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章 、死亡凝视,文道强者
    “闯我侯府,杀我大将,你在找死!”

    张开惨死,李林怒了,彻底的怒了,一股强烈且充满冷意的杀机瞬间暴涨开来,浓郁无比,破体而出,在头顶上汇聚,与三品青莲交织。

    青光中,黑光血气弥漫,煞是骇人。

    战!战!战!

    任何阻挡在我前面的敌人,都要将斩灭,都要将其彻底摧毁,没人能够逃脱!

    “力量神通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李林的肉身力量凭空增长数倍,如同乌金玄铁般,强悍而坚硬,冥冥之中,一股磅礴的力量汇聚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李林一拳打出,空气嘶鸣,搅动无边气浪,向着老妪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老妪身形飘动,倏忽间消失,李林一拳打空;突然,他的背后,轻音落下,寒芒出现,利爪挥动,在李林的身上,又留下了三道伤痕。

    哧哧哧!

    每一缕轻音响起,便有一道寒芒出现,李林的身上便会多出三道伤痕;这伤痕有深有浅,浅的只是割裂了皮肉,深的直接映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戏耍我吗?!”

    李林穿着粗气,大声喝问,明明一击之下就能彻底斩杀自己,可对方却始终没有下杀手,如同耍猴般,戏弄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功夫戏耍你。”

    老妪的声音低沉而嘶哑,穿透发丝,看着李林,十分古怪,就如同在看一件精美的物品般,“只是李复让我将你弄得越惨越好,到时候自然会有我的好处。既然他都这么了,我也只能浪费点时间来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一剑破万法!”

    就是此刻,李林双眸一亮,右手拔剑,直刺向前,剑光一闪,刺破老妪干瘪的身躯。

    同时,李林左手划动出一个力字,随手一翻,狠狠拍落,罡气吐出,重重的拍在了老妪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在李林动手的这一瞬间,老妪脸色立即大变,整个人的身躯如遭重击般,只觉得那柄长剑无法阻挡,直接将自己洞穿了。

    接着,李林左手拍落,恐怖的罡气连绵不绝,倾吐而出,让她猝不及防,气血翻涌,一口逆血自喉咙中蹿了出来,张口就喷向虚空,整个人的身躯飞起,一丝丝鲜血随着剑柄滴落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更让老妪意想不到的是,这罡气居然含有一丝法力的特性,十分的顽固,如海浪般不断冲击,让她依旧向后不断的退去,生生的在地上拉出一条可怕的鸿沟。

    “李复,你居然骗我?!”

    老妪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林,面露惊骇之色,随即怒吼,“一尊绝代天骄居然被你成是先天道体的废柴!他要是废柴,你、我岂不是连废柴都不如?!”

    “二宗老的不错,我的确是先天道体。”

    李林负着双手,一步一步走向老妪,每走一步,身上的气势与杀机便浓郁一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不可能?!”老妪震惊着摇头,依旧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没必要骗你。”李林不再多话,双手一翻,再一次拍落,这一次要彻底的将这老妪绝杀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?你太高看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面色一沉,不再隐藏,气势全部释放,妖气滚滚,绿云遮天,透发着一股妖异的气息,她大手一抬,利爪穿空,破开力字镇压,直接洞穿了李林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这利爪是你的一部分,你......不是人?!”李林大惊,连连后退,看着老妪,惊怒出声,“你居然是妖兽化形,还隐藏在唐州城中?!”

    妖兽,而且是一尊化形妖兽,唯有渡过风火雷劫,凝结成妖丹的妖兽才能化形为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并非绝对,有些妖兽渡过风劫就能化形,就如同眼前的这尊老妪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没有雷火之气,只有风之气息,难怪她的身形如此轻盈,如同清风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风之神通的一种,至于是什么,李林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怒了,不再戏耍李林,身形一动,消失在原地,“倏!”,一下出现在李林的面前,利爪毫不犹豫的向李林刺去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就在老妪下杀手之时,两道寒光在她的身后一亮,两柄黄金短剑突然出现,朝着她的背后狠狠落下。

    “当当!”

    老妪感觉背后杀机腾腾,利爪向后挥动,挡开黄金短剑,同时飞起一脚,砰的一声,将李林踢得连连后退,差点就要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天人境的女娃,你是谁?”老妪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女,“难道是唐州侯安排在这身边的护卫?”

    “春花,你居然......”李林也愣愣的看着来人,颇为惊讶,“你是父候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春花点点头,对着李林道,“侯爷,我来挡住她。侯爷在大殿,你速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,挡得住吗?!”

    老妪阴阴一笑,双眸一变,盯着李林,如同两颗黑珍珠般,射出两缕光线,“冥鸦之眸,死亡凝视!”

    “侯爷,这是冥鸦致命神通,无法抵挡,快躲!”着,春花手持黄金短剑,劈出一道神芒,“黄金神剑!”

    李林听到春花的惊呼,本身也感觉到一股死亡的危机来袭,身形一闪,想要躲开,却发现自己居然被定在了原地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桀桀桀!”老妪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何方妖孽,竟敢在我人族城池放肆,真是好胆。喝!”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一道极其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,一股浩浩荡荡的气息从天际落下,好似九天之上的云瀑,茫茫不见天际,滚滚奔来,至刚至阳,浩然无比。

    李林似乎看到,天地气息汇聚,一只浩大的白色大手覆盖而下,直接拍在了老妪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神通被打断,黄金神剑斩在身躯上,老妪仰面喷出一口鲜血,身上的绿色妖气直接被大手打散,凛然的气息极速衰落,如同凡人般,老态龙钟,仓皇倒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天地之威、法则之力,是文道高手出手,而且还是......专门克制妖族的法则之力。”老妪面露惊惧,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景象,**出声。

    “文道强者?类似于儒家的浩然正气吗?”李林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春花手持黄金短剑杀到,皓白如雪的手腕微微一扬,铿锵一声,劈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血花飞溅,井喷而出,首级冲天,头发散乱,一双绿油油的眸睁得老大,似乎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一尊渡过风劫的化形妖兽,冥鸦老妪,死!

    老妪身死,一只数丈大的无头乌鸦显露出来,占据了大半个院落。

    这头乌鸦浑身乌光闪闪,身下两只利爪锋利无比,通体没有毛发,只有两只翅膀有着几根青色羽翼,闪烁着金属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只变异冥鸦,掌握两种神通风遁与死亡凝视,若非有文道高手相助,只怕......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语春花没有出来,不过李林却听懂了她的意思,他点点头,忽然一愣,道,“不好!我父候那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侯爷放心!二宗老的异动,侯爷早就知晓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”春花似乎有所知情,安慰道:“事实上,这其实都是侯爷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你出现,我就应该猜到的。”李林看着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修为却已经是天人境的春花,苦涩一笑,道。

    “请侯爷恕罪!”春花大惊,连忙弯腰,神色慌张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我也知道是父候让你保护我的......”李林摆摆手,示意春花不用放在心上,他的内心依旧担心,“先去大殿吧,我还是有些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林完,与春花向侯府大殿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