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1章 、欧阳诈死,炁化三清
    “咳咳,重阳兄,你......咳咳......终于出来了......”欧阳锋苍老不堪,一边开口,一边吐血。

    “叔父!”欧阳克大叫,心神悲痛。

    “锋兄前来,贫道怎可视而不见?可惜,今日一见,竟成永别。”王重阳不胜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!重阳兄,你想杀我,我也想杀你,咳咳......何必如此假惺惺!”欧阳锋道,“只是......咳咳,没想到,我居然会死在这里,咳咳......重阳兄,我有一事要告知......咳咳.....于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锋兄,你这可就有些不地道了。你虽然身受重伤,却还未油尽灯枯。你想装死,贫道也由着你。”王重阳哑然一笑,似乎看出了欧阳锋的手段,“你想引贫道前去,好趁机偷袭,下此杀手;真当贫道修道修坏了脑袋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李林瞳孔一缩,看向欧阳锋不自觉的发生了变化,心中更加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重阳兄,你当真......咳咳......要如此......绝......”欧阳锋不出话来,双手一松,半根蛇杖掉落,双目似闭非闭,声息全无,似乎真的陨落了。

    “叔父!叔父......”欧阳克真的惊慌了,拼命的摇动着身躯,不愿相信纵横天下的叔父就此去了,双目红肿,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“五绝之一的西毒欧阳锋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。五绝之中要谁最不容易死,肯定是欧阳锋莫属!他怎么可能会死?没听到重阳真人的话语吗?”

    “欧阳锋诡计多端,手段狠辣,就算诈死,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可西毒这种状态,明明与死尸无异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看不懂欧阳锋到底是诈死还是真亡;有些人甚至近距离走上前观察,想要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金轮法王眉目舒展不定,若是欧阳锋真的死了,那此次之行恐怕就真的没有半点机会了;可欧阳锋要真的是诈死呢?他在犹豫,要不要离去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状况,王重阳只是淡淡一笑,也不再多做解释,立在原地,非常淡然。

    他很肯定欧阳锋绝不会如此死去,纵然那青年的武道很高,足以斩杀欧阳锋;甚至连他都不一定是对手。

    但欧阳锋毕竟是欧阳锋,天下五绝之西毒,不会死得这般容易。

    “想要验证他死没死,又有何难?”杨过开口了,手中舞动着长剑,剑气如虹,一剑斩向虚空,道:“直接一剑斩下他的头颅,就算是假死,那也变成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这就是全真教的作风吗?!果然侠义当先啊!”欧阳克泪流满面,讥讽道:“俗话,人死如灯灭。我叔父虽与全真有所过节,可他现在已经死了,你们难道还要连他的尸体都不放过吗?!”

    “若是全真教真要如此,我欧阳克武功不高,无法护得叔父尸体周全,但愿以死相抵,换我叔父全尸!”

    王重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克,他不知道欧阳克知不知道欧阳锋是否在诈死,但从现在看来,似乎真的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啧啧,原来这就是全真教啊,真是让我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重阳真人闭关十数年,疏于管教,怪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全真百年之威名啊。”

    跟随蒙古王而来的数百位武者一齐摇头,纷纷长叹,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!投靠蒙古人的汉奸也敢我全真?简直就是不知所谓,一丘之貉......”

    “过儿,闭嘴!”长春真人丘处机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杨过撇撇嘴,有些不以为然;但尊师重道的他,并没有反驳,而是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处机,你给我闭嘴!”王重阳转身冲着丘处机喝了一声,看向杨过,道:“你便是全真的第三代弟吗?不错,有悟性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祖!还是师祖知我。”杨过顿时眉开眼笑,冲着丘处机做了个鬼脸,好不得意。

    丘处机则有些尴尬了,脸色颇为幽怨,自己刚刚教训完徒弟,可瞬间又被师傅给教训了;看着身边几位师兄弟的诡异神情,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杨兄得没错,一剑站过去,任你死没死,都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李林开口了,手持青锋剑,一步一步走向欧阳锋,剑光烁烁,森寒无比,给人以冷到刺骨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叔父还不够,现在连他的尸体也要破坏。我跟你拼了!”欧阳克看向李林的目光尽是仇恨,怒吼一声,全身气息爆发,罡元遍布周身,先天四重的修为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李林一掌拍去,金光灿灿,直接将欧阳克打飞出去,撞破殿宇,跌落殿外,重重落地,溅起尘埃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这位施主......”金轮法王开口,想要劝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李林直接不理不睬,青锋剑锋芒毕露,斩向欧阳锋的头颅。

    欧阳锋双目忽睁,张开大口,喷出一道绿色神光;李林早有准备,脚步一划,继续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!杀伐果断,是个人物!”

