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、强势:滚!
    “这声音是......守疆!是守疆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侯爷让!侯爷出征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回来了,西岐人,你们等着倒大霉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股熟悉的声音,几位宗老、上大夫古月、守城将军山逢还有那些李氏子弟、甲士等等都纷纷振奋起来,高呼出声。

    尽管宗老会与唐州侯府不对付,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代唐州侯武道资确实不俗。

    若非李林不给力,哪怕宗老会想要动一动他,都不是那么容易;现在,李林突破先,苦尽甘来,以现在的表现绝不弱于唐州侯年轻之时。

    许多李氏子弟都在心中暗暗嘀咕,要不要与之亲近,可他们也知道二宗老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很可能有事一场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观望。

    听到这道如同惊雷般的声音,北斗,枢,璇,玑,权,玉衡,开阳,摇光八人毫不犹豫放弃眼前的战斗,闪身向姬考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紫薇神体,给我开!”

    姬考大吼,全身法力汹涌,脸上紫霞升腾,道道紫气如云吐雾般向四面八方覆盖而去,与那恐怖的铁血煞气对抗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面目扭曲,血光毕现,左手依旧缓缓的向李林的丹田处按去,如同乌龟般,慢慢腾腾,每移动一寸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谁敢伤害我儿?!”

    声音由远及近,“轰”的一声,侯府的大门碎裂开来,木屑飞向四方,一尊极其英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,经过差不多一夜的激战,月兔消隐,夜色已去,一抹鱼肚白出现在东方的空,一缕淡淡的红色映照际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唐州侯府外,一尊高大魁梧的身影踏步走了进来,他面容方正,身躯挺拔,染血的铠甲还带着刺鼻的血腥之气,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般。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离别数月,征战北疆的唐州侯李守疆!

    “谁敢伤害我儿?!”

    李守疆轻喝,虎目扫视四周,血红的双眼如魔王般令人震颤,他盘蹬如飞,脚步如龙,瞬间向姬考而去。

    “侯爷,心!”

    北斗星主大叫,与李林一样,姬考也是西伯侯继承人。

    他本就快要接近姬考身边,见状,身形一闪,北斗神拳打出,一颗光辉灿烂的星辰飞向李守疆。

    李守疆挥拳,似乎只是轻轻摆动了一下,砰的一声,北斗星主如死鱼般跌落在地上,双眼直翻,口吐鲜血,一下子失去了战力。

    “侯爷!星主!”

    枢,璇,玑,权,玉衡,开阳,摇光七人大叫,身上星光大放,如同七颗星辰生辉。

    “北斗七星阵!”

    他们分列七个方位,头顶上,七颗巨大的星辰显现出来,灿烂的星光与大日争辉,向七人投射出道道星力。

    他们的脚下,步伐繁复,充满玄奥,将汇聚而来的星力凝结成一个巨大的阵图,向李守疆覆盖而去。

    “北斗七星阵?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们都突破人境或许还能给我找点麻烦,现在吗?破!”李守疆微微惊讶,随即一拳打去,摧枯拉朽的破灭阵图,将七人打飞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七声连响,七个人纷纷重重摔落大地,与北斗星主一样,步了他的后尘。

    李守疆脚步继续向前,大步流星,龙骧虎视,没有半点停留,很快便走到了李林的身后,姬考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便是你在欺负我儿吗?”李守疆淡淡看了李林一眼,并没有帮他驱散体内的紫色法力,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一双眸子,扫视姬考,轻轻喝问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无边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不......错!是我!”

    姬考咬牙切齿的道,双目喷火,满脸的不甘与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甘心?还是不服气?”李守疆负手而立,仿佛一座亘古的巨峰,横亘在虚空中,永恒不动。

    姬考不吭声,竭力抵抗李守疆身上的可怕气息,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也过,这个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。欺负我儿时,头头是道;现在轮到自己,就接受不了了吗?”

    李守疆一脸的嗤笑,伟岸的身躯并不见有任何作势,自有一股威严与霸道,“什么绝代骄,不过如此。滚!”

    李守疆一声轻叱,舌绽惊雷,恐怖至极,姬考腹部一扁,身躯猛然倒飞出去,在半空中狠狠的吐了一口血,肉身骨骼发颤,五脏六腑震动,神情萎靡,脸色惨白,至少需要休养半个月才能完全恢复战力。

    “侯爷,你没事。你怎么样......”

    几名西岐随从扶着北斗星主及另外七人来到姬考身边,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......咳咳......事,唐州侯并没有下......死手,咳咳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在姬考的吩咐声中,一干人等狼狈离开唐州侯府。

    “一道法力而已,不要急于求成,将其稳住即可,我相信这难不倒我李守疆的儿子。等你能够起身之后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李守疆道,依旧没有出手,只是命自己的亲卫守护在他的周围,随即离开,迎向大宗老等人而去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,大宗老等人离去,李氏子弟、府中甲士也各自散去,苏全忠也带领冀州人回归驿站。

    苏妲己担心李林,没有跟随兄长离开,留了下来;剩下的还有上大夫古月、守城将军山逢、大戟士统领张郃在侧。

    众人陆续离开,上大夫古月开口,一五一十的将唐州城这几月发生的事情向李守疆禀报。

    最后,上大夫古月以夸赞语气结尾:“侯爷不愧是侯爷之子。突破先之后,自信非凡,与之前唯唯诺诺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;颇有侯爷年轻之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先之境,古月,你太看得起他了。”

    李守疆背负着双手,言语严厉,只是嘴角间不是翘起的弧度显示着他的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上大夫古月摸了摸三缕长须,微微一笑,也不辩解。

    “山逢......”李守疆面色一敛,弧度收起,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侯爷,末将在!”守城将军山逢脑门一惊,冷汗直流,诚惶诚恐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错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知......知.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年,你父亲为救我父亲战死北疆沙场,看在山叔的面子上,有些事情我可以不计较!但是......”李守疆没有再逼问,自顾自的道,“你要明白,有些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,机会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。你,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末......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“下去。”李守疆淡淡瞥了他一眼,没有再多。

    “诺!末将告退!”山逢听到此话,如蒙大赦,双手抱拳,徐徐退下。

    “侯爷,山逢将军......”古月开口,似乎要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了,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,也算对得起山叔了。”望着山逢的背影,李守疆幽幽一叹道。

    “诺!微臣遵命。”古月闻言,不再多劝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郃?便是你率领大戟士救了唐州城吗?你来唐州城有什么目的?”李守疆转过头,双目如剑,逼视张郃,似乎要看清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张郃目不斜视,坦然迎向李守疆的目光,回答道:“末将张郃,拜见侯爷。末将来此,只因数年前,主公曾救过末将一命。末将听闻北狄异族突袭唐州城,担心主公,遂来救援,以报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吗?”李守疆深深的看了一眼张郃,气势猛然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虚空动荡,无风生澜,张郃就如同一艘船,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中肆虐,稍有不慎就有倾覆之危。

    “父候放心,张郃所乃是事实,我绝对信得过他。”就在此时,李林颤颤微微的站起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紫色法力还没有完全炼化,可逐渐恢复的真气已经将其包裹,稳住在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就依你。古月,传令下去,大戟士的待遇低万象军一级,归属林儿统领,任何人都无权插手。”李守疆收回气势,吩咐古月道。

    “诺!微臣领命!”古月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侯爷(父候)!”张郃与李林同时道谢。

    李守疆淡淡点头,转过身,向里走去,“林儿、妲己侄女随我来房。”

    李林闻言,与苏妲己对视一眼,随后紧跟了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