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章 、唐州侯的手段!
    哧!

    一声破空之音传来,清脆而尖利,随着声音的方向,二宗老看到来人,心中一突,顿时紧张起来,“虎二,怎么是你?守城将军山逢呢?”

    “启禀宗老,守城将军山逢到达北方城门,刚刚下达接管命令,就被麾下一员副将所杀。属下拼死逃脱,前来给宗老报信。”

    虎二气喘吁吁的道,他的身上伤痕累累,鲜红的血液浸染了整个衣衫,显然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不是你拼死逃脱,而是他们故意放你......”二宗老看了李守疆一眼,心中了然,虎二是被那些甲士故意放走的。

    哧!哧!

    二宗老的话还未完,又是两道黑影掠过包围大殿的府兵与护卫,闯了进来,砰的一声,落在殿中,一缕缕血迹染在脸颊上,黑头散发,遍体鳞伤,异常狼狈。

    “虎三?豹一?怎么就你俩......虎四与豹二都死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来人,给本宗老将这些叛逆之徒拿下!若有反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紧跟着虎三与豹一之后,一道威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接着就是一阵阵惨叫,兵刃交加,金铁音起,血溅三尺,腥风飘入,让人直欲呕吐。

    过了仅仅片刻,外面的声音消失,走进来五道身影,长衣飘飘,一脸肃杀。

    这五人赫然便是大宗老、三宗老、五宗老、九宗老,以及......六宗老。

    “老六,你居然......原来如此。”二宗老看到最后一人,居然是屡次对李林苛刻的六宗老,他的心中瞬间了然,身躯直晃,沙哑问道,“老四、老七、老八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事,只是被废去了丹田,收押在宗府。”大宗老答道。

    “二宗老,没想到那件事你居然还念念不忘,如今更是......你疯了吗?”三宗老满脸无奈,他与二宗老一同征战,关系比寻常宗老稍稍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“疯了?不错!我的确是疯了!”

    二宗老见到几位宗老联袂出现,联系李守疆的话,如魔鬼般咆哮道,“早在十六年前,我的三个儿子死了的那,我便彻底疯了。现在,就连我的两个孙子也死了,我一个人孤寡一样的活着,还有什么意义?!”

    “老二,当初我就劝过你,让你三思,不要一意孤行,可惜......你根本没有听从。哎。”

    大宗老叹息一口气,当初李虎占据上风,他便劝二宗老,谁想到......实在是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“二宗老,束手就擒,不要在负隅顽抗了,你不是守......侯爷的对手。”六宗老看着当初意气风发、胸有成竹的二宗老,如今变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心中一阵愧疚。

    “侯爷?你居然叫他......侯爷?你,你们......难道?”二宗老听着六宗老的称呼,看着一副正常无比的几位宗老,前所未有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他们,老三,老五,老六,还有老九,早就向侯爷臣服了。”大宗老苦笑一声,神情怏怏的道。

    作为执掌宗老会的大宗老做到这个地步,也算是失职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二宗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六年前,侯爷准备将宗老会掌控在手中,然后继承侯位,可是当我们臣服之后......”三宗老开口,没有完,但剩下的二宗老基本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李守疆啊李守疆,所有人都看了你。”二宗老放肆一笑,道,“本以为你是一个只会征战沙场的将军,却没想到你居然设下如此大局,真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时,地将变,灵气复苏,本候将宗老会掌握在手,只是希望我李氏团结一致,力往一处使,在这场即将到来的变故中占得先机。只是......你们这一脉的恨意居然绵延了数百年,直至现在,实在是令本候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绵延了数百年又如何?现在还是依旧败在了你的手中。”二宗老意兴阑珊的道。

    “败了吗?我夫人惨死,我儿差点被废,你们差一点就成功了。”李守疆强忍心中怒意,厉喝道,“现在,你们这一脉还不知悔改,当真是要本候下死手,斩草除根,彻底断绝你们这一脉吗?!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!现在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?早知那子会连杀我两个孙子,当初我就应该不留后患!”二宗老一脸冷酷的道,杀机弥漫,让李守疆当场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李守疆刚要发怒,虎一冲了进来,哀嚎的道,“启禀宗老,属下办事不利。李谦背叛,李平惨死,数百名士卒倒戈,万象军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夫应该猜到了,自从大宗老他们进来之后我就应该猜到的。只是我不愿相信,不愿意相信啊!”二宗老自顾自的道,双手握紧,眼中闪过一缕精光,“还剩老管家与豹三了,如果他们能够成功,同样能够奠定大局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等他吗?”

    一缕酒香飘荡进大殿,芳香四溢,酒味扑鼻,顺着酒香,一尊红光满面的瘦道士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道士朦胧着眼,手中提着一个人,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,脚步踉跄,似乎随时会跌倒,可就在那跌倒的一瞬间,他的脚步一动,身形向前一飘,非常轻灵的飘出数米之远,如同落叶般无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很快,道士便飘进了大殿,随手一扔,“咚!”的一声,一个身影落在了二宗老的身前。

    正是豹三。

    “老贾,可知是哪些门派的炼气士所为?亦或是......散修?”李守疆看都没看一眼豹三,直接问向喝得醉醺醺的道士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贾道士睁开惺忪的眼帘,灌了口酒,嘴唇微动,传音给李守疆,“我到那里,一共有四名炼气士,一名妖修、一名修仙者、一名修佛者,至于到底是哪些门派,看不出来;还有一名炼气杂乱,不似正统,应该是散修。”

    “妖、仙、佛、散,这......好,真好啊!”

    李守疆闻言,牙齿一咬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恐怖的气息席卷苍穹,压迫得虚空阵阵**,“本候夫人到底做错了什么,居然能让这四方联手?!现在,连本候的独子都......哼!不要让本候知道到底是谁?否则,上穷碧落下黄泉,本候也要让你们这些人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强的气势,这李守疆到底是什么境界?!难道是......武道金丹境?!”二宗老身边的那位中年麻衣供奉蓦然一惊,闪过一丝骇人。

    别人不清楚李守疆气势的恐怖,他可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,本以为是同为渡过风火雷劫的武道高手,却没有想到居然远远超过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!现在还不是时机。”感受到李守疆怒火冲的气势,贾道士眸子一动,劝道,“大商皇朝气运鼎盛,如火如荼,那些炼气士最重气运、功德与因果,不会轻易与皇朝为敌。只要公子能得到大商皇朝的庇佑,自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本候心中有数,不会因失大的。现在出现的炼气士只不过是一些罗罗,背后的人才是主谋。”唐州侯深吸一口气,收敛了气势。

    “守......侯爷,内宗那边......”大宗老看了贾道士一眼,虽然不知道他了些什么,但能将李守疆惹怒,那就绝对不是事,他沉思了一番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有我父亲在,二宗老这一脉闹不了什么大事。”李守疆不以为意的开口,淡淡瞥了一眼二宗老,重新坐了下来,神态从容,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“呵!李守疆,老夫承认你手段高明,老四、老七、老八、守城将军、万象军、炼气士、甚至是内宗都让你轻而易举的解决了。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二宗老眼珠子一转,忽然想到了什么,阴险的道,“但是......你的儿子李林呢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