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章 、诛杀杨宏,老祖陨落!
    唐州城上空,李林与杨宏对峙。

    李林立于虚空,头发散落,手按青锋剑,露出狐疑之色,道:“杨宏,你竟然没有逃走?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。难道不怕本候将你斩落于此吗?”

    杨宏神色微冷,擦去嘴角的一丝血色,扫视周围的包拯、李白等人,嘿然一笑,道:“若是他们还拥有战力,我自然不敢留在这里;可现在,他们文气耗尽,我何惧之有?”

    李林目中凝重,但却冷哼道: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他双手划动,气血腾空,浑身绽放紫金色的光辉,宛若神将降临;脚步一点,直接向前打去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吗?”杨宏微微一笑,神色镇定,望着挥拳而来的李林,站立不动,一股无风的气息在虚空中交织,与地相合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”一旁,包拯与李白文气耗尽,无法上前,看到这一幕,心中一跳,互望一眼,纷纷看出对方眸子中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包大人,难道这一位也是......”公孙策察觉到什么,吃惊道。

    包拯点头,道:“不错,他的文道造诣臻至半步真人的境界,还差一步,便能成就文道真人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杨宏气象惊人,胸中文气翻滚,头顶一颗乔木,纷纷落叶,片片起舞,簌簌摇曳,绽放出青黄交织的光彩,一股肃杀的气机传遍地。

    “文道通神:繁华落尽!”

    乔木枯萎,落叶缤纷,秋杀万物,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将凋零,一切繁华的景象都将落幕。仿佛地至理,无可逆改。

    这无尽落叶,青色剥夺生机,黄色蕴含杀气;宛若无数柄神剑,光芒炽盛,横斩地,席卷向李林。

    “文道!难怪你有如此底气。”

    李林感觉到虚空地在排斥自己,让自己陷入泥沼之中,无法自拔;而此时,那片片落叶又化成神剑,仿佛无穷剑海,斩向自身。

    “李林,本候告诉你,底牌之所以是底牌,便是不为人所知;一旦现世,必震惊诸,但以后就不能再称作底牌。”

    杨宏胜券在握,以教育的口气道,他仿佛看到李林被剑海淹没,化成一片碎骨消散。

    “杨宏,你有文道,难道本候就没有吗?”

    李林笑了笑,而后在杨宏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胸中文气喷薄,双手一横一折,一勾一撇,撑起一道力字光幕,阻挡无尽落叶。

    “什么?!你居然也有文气在身?”杨宏神色一滞,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文道,地之道,法则之道!

    与武道不同,文道沟通地,驱使法则,虽然因为文道法则不同,个人实力有强有弱,但无一例外,任何一种文道法则达到最后,都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威能。

    杨宏,之骄子,虽然在北狄之战前,给人以纨绔子弟的形象,但无论是在文道还是在武道之上,造诣非凡。

    尤其是文道,不过双十年华的他,便有了半步真人的实力,与武道金丹修为叠加,更是能战窍穴境强者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一个一年多之前尚未突破先的病夫,竟然也领悟了文道之力,凝聚出文道种子,法则符文,实在是超乎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李林,这一次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杨宏咬破舌尖,一口热血喷出,在虚空凝而不散,散发出点点晶莹。

    他一指点出,血液破散,化成一个个莫名的血色符文,神光普照,瑰丽无匹,仿佛一尊尊血色神明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血色符文加持落叶,李林撑起的力字光幕在快速消融,每一片落叶凋零之时都爆发出璀璨的血芒,腐蚀一切。

    “主公,速退!这血色落叶有消融一切的力量。”包拯示警道。

    李林不语,一道更炽热的紫金神光自其肉身中散发而出;落叶与光幕碰撞,一股无匹吸力将鲜血吞噬,血色消失,落叶凋零。

    “杀戮剑诀,杀人!”

    李林支撑紫金光幕,缓缓前行;光幕欲裂,似要坚持不住;就在他靠近杨宏数米之内的时候,李林双脚极速前行,宛若鲲鹏展翅,剑芒挥斥,不再给杨宏一点机会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杨宏还未反应过来,头颅便冲;李林运转功法,彻底将其吞噬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九之上,白起血海如怒浪席卷,杀神剑斩落,仿佛可以劈开时空一般,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劈开无垠青芒,斩向青龙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东方青龙怒吼,青色龙鳞宛若神金铸成,光华灿灿,龙尾拍打,云雾散落,震撼虚空。

    然而,东方青龙仅仅挣扎了片刻,很快便被杀神剑斩落,浑身出血,龙鳞化成灵气消散。

    白起又是三剑劈了过去,白虎陨落,朱雀悲泣,玄武无言,四灵全都被镇杀。

    “白起,你还是不知道四象锁灵阵的可怕之处。”

    白起斩落青龙,但北都崇氏老祖并没有慌张,苍老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,轰的一声,又是四条上古神兽出现在大阵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阵不灭,四灵不死!”

    “大阵不灭,四灵不死吗?原来如此!”白起恍然,更加无所畏惧,霸道凛然,“那我便破了你的大阵!血海无边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白起轻喝,一片血海从其身上奔腾向四方,侵蚀所有,吞没一切,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......全都被血海淹没。

    整座大阵中,再无其他,只有血海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是你大阵无涯,还是我血海无穷!”

    白起站立于中央,血海狂暴,向四处冲击,很快便感觉到一阵阻挡,“四象锁灵大阵吗?不过如此!血海,破!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一片又一片万丈血浪打去,空出现一道道裂缝,四周虚空扭曲,似乎要被打散一样。

    白起知道,这是四象锁灵大阵扭曲了周边虚空,现在大阵即将告破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隋州老祖,要是不想大阵被破,只有让你奉献精血了。”北都崇氏老祖冷冰冰的道。

    “委屈你了,隋州老祖。”曹州崇氏老祖也道。

    散修活化石级人物不语,此事与他无关,他只是前来帮忙,可不会为此搭上寿元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为了隋州。”隋州老祖看着三人,叹息一声,一滴晶莹如玉的精血从体内震荡而出,滴落大阵;他的神色更加苍老,宛若风中之烛,即将寂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片血光缭绕,大阵再次稳固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给本将破!”

    白起很是不屑,一剑又一剑挥出,斩向拥有裂缝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大阵再次抖动,三位老祖的目光又看向隋州老祖;隋州老祖无奈,只得再次喷出一滴精血;这一次他脸上的皱纹更多了,几乎站立不动,摇摇欲坠。。

    “杀神斩!”

    白起运气,四周无边血海竟然化成一柄杀神剑更加庞大千倍的利剑,斩向高空,轰隆一声,剑气犀利,血海磅礴,大阵再也无法抵挡,破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白起冲出大阵,对着出现在眼前的一位老者,便是一剑斩出,哧的一声,人头分离,连神魂都被抹杀,彻底陨落。

    “斩!斩!斩!”

    白起连劈三剑,简直无可阻挡,又是一位老祖陨落;剩余两位老祖仓皇逃离,虽然被斩掉了半边身子,但至少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白起也没有追击,他的脸上微微惨白,没有一丝血色;他看向虚空,两颗头颅晃荡,分别是隋州老祖与散修老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