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章 、十绝破万兽,大军袭蓟门
    蓟门之上,虚空之中,十尊淡淡的虚影凝形出现,或带一字巾、九扬巾,或鱼尾金冠、碧玉冠,或挽双抓髻,或陀头打扮,俱凭虚御空而立,淡定从容的看着下方。

    此十人为十君,乃是截教门徒,受闻太师相邀,出山相助,欲扬十人名声,欲展截教威风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十君深入北狄,扰乱众王庭,斩北狄诸王,灭部落守护者,令北狄死伤惨重,数十名部落就此除名,可谓凶威赫赫,名震北疆,声动诸族,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董君颔首点头,道:“秦道兄所言甚是,吾等虽是受闻道友相邀,但若是蓟门被破,人族死伤惨重,倒也显得是吾等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孙君双目斗射神光,扫视虚空黑雾、万兽,开口道:“以吾观之,这万兽大阵能以生灵之血加持,逐渐将蛮兽化为实体,发挥更加强大的力量。若是再不出手,一旦这大阵彻底成形,召唤无边蛮兽,哪怕是吾等,也要耗费一些心血与精力。”

    没错,就是心血与精力,哪怕万兽大阵真正成形,召唤茫茫蛮兽大军,十君也无所畏惧,只是稍微麻烦了些。

    毕竟,作为以阵法名动诸的截教门徒,他们自然有底气、有实力、有资格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秦君闻言,眉头一皱,而后舒展开来,道:“按照闻道兄的嘱咐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既然如此,那便出手,尽快破掉万兽大阵。”

    秦君话落,大锏向前一指,一声钟响传荡,一片阵图落下,化成一座大阵,矗立蓟门门户之前,阵门上“绝”二字。

    绝阵:演先之数,得先清气,内藏混沌之几,中有三首幡,按、地、人三才,共合为一气。若有人jin ru此阵,则雷鸣声响,化作尘埃;神仙之流jin ru,则肢体震为齑粉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黑雾弥漫,蛮兽奔腾,瞬间如潮水涌入蓟门,闯进绝阵中,再也没有从另一边出现,好似突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虚空中,秦君的身影慢慢变淡,出现在绝阵中,一座几案立于身前,桌案上有三首幡。

    他将幡执在手中,左右连转数转,而后将幡一摇,雷声交作,响彻虚空,只见闯进绝阵中的无数蛮兽昏昏惨惨,不知东南西北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灭!”

    秦君轻喝,三首幡摇动,雷声再次响彻,无数蛮兽轰然一声,顷刻化为齑粉,消散世间。

    秦君出手之时,赵君、董君、袁君、金光圣母四人也纷纷出手,在东、西、北、中四方分别布下“地烈阵”、“风吼阵”、“寒冰阵”与“金光阵”。

    孙君却是没有动手,立于高空,淡然一笑,道:“这万兽大阵有秦道兄等五位道友出手足矣,吾等驻足观望,等待消息即可。”

    白君、姚君、王君、张君四位君互望一眼,一同点头,抚掌笑道:“此言大善!”

    虚空之中,东南西北中五方长空蓦然一变,五座巨大门户陡然耸立,遮蔽日,覆盖苍穹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恩?!”大祭司发现不对劲,看向四周,脸色忽然一变,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滋生:“那是五种绝世大阵?莫非大商有阵法高人在此,想要以阵破阵,破了我的万兽大阵不成?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蓟门向北,数千里之外,一座座山脉连绵,荒凉贫瘠,只有少数草木,坚强生长。