    欧阳锋胸口被李林斩中,撕开一道口气,血流如瀑;他阴沉的赞了一声,强忍剧痛,也不纠缠,身形一动,身瞬息向外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锋兄,贫道等候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王重阳道,虚步凌空,宛若金雁展翅,身影瞬间消失在大殿之内;李林没有耽搁,身形一动,若登天而起,破开大殿上空,直追欧阳锋。

    “兹兹兹!”

    绿色神光射向李林身后,喷洒开来,数十人来不及躲闪,纷纷中招,惨叫一声,全身肌肤溃烂,升腾起道道青烟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这数十位武者化成一滩绿水,消失在大殿上;青烟升起,一位位武者浑身乏力,跌倒在地;绿水侵蚀,消融石板,一座坑洞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嘶!好可怕的毒素!”

    众人心惊不已,纷纷退避,向外奔去,不敢再呆在全真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金轮法王见欧阳锋逃走,当机立断,立刻离开重阳宫,走下终南山。

    “友,不用再追了。”王重阳在一座山峰之上,抚着三绺长须,叫住了李林,道:“欧阳锋先中你一拳,又为了救欧阳克再中我一指,就算不死也残,无需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脚步一顿,道:“重阳真人特意是在这里等我吗?”

    王重阳点头:“友,年纪轻轻,武道便如此高绝,我很好奇你是哪位老前辈教出来的弟?”

    “老前辈?”李林一愣,好奇道:“天下高人数不胜数,难道重阳真人皆知不成?”

    王重阳背负双手,遥望远方,自信道:“虽不能尽知,但却十之**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林来了兴趣,眼珠一转,道:“那不知重阳真人可能猜到我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王重阳扯了扯胡,郁闷道:“不知友可否明言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行。”李林上前几步,立于王重阳身前,发丝轻扬,战意如狂,道:“我们打一场。重阳真人若胜,我告诉你师从何人;你若败,便请重阳真人让我一观全真玄功真经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才是友的目的。”王重阳若有所思,意味深长的道,“也好,贫道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位老前辈有如此能耐。”

    正午时分,烈阳高照,如一尊火炉,,洒下灼人的光芒,炙烤着广阔大地。

    王重阳一身干净道袍,黑发如瀑,眼眸深邃,临渊峙岳,有一股大宗师的气度。

    李林平静而立,站在虚空中,披头散发,眼神清亮澄澈,一动不动,镇定而从容的与之对峙。

    无形的气势在二人之间激荡开来,震动山野,席卷终南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下方,一座山峰承受不住这股威压,峰顶龟裂,被二人的气势压迫,出现数道大裂缝,可怕而惊人。

    “是那位打败欧阳锋的青年!他竟然在与重阳真人比拼?”

    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啊!”

    “如此年纪,便让重阳真人都要心对待,那什么武当双杰,全真四都弱爆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位武者激动开来,他们本以为能见到西毒出手,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;现在竟然能再见重阳真人风姿,太令人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这青年......师尊竟然......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与师祖对峙,真是不自量力!”赵志敬又是不屑又是嫉妒。

    “嘁!有本事你自己上去啊。”杨过满脸不屑,“自己无能,怪得了谁!”

    “杨过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想要比划比划吗?”杨过长剑一扬,耍出一朵剑花,直接将其耳边的一缕长发斩下,“我奉陪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嘴!”丘处机满脸无奈,一掌一拳,将二人镇压下去,不再让他们争吵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上空,心神都提到了嗓眼,双目瞪大,眨也不眨的盯着。

    “扑棱棱!”

    许多飞鸟从山林中冲天而起,飞向远方,想要离开这片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,你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重阳心中暗暗惊叹,不再犹豫,头顶青气,上现三花,飘飘乎宛若仙人;一掌派去,山林染霜,虚空化冰,可怕的寒气似是将天地都冰封了。

    “任你冰封天地,我自拳芒璀璨!”

    李林一拳打出,澎湃的巨力波动起来,打碎一片寒冰,横冲直撞,冰碎纷飞,迸射天地,在大地上打出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二人连战数百拳,打得簌叶纷飞,风云乱卷,可怕的破坏力,将终南山的一座山脉打沉下去,震撼得观战武者一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太暴力了,仅有一拳,却破贫道万掌!”王重阳暗道可怕,后退一步,手臂微颤,长剑在手,道:“便让贫道再试试的剑法,一气化三清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