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、太师巡营,首获军功!(求推荐!求收藏!)
    话落,李林转身jin ru校场,刚刚进门,一名甲士便走了过来,“奉统领之命,带诸位前往唐州军处。校场之内,不得争斗,若有违反,按军法处置!还请唐州侯爷管理好属下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在下明白。”李林诚恳道。

    一声将军,叫得甲士心花怒放,脸色一缓,柔和了许多,微微颔首,带着李林等一行人走在前方。

    路上,张郃低声轻语,道:“主公,一个不过一介吏,一个不过区区甲士,主公为何......是不是有点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是把。”李林微微一笑,不以为忤,道:“俗话‘阎王好见,鬼难缠’,我们初来乍到,又没有老人在身边,很容易吃亏。这个时候,尽量交好这些角色,就算不能为我们提供些帮助,也不要让他们给我们找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张郃恍然道:“主公睿智,末将佩服。”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看着沿途几乎都是空白的营帐,李林问前往甲士,“敢问将军,为何这些营帐空无一人?”

    甲士回答:“这些营帐本是各州军驻所之地。前段时日,诸侯之子到来,弄得这片驻所一阵乌烟瘴气,太师不满,碍于诸侯情面,无法惩罚各位侯爷;只得管制各州军,狠狠操练,早出晚归。想必在过一个多时辰,各州军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蓟门要塞,除了闻太师从朝歌率领的数十万大军之外,还有来自北疆大大二百镇诸侯的州兵。

    这也是当初北狄奇袭唐州,唐州城却只有四千守卫甲士的原因;其余一万五千多名甲士基本驻扎在蓟门要塞内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甲士又开口,提醒道:“唐州侯爷,末将多一句话,若是打扰之处......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一动,道:“将军严重了。若是将军能提点一二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为唐州侯爷。”甲士心中一赞,道:“这几日侯爷最好安分点,若有军令下达,千万不要错过。”

    李林闻言点头,将甲士的话语牢牢记在心上,又聊了一阵,甲士忽然停顿下来,道:“这里便是唐州军的军营驻扎之地了,末将还有事,便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走好。”

    李林本在犹豫是否要给些金币,但一想到这里是军营,将金币改成了一株不算珍贵,市面上却颇为稀少的千年血灵芝,送予甲士。

    甲士双眼一亮,千恩万谢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三日后,一道命令传遍了整个校场:闻太师来巡营了!

    这几日,李林时刻牢记那位甲士的话,强忍着对蓟门要塞的好奇,老老实实的呆在校场中,白练练武,读读,顺便与大舅子苏全忠叙旧;晚上与唐州军将军联络联络感情。

    今日,午时将过,众将士还在训练之时,忽然从校场门口传来一则消息,闻太师来了,前来巡察各军营状况,作为本次团体赛考核成绩之一,计入军功。

    这一次闻太师巡营,来得并不算突然,许多人都曾风闻,但是之前也曾传过几次,可闻太师却始终没来,所以这一次各诸侯之子没有放在心上,却不曾想今日,闻太师居然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闻太师一进校场,巡视军营,这则消息如同狂风一般,迅速传遍整个军营,刹那间,所有将士都疯狂起来,声若雷动,乱糟糟的一片。

    只有冀州、唐州等州城无动于衷,按照平日间的训练,操练士卒,没有一丝懈怠。

    闻太师国字脸,外貌威武,乘坐墨麒麟,缓缓走进校场高台之上,眉心中间一竖横,如同第三只神眼,泛起阵阵白光,横扫全场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我大商诸侯之子赖以镇守的精锐之师吗?!除了武者修为高点,哪里还有一丝军人的样子,连州军都比不上!”

