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章 、一之道,新消息!
    周子失德,下大乱,诸侯相争,绵延数百年,孔子、墨子、孟子、荀子、公孙龙子......这些杰出的思想家在寻找;李悝、吴起、商鞅、苏秦......这些实干家也在寻找,欲止战息兵,还下康宁。

    “敢问先生,可有?”一位中年人看着李林久久不开口,忍不住了,询问道,“就算没有完整之策,想来先生也有些想法,不妨出来,我等共同商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先生,还请试言之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下命题难倒了无数人,就连老子、墨子、孔子都不行,我就不信他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住嘴!先生学识岂是你能污蔑的,再敢先生不是,就给我滚出去!稷下学宫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纷纷齐声大叫,稷下学宫的学子大都充满了信心,只有少数来自列国、嫉妒李林的士子会出言诋毁,可这言论全都被学宫学子的声音所覆盖。

    “有!”李林缓缓吐出了一个字,台下顿时轰然一片,台上几位大儒也是纷纷一亮,竖起耳朵聆听,“我之道为一。一者出,止战,息兵,下康宁!”

    “何为一?”乐毅眼中精光爆射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者,万物之本也。惟初太始,道立于一,造分地,化成万物。万物之属皆从于一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三皇五帝,下共主,此为一始;夏桀暴虐,烽火乱起,成汤代之,此为一再;纣王无道,诸侯相征,武王伐之,此为一三......”

    楼阁之处,台上台下,一片寂静,不时有人迷茫,有人点头,有人大喜,有人懵懵......所有人都在用心凝听,都陷入了思考。

    “及至战国,下烽火,列国纷争。当废分封,立郡县,同文,车同轨,度同衡,除关隘,盘河山,通法令,一制度,再造华夏!”

    “......故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终归于一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李林停顿下来,所有人都集体失声,如梦初醒,如同石雕一般,半不话来。

    “武道,自立自强之道,愿苍生习武,人人如龙!”

    “一之道,下归一之道,愿华夏大吉,强盛如一!”

    李林最后总结,起身而立,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之时,下楼离去,消失于离庭,消失于临淄,消失于齐国,乃至消失于下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,他是上之仙,下凡布武,传道下,拯救苍生,回归庭,留下一段传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神州大陆,李园。

    李林从战国位面回归,心中一时激荡,久久不能平静:但愿我所的武道、一之道能让我华夏子民少一点纷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,糜竺初步组建了一个商队,开始行动起来;关羽、张郃分别率领五百虚空刀斧手、八百大戟士征剿归来,获得了不少的修行资源,留下了一半,剩余的一半则交给了李林。

    李林将这些资源交给糜竺,贩卖到他处,赚取利润;糜芳也到了关羽麾下,成为一卒;糜贞住进了李园,与大乔作伴。

    一切都步入了正轨,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李林也开始凝练法力,经过这一场三年炼心之途,他收获良多,身上时常有一股莫名的道韵流转,似乎与地相合,与自然相通。

    十二月下旬的一,唐州侯李守疆忽然召来李林。

    看着不骄不躁的李林,李守疆欣慰的点了点头,道:“林儿,闻太师那边传来了明确的消息:北方大比将会在明年三月初三开始,你要有心理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“三月初三?只剩下三个多月了。”李林道:“不过,父候放心,现在的我已经踏入了人境,自信不弱于任何人!”

    “哦?原来如此,我倒是一时之间没发现。”李守疆上下打量了李林一眼,见他气息与虚空相融,才发现他居然jin ru了人境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摇了摇头,大手敲了敲桌子,道:“此次大比不同以往,分为两个阶段。第一阶段个人赛,第二阶段团体赛。”

    “个人阶段主要是针对那些氏族子弟、散修武者来,我唐州李氏有李白衣、李德等人,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是团体赛,主要针对的便是你们这些侯位继承人......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一动,颇为不解,“请父候相告。”

    李守疆道:“对于你们这些侯位继承人来,个人的武道很重要,但掌控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一支属于自己完全掌控的军队,结战阵,聚军魂,往往能发挥超越自己本身数百、数千、乃至数万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。”李林一听,道:“就像我们唐州侯的万象军嘛,结成战阵,凝聚军魂,镇压方圆十万里!”

    李守疆点了点,又接着摇头,道:“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万象军,乃是我李氏第一位先祖所建立,在先祖的手中,万象军才能发挥最大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本候不是,我只是修行了先祖流传下来的万象玄功,又身具李氏血脉,因此才能掌控万象军,凝聚军魂,但与先祖相比,相差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我唐州城如此,整个大商皇朝都是如此,因此,要想真正的掌控一支军队,唯有自己开创。”

    李林明悟:难怪世上有绝代强者,可以一己之力覆灭一支军队,除了本身修为强绝之外,更重要的是掌控军队的统领并不能完全与军队相契合。

    怪不得狄五千骑兵虽强,但在大乔这位武道高深,能够群战强者的面前,一切都是瓦砾!

    只听李守疆继续道,“为了解决这种情况,许多侯位继承人从便开始修行家传绝学,同时培养一些少年,让他与其一同成长,互相亲如手足兄弟。如此一来,虽然依旧无法再现先祖之时的强横,但也算不差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明白李守疆的意思,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例子简直不要太多,如陷阵营、虎豹骑、白耳精兵、白袍军、背嵬军、戚家军......在各自统领手里往往发挥百分之二百的实力,名扬下,但统领一死,或许依旧强大,但不再是那般不可战胜。

    到底,唯有军队的开创者才是核心所在,历代继任者无法与之媲美。

    “可惜,本候武道赋尚可,但若论练兵统领......”李守疆长叹一声,有些羡慕道,“不其他,就与你麾下的张郃相比,远远不如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李林无语,心中揣测:父候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要我将张郃与大戟士送给他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林面色一变,双眼咕噜直转,心翼翼的看着李守疆,透着为难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李守疆看到李林难看的脸色,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气得吹胡子瞪眼,有些心虚,“本候是那种强抢儿子麾下大将的父亲吗?!哼!”

    父候,你好傲娇啊。

    李林心中翻了翻白眼,面容却嬉皮笑脸,讨好道:“哪能啊,父候什么为人,我还不知道吗?您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罢了,罢了。”李守疆摆摆手:“该告诉你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了,你自己选择去还是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,为何不去?!到时候我灭了北狄,立了大功,咱们父子一门双候,那该是何等的辉煌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一门双候?我只希望你平安归来就是了。”李守疆欣慰的同时,也有些担心,“不过,我观你麾下的两名大将,皆是不凡;有他们在,我倒是还算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我看重的人能平凡吗?!”李林在自己的父亲面前,终究还是放得比较开,没有那般拘束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三个多月,长不长,赶紧去准备。”李守疆似是不想看到他这种表情,示意他快些滚蛋。

    回到李园,李林叫来关羽与张郃,将北方大比的事情告诉了他们;二人瞬间斗志昂扬,开始整军备战,要一举扬名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