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章 、杀神之战阵,杀戮之灭佛!
    ps:确定了,明中午上架,求波首订!木子鞠躬拜谢!

    “十八金身罗汉大阵!”

    为首的老和尚打了个稽首,轻喝一声,身形飞驰,步入虚空之上;一根黄金长棍入手,浑身上下慢慢散发出一丝丝金光。

    另外十七名僧人也分别出现在虚空中,分列四面八方,手执长棍,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,将李林等数百甲士包围。

    “呼!停手。”北狄将军道:“这些人终于出手了,本将的任务也完成了。传令下去,撤军!”

    “将军,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无需多言,传令下去。”北狄将军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虚空之上,北狄将士如潮水般退去,那座门户缓缓关闭,闪烁一缕白芒,而后消失,那片云层再一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然而,群山之中,十八尊和尚之上的金光,越来越盛;一缕缕金色符文玄奥幻化,璀璨无比,如同佛陀法光,让人有一种皈依的冲动。

    那数百大戟士神色恍惚,心智动摇,煞气消融,军魂溃散,战阵欲裂,一缕金光在他们的头顶上缓缓出现,随着光芒的扩大,这些大戟士的脸色不断变换,似乎在激烈挣扎。

    十八金身罗汉大阵,可召唤冥冥之中净土世界的罗汉之力,体若金身,形似罗汉,防御如金刚,不动似山岳,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“冠军侯,贫道再给你一次机会,皈依我西方,享登极乐界!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实话告诉本候,此事是否与杨宏有关?”李林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你可别骗本候!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老和尚无言,心中疑惑:这冠军侯是怎么知道我西方谒语,难道此子果真与我西方有缘?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和尚沉默片刻,而后道:“冠军侯既已知晓,何必再问,徒增烦恼?”

    李林不置可否,道:“不知这杨宏给了你们西方什么条件?让你们有如此胆量,敢围杀大商诸侯。要知道,大商此时依旧强盛,气运如荼,你们西方就不怕便宜了人阐截三教吗?!”

    “善哉善哉!此事无需冠军侯费心。”老和尚双十合十,忽然警惕起来,道:“冠军侯只需明言,是否愿意皈依?”

    李林似是不曾听见,自顾自道:“西方贫瘠,想要大兴,便需气运、功德、信仰与英才。依本候猜测,这杨宏该不会是许了你们西方在隋州与大兴城传道?”

    老和尚一怔,颇为惊讶的看着李林。

    李林心中一定,又道:“老和尚,你应该知道本候的身份,若是你西方教能与本候合作,本候可让你西方在唐州、燕城、冀州、徐州等地传道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,多谢......呃!”

    老和尚心中一激动,脱口而出,随即便醒悟过来,失笑道:“冠军侯真是好口才,好心计!竟然让贫道动了贪念。看来冠军侯是要拒绝贫道的提议了,既然如此......罗汉金身!”

    十八位僧人同时出手,黄金长棍挥下,一股庞大的法力充斥地,十八缕气机交织,一枚枚金色符文弥漫,浩瀚莫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地金光万道,佛性光辉扩散,照耀宇,斗射星空,一尊巨大的金身罗汉出现在半空中,左手捏莲花印,右手持降龙棍,端坐莲台,佛光普照,威严神圣,不可侵犯!

    “莲花印,降龙棍!”

    老和尚喝道,金身罗汉开口,如大钟悠悠,传荡千古,透着禅意,净化人的的心灵,宁静人的心绪,让整个人都仿佛置身于升华的意境之中。

    整片地似乎一颤,那根降龙棍打落下去,隐隐有龙吟之声,轰的一声,打散聚集起来的战阵,数百大戟士就此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高览欲要反抗,却瞬间被打落大地,肋骨断裂,口吐大血,溅起纷纷尘埃。

    金身罗汉手指一弹,那朵莲花幽幽飘了过来,李林感觉到一股亲近之意,心神瞬间恍惚,想要皈依。

    “咄!”

