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章 、前夕:五行雷火咒术!
    “这是......有人在算计我?!”

    李林立刻回过神来,一咬舌尖,血腥充满口腔,一时之间,恢复清明,可他也知道,如果再这样下去,大祸将至。

    “混元武典,镇!”

    他运转功法,金色的真气遍布全身,整个人如同金甲神将般,光芒刺目,灿灿一片,身体中的昏睡之感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“叮!叮!”

    两道如蚊虫般叮咬的疼痛在双臂上出现,一如双腿,李林的双臂也没有了知觉,耷拉而下,那种混混沌沌的感觉比之前更加凶猛了。

    李林只得再一次咬破舌尖,保持自己的清明,运转功法,驱散体内的睡意,可是,双腿、双臂好似不再是自己的了,依旧无法再动弹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炼气士的手段,诅咒之术,是我太大意了。”李林猜测道,有些懊悔,虽然他有了些防备,但还是没料到炼气士会出手,一出手便是诅咒之术。

    堪称绝杀!

    “不过我也并非没有反制的手段。”李林暗暗感叹,感觉上苍还是眷顾自己,让自己抽中了一件防御宝物,“十二品青莲号称诸邪不侵,净化万物,那这三品青莲也有这种特性。三品青莲,出!”

    李林的头顶上,一朵青莲缓缓升起,花开三品,不断流转,洒落下片片青光,如水帘般护住李林的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青气从李林的眉心处扩散向四周,每经过双腿、双臂一次,便会有一种温润的感觉。

    尽管这感觉很细微,但的确有用。

    李林大喜,运转金色真气,与青气一道,流向四肢百骸、五脏六腑,不仅四肢的知觉逐渐恢复,就连其他地方也似乎被净化了一般,不出的清爽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三品青莲不仅是防御宝物,也是一件辅助宝物。”李林有所感悟的自语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处密室中,灯火晦暗,阴风阵阵,一处香案摆在最中央。

    香案上,没有摆着瓜果,也没有供奉神灵,只是扎着一个稻草人。

    这稻草人长约一尺三寸,身上的四肢各插有一根桃木箭,桃木箭上隐隐有雷火的气息。

    草人的眉心处,一张符箓粘在上面;人身上抒写“李林”二字,还有很的一些数字,却是李林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“谷道......友?你就凭这的稻草人,就能将李林废了不成?”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在密室中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如果李林在这儿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看到这熟悉的身影,很容易便能猜到此人是李虎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此乃五行雷火咒术,如果没有意外,他就彻底完了了。”谷道友缓缓道,他的手中持着一张火桑弓,一根桃木箭。

    据谷道友所,这火桑弓乃是从一颗充满火焰的桑树下摘下的,能灼烧人的灵魂;还有这根带有雷火气息的桃木箭,乃是以历经地之雷而不毁的桃树为原料,制成的。

    二者合并,不要是凡人了,就算是渡过风火雷劫,即将迈入武道金丹境的武者,也要灵魂重伤,从此之后,武道再无寸进。

    “这么神奇?”李虎惊讶一声,眼神一亮,问道,“不知那病夫如何得罪了谷道友,让道友使用如此狠辣之术。”

    谷道友轻笑一声,“他若是得罪我,我自有办法杀了他,却不会动用如此珍贵的符箓和宝物。要怪就怪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虎还想要再些什么,却被谷道友打断,神神叨叨的,“是该给他最后一击了。这一击之后,我也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谷道友起身,拿出火桑弓,搭上桃木箭,瞄准了稻草人的丹田处,这一箭下去,不出意外,雷火肆虐之下,李林的丹田就会破碎,再也无法修复,他的武道之途就会就此断绝,从此成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当然,李林或许还能够成为文人,如果他足够幸运,能得到文道传承或者领悟文字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一箭你要不要试一试?”忽然,谷道友转过头,向李虎问道,“亲手废了自己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李虎有些懵,不知道谷道友为何会这样选择。

    “这一箭无论是谁射出都没有关系,只要能够射中稻草人的丹田即可。”谷道友微微一笑,道骨仙风,让人好感顿生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告知李虎诅咒之术有伤和,会坏了射箭人的功德与气运,虽然他已经射了四箭,可最后一箭才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吗?可是我不懂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懂,我可以就可以。”谷道友直接将火桑弓与桃木箭放到李虎的怀里,示意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李虎犹豫着走向前,拉起火桑弓,瞄准了稻草人,脸上迟疑不定,始终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快射啊。”谷道友催促道,“千万别耽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你来。”李虎闻言,回头把弓、箭还了回去,一溜烟的跑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,另外李虎的爷爷也警告过他炼气士手段神秘,需要心心再心,免得着了道都不清楚,最好跟这些人有关的东西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李虎的爷爷,二宗老或许有些危言耸听,但心点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谷道友一愣,苦笑着摇摇头,心里一叹,“这些宗族世家的人,果然心思复杂,看来还是要耗费些功德与气运了,但如此一来能够获得自由也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这子修为尚且,若是再高些,恐怕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想着,谷道友一边拿起火桑弓,张弓搭箭,瞄准丹田,右手一放,“嗖!”,正中李林丹田处。

    “恩,这是......不好,这是反噬之力,此子有异宝守护,失策......御”

    谷道友话还未完,冥冥之中,一股诡异莫测的力量冲向了他,他立即抛出一张防御符箓,同时,身上的八卦道服也无风自动,冲起一片黄色光晕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雷火漫而起,那张防御符箓顷刻成为烟灰,紧接着,那片黄光也刹那破碎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一道雷火翻腾而起,灼烧全身,如同一尊火焰之神般,连八卦道服也似是很难阻挡。

    “救我,快救救我,救......我!”

    惨烈的嚎叫在密室中响彻,凄厉无比,李虎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双目中映射火焰,露出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“救......”

    声音骤歇,雷火消隐,谷道友化成了一滩灰烬,稀稀洒洒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五行雷火咒术,狠辣之术,若是能伤敌还好,一旦反噬,除非能防住这雷火之力,否则施术人就会当场被焚灭殆尽。

    可怜谷道友,借助此术曾祸害过许多强者,这一次,本想借此获得自由,却不想异宝守护这种意外情况被他碰着了,当场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......意外?”李虎看着眼前的一堆灰烬,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,神情惊慌,咬着牙,道:“爷爷得果然没醋,这些炼气士太可怕了。不过,更可怕的还是那个病夫,居然连这种诡异、狠辣的手段都杀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要多准备些后手才行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唐州侯府,李林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谷道友桃木箭射出,虚空晃动,青光一颤,泛起阵阵涟漪,一道巨力涌向李林的丹田处,如火灼烧,似雷霹雳。

    李林心中一动,想也不想,头顶上的三品青莲消失,出现在丹田处,轰!青光爆发,一股净化的力量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巨力消失,雷火散去,那处密室中的谷道友直接被焚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谷道友一死,他的五行雷火咒术彻底失败,李林的四肢重新恢复了知觉与活力;甚至有了三品青莲的净化,比以前还要好。

    “幸好有三品青莲护身,否则......明就是成年礼了,难道是二宗老他们在捣鬼?”李林眸光犀利,如寒风刺骨,“是该了结一切恩怨的时候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