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章 、石碑之地,天数之网
    “这是五方大帝之帝喾的绝学,升巡日拳,一拳之下,诸俯首,大日跪伏,堪称强横,乃是级武技,甚至超越。”大宗老面色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帝喾血脉,此子一定是觉醒了帝喾血脉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升巡日拳非帝喾后裔无法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传闻升巡日拳早已失散,姬考怎么会得到,莫非是血脉传承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李林震颤,几位宗老更是惊诧出声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纷纷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在悸动,血脉在汹涌,忍不住要向姬考身后的虚影跪伏下去。

    这不是来自人族无上大帝的压迫,而是人族发自内心的恭敬,对人族先祖的一种敬重。

    “大帝升,巡视大日,此为升巡日拳!”

    姬考挥动双手,一股至尊至贵、至刚至阳的气息从他英武的身躯上传来,逐渐蔓延向际,连几位宗老凝聚的罡气光罩都在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“咔擦!咔擦!轰!”

    罡气光罩破碎,一股冲的气浪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,虚空破碎,大地龟裂,在场的众人被气浪冲击,纷纷惊呼哀嚎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姬考此时闭上了双眸,体内气血沸腾,如火山爆发般,汹涌驰骋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冒汗,肌肤晶莹,透着赤红,双手舞动,似乎划动着某种莫名的轨迹,一道又一道灿烂的金光在他的拳头间汇聚过来,赤焰熊熊,如同一方大日。

    “大帝之下,诸俯首,大日跪伏!升巡日拳!”

    姬考严肃的声音在李林的内心响彻,掀起阵阵巨浪,冲刷着他的心神,一道金色拳头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拳冲击,拳劲肆虐,气浪排空,煌煌如同大日经,声音好似神雷震动,冥冥之中,一股浩大到不可违逆的意志附在拳头之上。

    李林正面对抗这这股气息,面临着极大的压迫,先混元功奥妙不凡,可也仅仅是让他不惧这股威压,可要想与之对抗,无异于痴人梦。

    仅仅是残余的意志,几位宗老也是连连后退,无法与之相抗,由此可见李林所受的威压了。

    而先混元玄功竟然帮李林挡住了这股威压,足以明先混元玄功的品级不低,甚至不弱于对方,只是他的修为不足罢了。

    “修为!修为!一切都是修为!”李林心中呐喊,有些后悔,早知如此,就不该浪费十二年的光阴。

    不过,事已至此,多什么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“大......力......牛......魔......”

    李林挣扎的叫喊出声,双拳艰难的向前打出,若非有那股“力”在侧,他根本连手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咦,好熟悉的气息啊,这是......姬俊那子的气息,等等,他怎么会在......原来是他的后裔啊,我呢。”

    无尽高之上,一处虚无空间,数百座石碑高高矗立,好似一尊尊巨人般,诉着地动荡,亘古轮回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白,没有黑夜,也没有阴风,更没有四时轮转,有的只是一些静悄悄生长的杂草。

    杂草不多,稀稀疏疏,但却非常有特质,有的黑如浓墨,有的白如霜雪,有的似断剑,有的似石钟......每一缕杂草都与众不同,似乎各有意蕴。

    而与这些杂草为伴的,则是这些高大的石碑。

    石碑吗?

    似乎看起来更像是墓碑,难道有人死了吗?

    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看起来就是石碑。

    “等等!我只不过是打了个瞌睡,为何这......神州大陆一下子多了许多老朋友的气息?太上、原始、通......还有西方的两个老秃驴,这......究竟发生了什么?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气息,这气息是......主人!”声音断断续续,时高时低,透着迷惘,显着惊讶,“不对!不是主人,是与主人......同源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封神大局开启了吗?为何提前了一点......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苍穹突鸣,大地震动,虚空崩塌,杂草乱舞,一块石碑“嗖”的一下子冲了出去,在昏暗的虚空中划过一抹涟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虚空中雷鸣惊响,那块原本消失的石碑再次从那片涟漪中出现,在空中划出一片轨迹,重重的掉落在大地上,升腾起一片黑烟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存在,幸好跑得快,不然很可能惊动六圣,不定现在也已经惊动了。”石碑心有戚戚,十分懊恼。

    “现在,出现了,遮蔽了整个神州大陆,这难道意味着......一切都成定局了吗?”

    ,数之。

    恢恢,疏而不漏;数之下,大势早定。

    任何人都不能逃脱。

    如果发生意外,有人逃脱了呢?自然会有镇压你的人出现!

    “或许可以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李林,升巡日拳之下,你没有机会了,认输。”姬考再次劝道,大日光芒之下,照耀穹,他如太阳神子般,惊艳世间。

    碍于李林唐州侯之子的身份,他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杀了李林,可升巡日拳一出,他没有把握掌控住。

    “战败可以,认输不行!”李林很执拗的道。

    战败和认输是两回事,战败只是因为实力不足而败北,日后再胜过来就是了;认输则是自己心中有了退意,给自己的一个失败的借口。

    李林可以战败,但绝对不能认输。

    一旦认输,内心就有了败意;日后再与姬考对战之时,他就有了心灵上的退避,就已经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李林可不认为,自己与姬考只有今这一战。

    “好!你既然自己找死,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姬考愤恨开口,本来因为妲己的关系,他就恨不得将李林千刀万剐,可碍于唐州侯的面子,他不得不强压心中怨恨。

    现在李林不愿认输,让姬考有些骑虎难下,心中一发狠,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下死手。

    “升巡日拳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李林眼前,一片光辉灿烂,茫茫大日,照耀诸,逼得他睁不开眼来,恐怖的气息更是压得他连连后退,只有堪堪抵挡之力,却再无法还手。

    “不好!林子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苏妲己莲步一动,“噌”的一声,一柄如冰霜般的长剑出鞘,“刺啦!”,一道紫雷划破长空,神霄荡荡,劈向姬考的那道大日之拳。

    这一刻,苏妲己为了救李林,下手更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不好!速速出手!林儿现在绝对不能死!枯荣掌!”

    大宗老开口,随即出手,一颗黑白相间的参大树在他的身后出现,生长、繁盛、枯萎,生死二气流转,犹如一场轮回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大宗老不再选择隐藏,直接爆发出人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大哥藏得好深啊。”

    几位宗老纷纷一叹,却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,纷纷出手,罡气轮转,在李林面前撑起一道罡气光罩。

    “笨蛋!你是不是傻!竟然领悟了力之神通,为何还要再打出大力牛魔拳,这不是本末倒置吗?你,你是不是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李林内心响彻,破口大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