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、复苏:七百年前女将军!
    “......彼岸花,开彼岸,只见花,不见叶,生生相错。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......”

    这声音听着凄凉,透着思念,但悲伤之下,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坚守,让人依稀看到一名英姿飒爽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声音?怎么透着古怪,是从哪里传来的?”

    “嘶!如果没有听错,好像是从万灵血花中传出,回荡地。”

    众人望去,彼岸花继续生长,花瓣越来越红,黑色越来越浓,成长到一人大,忽然绽放开来,尽情摇曳,唯美多姿。

    “今日便放你一马!”黄化察觉彼岸花的变故,脸色变来变去,终究还是先决定先将彼岸花弄到手,“待我取得彼岸花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李林笑而不语,脚步轻旋,来到修罗王、阴鬼王、战魂王身边,拉着三王等几位族人逐步退开这多事之地。

    本以为三王不会离开,却不曾想三王好像疯了般,嘴中呢喃,双眸朦胧,颤颤微微的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林狐疑的看了三王一眼,感觉有些不对劲,似乎自从那女声传来之后三王便是如此,只听一名修罗族人断断续续传来声音,“......彼岸花开,将军复生......将军复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复生?还是一位女将军?!”李林心念一动,拉着三王退到了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三王忽然开口,眼神恢复清明,声音低沉而有力,“你的好意我等心领,日后但有所求,我等三族无有不从。只是现在,无需再退了......再退就无法拜见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修罗王的将军是哪一位?”李林问道。

    修罗王抬头,目光幽幽,穿破时间的长河,一抹英姿倩影落入眼帘,“人皇武丁之妻,我大商首位女将军妇好娘娘。不过,我等更愿称她为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林震惊,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彼岸花中,悠悠声音传动,凄怆不屈,凋零长存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在装神弄鬼,给我滚出来!”黄化大叫,莫邪宝剑穿梭,却斩了个空。

    通门弟子皱眉;太上教徒淡然;西方教放弃蛊惑徐武,匆匆赶来;妖族与北狄同时放弃争斗,立于一旁;五方州城人族汇聚,联合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胆!居然敢谩骂将军,若非身上受伤,我立刻就要斩了他!”战魂王大怒,喝出声来,身形一动,一抹玉清仙光闪烁,一口血花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诸位,有人想要浑水摸鱼,不如我等一起出手,将其打出。”黄化心有不甘,看向众人,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听到声音是从彼岸花中传出,却认为是有人在暗中捣鬼;他如此,便是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一方,亦或是另外一方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众人刚要准备回答,彼岸花一颤,发出一声轻响,于是纷纷言道,“不急,不急,看看再。”

    黄化听到众人的推辞之意,脸上愠怒,他并非没有后手,但这是无奈之举,先前打散巨大战魂之时便已经用过了,现在还剩最后一次机会,他不得不心谨慎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轻颤再起,如水波之声,刹那间,赤红如火,彼岸花开,荡漾起血色涟漪,一股浩瀚威压从彼岸花中传来,震动了整片秘境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威压,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“不是着青陵秘境只能容纳人境巅峰的吗?可这股威压又怎么解释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议论,全身战栗,这股威压直透入人的骨子里,殃及了灵魂。

    “......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......陛下,我回来了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彼岸花中,一名英姿飒飒的女将军走了出来,她雍容端庄,秀丽脱俗,双眸光彩清澈,肌肤白皙莹玉,秀眉绝伦之中透着一股勃勃英气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是谁?怎么会从彼岸花中走出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死人复生?!”

    众人错愕而惊恐,呼声纷纷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?阻我夺彼岸花者,死!”黄化已经迫不及待,催动法力,莫邪宝剑锁定女将军,于虚空斩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莫邪宝剑斩空,黄化心神一震,法力混乱,喷出一口鲜血,莫邪剑轻鸣一声,宝光黯淡,回落其体内。

    黄化惊恐无比,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阴鬼王、修罗王、战魂王带着剩余族人走近,单膝跪地,以军礼参拜,哽咽道,“末将拜见将军!”