    “难怪我大商屡次阻挡北狄无力,还要老夫坐镇于此。哼!现在诸侯的子弟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太师,大比在即,想必各军都有些太紧张了,所以放松放松,难免......”一名将军模样的中年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难免什么?依我看,还是这几百年诸侯们过得太安逸了,是该让他们拥有一点紧迫感了。”

    白光消失,闻太师第三只神眼闭目,一脸的寒霜,不怒自威,气势凝重,凛然的气息压迫得周身甲士一阵胆寒,纷纷低头。

    “传我太师令:本次巡营,冀州、唐州......军威容整,兵马齐全,各得军功一千;其余各诸侯之子扣除五百军功,统统记于团体赛大比军功簿上。大比之后,军功不足,便记于各诸侯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另外,既然他们都闲得发慌,那么诸侯团体大比明日便开始。通传各营,明日明之前,各军列于校场,但有迟到者,自动淘汰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闻太师威严的点了点头,也没兴趣再去一个一个巡视了,他神目一扫,基本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当晚,各诸侯之子得到闻太师传下的命令与奖罚,纷纷露出懊悔的神色,嫉妒的看了一眼冀州、唐州......等诸侯之子,眸子中神光烁烁,似乎在打些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林子,这一次多谢了,要不是你的提醒,恐怕我冀州也得被扣军功了。”冀州军营,苏全忠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大舅哥客气了,冀州、唐州世代交好,自当同气连枝。”

    “得好。只是我听闻许多诸侯之子相聚,却没有邀请我等......看来我们要被他们排斥咯。”苏全忠若有所思的对李林道。

    李林淡淡一笑,不是很在意:“明日便开始大比,具体比什么还不知道呢,不他们联合在一起有几分诚意,就算他们想要合力设计些什么,恐怕也没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还蒙蒙亮,各诸侯之子便开始整顿兵马,声音响彻,喧嚣如闹市;灯光璀璨,艳明如白昼。

    旭日初升,一抹鱼肚白出现在边,明了,校场上大部分诸侯军队早已列阵而立,密密麻麻,人头攒动,乌黑黑的一片。

    “奉太师之命:尔等来迟,不得jin ru场内,全部淘汰!”

    场外,几支混乱不堪的大军姗姗来迟,足有十数万人之多,但纷纷被守卫的甲士阻拦,不让进去。

    一位诸侯之子顺手递过一枚钱袋子,谄笑道,“这位将军,我们起来迟了,您通融通融,我等必定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有严令,不行!”

    “大胆!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可是费城候之子,你敢阻拦我?本候必定要禀报太师,将你......”一名面色惨白,睡眼惺忪的青年男子大声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费城候之子?”忽然,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便是本候!”那青年嚣张应道,听到声音从后面传来,转身过去,“你待......你,你是闻太师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认得老夫?”闻太师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数......数年之......之前,侄曾跟随父候前往朝歌,拜见过太师......”青年一脸的谦卑,耍了个心眼,自称侄,欲要拉近关系,躬腰开口。

    “哦~~”闻太师似应非应,捋了捋胡须,不再理睬青年,驾驭墨麒麟路过身侧,径直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~~”青年见闻太师走远,长长舒了一口气,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费兄,弟眼拙,没想到你居然认识闻太师。”

    “失敬!失敬!费兄既有此后台,为何不早,我等也好沾沾福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这样,等团体赛比完,弟做东,请费兄前往风月宫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身边的恭维声,费姓青年咧嘴一笑,好不得意,见那甲士依旧挡在身前,面容一板,喝道:“还不快给本候让开,不知道本候是太师的子侄吗?什么眼色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这甲士,好不懂事,一点眼色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给费兄让道,难道要我们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再无之前的谄媚,一阵大喊大叫,嚣张无我的叱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:将这些迟到的诸侯子孙立刻逐出校场,本次大比淘汰,并昭告各个诸侯,明原因;若是胆敢威胁,不愿离开,诛杀无赦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前方一道肃穆的声音传来,语气森严,不容置喙,将费姓青年瞬息由从堂掉落了深渊。

    甲士神色顿时一厉,冷然无比,道:“太师有令:尔等速速离开校场,若敢迟疑,诛杀无赦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