    李林一咬舌尖,血腥遍布口腔,立刻清醒过来,可那朵金色莲花已经飘至身前,正要没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三品青莲震动,一道青光升腾,宛若水波帘幕,泛起阵阵涟漪,挡住了那朵金莲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金莲轻颤,晃动起来,似乎与青莲同根同源,最后竟然化成一道金光,与青光相融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品青莲吸收了那朵金色莲花,要开出第四品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震惊之际,发现三品青莲之上,第四片花瓣若隐若现,金色淡淡,与之前的那朵金莲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北狄一战,他掠夺了不少资源,除了一些特别珍贵的材地宝、古籍孤本等留了下来之外;其中十分之一赏赐将士;十分之三作为军资;二分之一放到了糜竺所建的商会中;最后十分之一,则自己留下,喂养三品青莲。

    可惜,三品青莲所需的资源太多了,始终不曾绽放第四品,直到李林离开蓟门之际,才发现三品青莲终于拥有了第四道青色光圈。

    现在,吸收了金身罗汉的那朵金色莲花,第四道光圈由青化金,花瓣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青莲!可进化、培育出如十二品金莲一样的极品先灵宝?!”

    老和尚激动了,十七名僧人也是贪念大起,十八金身罗汉大阵此刻居然出现了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“静心!”

    老和尚察觉到瑕疵,立即喝道,同时心中一动,罗汉金身左手探出,向李林身上抓来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太贪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登九转腾空,躲开左掌,轻叹一声,摇摇头,道:“你若现在转身离去,不定还能逃得一劫,现在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此大阵有贫道一人足矣!”

    老和尚不为所动,强行压制十七名僧人的神念,催动金身罗汉,继续抓向李林。

    “杀神斩!”一道冷声响彻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老和尚惊叫起来,可怕的杀气激荡而来,十七名僧人都露出骇然之色,惊魂颤魄,感觉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一百尊将士凝立远方,一百柄剑气汇聚,化成一道巨大的白色剑光;白茫茫的杀气从边而至,汹涌澎湃,穿透与地,化成一片绝世杀气之海。

    “罗汉印!”

    老和尚双手一翻,一道金色掌印破空,覆盖向白色剑光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白色剑光洞穿金掌,滚滚杀气,茫茫血煞,如海啸一般沸腾,让诸虚空都战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绝世凶煞之气,不可力敌,快逃!”

    金身罗汉一掌消散,老和尚面色惊惧,大叫一声,化成一道佛光,遁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噗的一声,剑光之下,十七名僧人被斩成一滩肉泥,被彻底磨灭。

    老和尚似乎看到一片尸山血海而至,慌乱间,黄金神棍祭出,佛光木鱼丢下,金色佛塔镇落......数件宝物化成数道神光,喷薄而出,却被剑光一一斩断,化成无数碎片掉落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剑光逼进,老和尚凄厉一叫,身上的袈裟散发淡淡佛光,砰!佛光溃散,袈裟失去灵性,老和尚被剑光重创,从高空掉落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是什么战阵,咳咳,好浓重的杀气......太可怕了......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老和尚看到李林走进,双目黯然,颤颤巍巍的问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战阵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李林似问非问,一双眸子,直视老和尚,似乎能穿透这具皮囊,看透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老和尚点头,就在此刻,一抹剑光射出,直接洞穿老和尚的眉心,连同他的神魂一起抹杀;老和尚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似乎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此剑名灭佛!此阵便为......杀神战阵。”

    数之后,李林来到燕城,关羽、张郃等大将已经将北狄消灭一空,逐步掌握了燕城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北疆昆山,元始派,阐教门庭;东海鳌岛,通门,截教之所;南岭阳岭,太上教,人教道宫;西漠雷音寺,西方教庙宇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四声巨响,四道巨大光柱先后冲向高空,轰散云层,打破壁垒,将穹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一团浓郁而精纯的后灵气从窟窿中倾泻而下,滔滔不绝,宛若河之水,向四面八方覆盖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