    李林也跟了过来,犹豫片刻,同样以军礼参拜,“大商人族拜见将军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三人,都起来。是陛下让你们守卫的吗?”女将军妇好看到三王,点点头,双手虚扶,道,“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大商发展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三王一懵,看向一旁,李林感受到目光,顿了顿,道,“启禀将军娘娘,现在是神州历,大商人皇帝辛治下,距离娘娘大战鬼方等部落大概七百余年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娘娘?这是什么称呼?算了算了,随你怎么称呼。”妇好微愣,随即摆摆手,低头自语起来,“已经过了七百多年了吗?看来千万生灵之血竟然让彼岸花提前绽放,实在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看到三王与李林的各种姿态,众人都迷糊了,不明白眼前女将军的身份;众多炼气士更是蹙眉不已,目光烁烁。

    “太上教、通门的各位师兄弟,你们还想不想得到彼岸花了,我等一起出手,事后我等三教商议平分。”黄化拉拢另外两派道。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便出手,管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太上教徒与通门纷纷开口,他们也察觉到眼前女将军的威胁,各自喷出一口太清之气与上清之气;太乙拂尘挥去,三千拂尘丝席卷;玄皂青萍剑斩落,青光无匹,撕碎一切。

    黄化大喜,喷出玉清之气,祭出三宝玉如意,同时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皆出手,怎能少的了我西方教呢?!”

    木鱼上,数位光头和尚见三教联手,深怕被抢先,大手推出,佛音传唱,光芒四射,一道人影缓缓显现,如若金身罗汉降世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妇好看到有人出手,双手一凝,血煞汇聚,形成一柄龙纹大铜钺,斩向虚空,一击便隔断了苍穹,破碎了地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龙吟阵阵,金光澎湃,一条金龙从龙纹大铜钺中冲出,龙爪一暗,轰碎金身罗汉,震灭太乙拂尘;龙尾一挥,劈断玄皂青萍剑,打破三宝玉如意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木鱼之上的虚空一下塌陷了,一道无尽裂痕出现,漆黑如渊,一眼望不到底,可怕无比,刹那间将所有光头大和尚覆盖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紫金葫芦上,三五名太上教徒抵挡不住这一击,一下子被打成了飞灰,只有其中一人的一缕神魂被紫金葫芦守护,破开秘境地,消失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如死亡之音奏响,通门十二名弟子同时四分五裂,冲起一大片血花,就连脚下的神剑也被震碎。

    “咦?居然是黄氏家族的血脉。罢了,看在你先祖的份上,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只听妇好淡淡开口,收回法力,金龙消散;饶是如此,除了黄化之外,其余元始派弟子的肉身裂开,一声轻响传来,化成一片血泥,彻底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黄化逃过一劫,催动即将破裂的太乙云舟疯狂逃窜,不敢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大战之际,妖族、北狄感觉不妙,悄悄遁去;人族五方州城似乎察觉到了端倪,互相打探着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一位女将军,难道是七百年前的那位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了,我大商第一位女将军就是她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几人商量着要不要拜见之际,妇好对着三王,道:“我一旦离去,这片秘境就要坍塌了,你们想好日后怎么安排吗?”

    三王同时道:“愿凭将军驱策!”

    “前世的我已经为大商征战了一生,现在的我只想找到陛下,再续前缘,不理世事。”妇好遥望虚空,长叹开口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意已决。”妇好打断三王的话语,分别在三王的脑门上点了点,“三劫不灭玄功分风劫、火劫、雷劫,若是同修,自无缺陷;可你们分开修行,自有暗伤。这是我传给你们的修复之法,可保无虞。”

    “尔等与族人一同修行,自当能在人世间行走,不惧光明与大日;渡劫也当轻松无忧。当然,这其中还有一些武道感悟、兵法韬略,也一同传给尔等。”

    妇好对着三人嘱咐完,又望向李林,一指点去,道,“这是三劫不灭玄功,你可以仔细参悟。另外,如果可以的话,请你帮忙照顾一下他们。这是我的将令,于我无用,现在交给你,除勾结异族等不可饶恕之罪名外,余罪皆可赦!”

    着,一枚令牌被符号扔了过来;妇好的身影渐渐消散,只有一缕余音回荡,“后会有期~~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