬考那般震撼,但也属于才之列,可直到前些时日李林才显示先之境,让他们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力之神通?”

    姬考捂着胸口,苦笑几声,道:“我本以为自己高估了你,却没想到自己还是将你低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彼此,彼此!”李林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了,你太瞧我了。帝喾血脉,升巡日拳!”

    姬考乱发黑眸,全身气血散发,一道可怕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,苍茫、浩瀚、尊贵、荣耀、不容侵犯!

    这道虚影面容模糊,身影淡淡,只有一角衣襟随着微风吹拂,就是如此,却依旧给人一种贵不可言、高不可攀的凛然气息,如同彗星袭月,又似流星撞地,石破惊!

    贵重!深沉!

    以唐州城侯府为中心,蔓延向整个唐州城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......侯府!”

    “侯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居然会爆发出这样的气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血脉在沸腾,我的内心在臣服,那道气势......难道是血脉觉醒吗?”

    唐州城内,一下子热闹起来,人声鼎沸,吵吵嚷嚷间,身躯不由跪伏了下去,这种气势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想要恭敬,就好像先祖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侯府内,李林心惊胆战,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这种气息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,仅仅不足万分之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