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、北狄火种,天君风采
    鹰愁崖,原本淡黄、长青的土地变色,化成一片鲜艳的血红,刺目血腥,将大地、山崖都浸染。

    这一刻,人的生命实在微不足道,那一朵朵绽放的血色烟花,在诉着人生的短暂绚烂。

    淋淋的鲜血,皑皑的白骨,昭示着永恒的死亡!

    数十里之外,狂镝看到五万大商军队从莫名虚空中走出,加入了战斗;刹那间,双目流转金辉,射向无垠虚空,欲要查探出大商大军潜藏埋伏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,虚空之上,清风微微,黑云朵朵,除了点点星光,却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狂镝将军,大商又有伏兵出击了,青蛟部落等十万大军怕是力有不逮啊,我等赶快再度支援。”一位部落将军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救援吗?只是......大商还有伏兵吗?”狂镝面色变幻,青红交加,迟疑不决,似乎在犹豫什么;不过,这犹豫很快散去,他眼神一厉,果断下令,道:“传令:撤军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......什么?撤军?!”一位位部落将军正要答应,却猛然一愣,纷纷以为自己等人听错了,不解道:“狂镝将军?为何要撤军?!”

    “虎岢、金瑢将军等五十万大军危在旦夕,若是不救援,只怕覆灭就在眼前啊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狂镝将军胆怕事?这样来,简直有辱狂狮部落霸主之名!”

    “不可妄言!狂镝将军不定有什么苦衷,我等还是听他如何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狂镝将军,这可是五十万精锐大军啊,事关北狄崛起与存亡,你若是不出个所以然来,我等是不会随你撤军的!”

    一位位部落将军或相劝,或冷笑,或不解,或沉思......纷纷要求狂镝将军解释,撤军一事实在重大,关乎整个北狄复兴存亡之举,不得不慎重,不得不逼宫。

    狂镝看着群情激奋的众多部落将军,苦笑一声,非常沮丧的指着鹰愁崖,心不甘,情不愿的喝道:“真当本将不愿前往救援吗?!可你们看看,看看鹰愁崖,大商伏兵隐入虚空,显然早有准备,欲将我等一打尽!”

    “若非狐言将军提醒鹰愁崖险峻,本将以防万一,担心大商设伏,兵分二路,只怕我等现在全都被困于鹰愁崖中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,本将遣青蛟部落、灰豺部落等十万大军前去救援,便是担心大商伏兵未曾倾巢而出,故意试探。现在看来,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大商怎么会知道我等会有所行动的?当初,我等部落商讨之后,便立即调动大军,根本不会泄露出去。”有部落将军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商能人异士不计其数,能窥测机者,也有不少,西伯侯姬昌不就是如此吗?”狂镝淡淡道:“闻仲为大商太师,位高权重,又是截教门徒,推测我北狄机,知晓我等行动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祭司呢?难道大祭司在行动之前没有遮掩机,潜藏我等行动吗?”

    狂镝将军略微沉思一番,道:“大祭司虽然神秘莫测,手段诡异;但是,此事牵动我北狄百万大军,数百王者,更是影响我北狄未来之气运。如此大事,就算大祭司有心遮掩,可修为不足,怕是也难以完全遮掩。”

    “可...可是...这...”有许多部落将军依然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,张张嘴,还想要辩解什么,却什么都不出来。

    狂镝见状,望向无垠星空,无奈挥挥手,萧索道:“罢了,不要再多了,撤军。此战我北狄已经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三十万大军绝对不容有失!毕竟,这些将士可都是我北狄未来的......火种啊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蓟门要塞。

    五位君分列五方,布下“绝”、“地烈”、“风吼”、“寒冰”、“金光”五阵,五阵连环,浩大的阵法似是自成一方地,将北狄大祭司万兽大阵覆盖其中。

    大阵轮转,风云变幻,遮蔽日,颠倒乾坤,晃得北狄大祭司一阵头晕,辨不清东西南北,上下四方。

    大祭司晃晃身子,暗咬牙尖,双手结印,诡异莫名,煞气重重,森罗万象,打向虚空之处,“万兽践踏,席卷莽荒!”

    黑雾涌动,更多的蛮兽踩踏出现,黑压压的一片,如同万丈黑色巨浪冲击四方,呼啸奔腾,摧枯拉朽,让大地震颤,让五座大阵晃动。

    五位君不慌不忙,打出上清仙诀,青光如华,灿烂迷蒙,透着神秘,瞬间没入大阵之中,稳固阵神。

    “绝阵,杀!”

    北方,绝阵中,秦君摇动三首幡,一声雷响,蛮兽尽灭。

    “地烈阵,雷落,火起,灭!”

    东方,地烈阵内,赵君晃动五方幡,怪云卷起,上有雷霆,下有火罩,上下交攻,雷火齐发,黑雾消散,蛮兽俱亡。

    “风吼阵,风啸,兵刃,杀!”

    西方,风吼阵中,董君摇动黑幡,黑风呼啸,席卷虚空,若万千兵刃杀了过来,无数蛮兽被砍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寒冰阵,冰山镇落!”

    南方,寒冰阵内,袁君手举白幡,四下翻滚,上有冰山,如刀山镇落,下有冰块,似狼牙冲,上下一合,蛮兽全都消亡。

    “金光阵,金光照耀,灭杀一切!”

    正中,金光阵内,二十一根旗杆矗立,每一根上面都用绳子吊住一面镜子;金光圣母拽起绳索,一面镜子显现,她把手一放,光芒一闪,明雷一响,震动四方,镜子连转数次,射出一道道金光。

    镜子所照之处,金光便至;金光所耀之地,蛮兽化为灰灰,如烟尘般消散。

    此时,秦君的声音传来,“万兽既灭,此阵不破,更待何时?!绝!”

    苍穹之上,雷动九,黑雾破散,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,似乎被人斩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地烈!”

    话落,大地轰鸣,四方龟裂,升腾起一道道熊熊烈焰,火光灼灼,焚灭起来。

    “风吼!”

    董君的声音回荡,一片狂风呼啸,放入无尽利刃,穿破虚空,割裂一切。

    “寒冰!”

    袁君轻喝,阴风阵阵,寒气逼人,一朵朵雪花飘落,绝对零度,化为冰霜,封镇世间。

    “金光!”

    金光圣母娇喝,一束金光划破万丈幕,所到之处,只有金光缭绕,一切成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雷动、火起、风啸、冰临、光耀,五种异象并起,地骤然色变,只听一声轰隆巨响,万兽大阵顷刻被破。

    “万兽阵破,这是要绝我北狄啊。”大祭司大叫一声,肉身砰的一声炸裂,衣衫四裂,血肉迸散,陨落世间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“万兽大阵告破,吾等终不负闻道兄相邀啊。”五位君收回大阵,对视一眼,抚掌而笑。

    笑罢,秦君道:“诸位道友,此次出山,虽有闻道兄之邀,但亦是为了我截教声威。现在,大阵已破,名声已扬,是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董君迟疑道:“太师正在大战,不告而别,是不是有些不妥?”

    姚君笑道:“不然。闻太师足智多谋,为人义气,想必这点事不会放在心上。更何况,数之已经覆盖整片神州大陆,截教众师兄弟即将从洪荒本界而来,吾等也该做些准备,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王君也颔首道:“不错。且吾听闻阐脚已然炼制出玄妙之门,接引洪荒。吾等时间也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十君再无异议,脚踩虚空,迈向东方,若十道流星飞驰,身形渐渐消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