    一处隐蔽的大型山谷中,一支数十万人的大军驻扎,五步一哨,十步一岗,铁甲森森,弯刀烁烁,秩序井然,壁垒森严。

    一座大帐中,数十名将军模样的人汇聚,数十道目光直盯盯着眼前的一处一人大的镜子。

    这是地级中品异宝玄光镜,一镜两片,分放两地,催动法力,照射所看之物,便能横跨无垠虚空,看到两地的景象,最长足有数万里。

    当然,距离越长,时间越长,所消耗的法力也是越多。

    这道玄光镜中,出现的正是黑雾汹涌,万兽奔腾,打破蓟门光辉碧海大阵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位正在为玄光镜输送法力的将军看到这一幕,心中大喜,因法力消耗巨大而苍白的脸上涌起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那位将军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心神一松,法力一散,忽然倒地,很快,一阵鼾声传来;与此同时,那玄光镜上的景象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为首的三位将军分别来自狂狮、血虎、金狼三部落,见状,金狼部落的将军金瑢摆摆手,道:“来人,扶他下去休息,与另外几个晕倒的一同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两名甲士掀开帐篷,走了进来,将其带到另一座帐篷中休息。

    “诸位!”狂狮部落将军狂镝敲了敲桌案,面容肃然,道:“诸王与诸侯大战,大祭司布下万兽大阵,破灭蓟门门户,一切的准备都就绪了,下面该轮到我等出场了。”

    众将面容一整,齐齐抱拳:“请将军下令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狂狮部落将军狮镝大喝一声,一双金色狮瞳看向四周,警告道:“本将知道各部落之间矛盾重重,纠纷复杂,绵延数百载,可谓怨隙颇深,互不相容。然,此战关乎我北狄存亡与崛起,断不容有失!”

    “若有人敢违抗本将之令,我狂狮部落必灭之!”

    血虎部落将军虎岢同样瞪大虎眼,双目灼灼,厉声道:“我血虎部落同样如此,若有阻碍北狄崛起者,灭之!”

    “我金狼部落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红狐部落......”

    一位位部落将军开口,面容肃杀,表达态度,没有人敢冒北狄众部落之大不韪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全军拔营,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蓟门,与大祭司汇合,攻破要塞,杀入北疆,雪我北地百年之耻辱!复我北狄千载之辉煌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数十万大军具是北狄精锐,听到命令下达,立刻拔营而起,骑乘高大蛮兽,全军南下突进,顷刻奔袭十数里。

    大军奔腾一千多里之后,速度才渐渐放慢下来。

    “狮镝将军,虎岢将军,金瑢将军,前方所过之处乃是鹰愁崖,地形险恶,飞鸟难度,连神鹰也要忧愁,若是大商军队埋伏于此;我北狄大军怕是来不及凝结战阵,汇聚军魂啊?”红狐部落将军狐言看着前方,道。

    虎岢思考一番,道:“狐言所言不无道理,但形势紧急,耽搁一分,便多浪费一分时间;我等大军若是不能及时赶到,恐怕会对大祭司他们很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“再,大商闻太师再怎么多谋善断,也不会想到我等会突然奇袭蓟门?”

    “狐言所不得不防,虎岢所言也有道理......”狮镝沉默片刻,而后双目望向前方,射出一抹金色光华,照耀鹰愁崖上空。

    金瑢将军问道:“狮镝将军,可曾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狮镝摇摇头,目中闪烁,还在犹豫,他没有发现什么,但事关北狄崛起,也不知是心有压力还是什么,他总感觉到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虎岢见状,担心大祭司等人,急切道:“狮镝将军,既然什么都没有发现,那便赶快进军。”

    狮镝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,道:“此战关乎我等麾下八十万大军安危,更关乎我等北狄崛起,不能莽撞。这样......虎岢,本将命你为先锋主将,金瑢为你副将,率红狐、青蛟等数十座部落,共四十万大军奔袭蓟门。”

    “本将另率四十万大军在后,待尔等渡过鹰愁崖之后,若真的没有发现什么,本将便会率军赶来。想来,凭你二人四十万大军,初战应该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狮镝又大手一挥,道:“若有什么后果,本将一力承担!”

    虎岢与金瑢对望一眼,不再劝,齐齐抱拳,道:“末将遵令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