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、至大都,遇故人,小乞丐
    大都,蒙古北方重要城镇之首,由北方监督拖雷、汝阳王察罕帖木儿镇守此地。

    拖雷监管蒙古北方各大事宜,汝阳王府掌管兵权,镇压明教等各路义军起义,皆权势滔之人!

    此时,金国已灭,下只余蒙古、宋庭与大理;蒙古势大,兵锋正盛,所向披靡;大理偏居云南,几乎可以忽略;宋庭孱弱,勉强能够抵挡,若非有各路起义军、武林豪侠、西方诸国等,拖住了蒙古的势力,只怕形势早已糜烂。

    数月之前,蒙古攻破全真,设计六派围攻光明顶,又劫掠六派子弟,在北方大地上掀起一阵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:蒙古终于动手了,要一统下!

    因此,蒙古首先便向武林各派、明教等动手,拿他们开刀。

    全真教毁之一炬,王重阳再度出山,于西藏一战,差点身死;无论是为了大义,还是为了私心,他都别无选择,因此很是积极的联系各大炼神强者,齐聚大都,阻止蒙古之兵锋。

    九月初五,边疆忽然来报,烽火冲,宋庭出兵,由儒宗子弟文祥、机动防御大师孟珙兵犯襄樊,意欲收复襄阳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早已消失数月有余的明教起义军也卷土重来,在北方大地上肆虐,掀起滔战火;且,休息了数月,明教起义军变得更加强大,闹得蒙古铁骑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北方监督拖累、汝阳王府尽皆大怒,调兵遣将,镇压明教起义军,抵挡宋庭军队。

    玉门关,绿柳山庄,赵敏便是在这个情况下,于半路伏击李林一行人,想要擒贼先擒王,逼迫明教;却不料,她身边的苦头陀就是明教光明右使范瑶,不但没有捉拿住李林,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半路耽搁了不少时间,李林等人也不再犹豫,一路前行,风餐露宿;好在众人武道高深,修为不弱,虽有些许风霜,但却无关大碍。

    九月初七,许多武林人士汇聚大都,他们为武者,身有血性,但有不平之事,直接插手,闹得整座城池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蒙古一方大怒,直接派遣高手,诛杀了不少武林名宿,才让大都安静了下来;但依旧有混乱发生,不是这家的王侯之家失窃,就是那家的王公子弟惨死,又或是某一位蒙古大将的女儿**......

    九月初八,李林等一行人来到大都,随意找个地方,包了一个院子,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九月初九,李林让范瑶等人看管住赵敏,自己一人走出院落,来到店中用餐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非需要用饭,只是想要探听些消息,故而来到店中。

    客栈之中,汇聚了各形各色的人物,有拿着刀,有持着剑,有身披貂绒,有手握铁胆......着实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“武当弟子来了,我看到张五侠领头,真是气派!”

    “少林也来人了,这一次竟然是空见神僧亲临!”

    “空见神僧?你不会看错了?传闻明教金毛狮王不是将他打死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诶!你这就有点孤陋寡闻了,你难道不知道空见神僧修行的是金刚不坏体神功吗?”

    “少林四大神功之一的金刚不坏体神功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李林坐在客栈门口,一边望向店外,一边听得有趣;但同时,他的脊背上也升起一道冷汗,暗暗提醒自己,千万不能将中的情节生搬硬套。

    就比如古墓之中,林朝英未死,且修为炼神,若是当时生死相斗,李林虽然不惧,但结果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就比如明教,乾坤大挪移之中竟然暗藏如此玄机,若非与林朝英、龙女双修,功力大增,演化功法异象,谁胜谁负,还真的不好。

    现在,就连空见神僧都没有身陨,谁知道少林之中是否还藏了哪些老古董,不得不警醒一些。

    “乞丐,在这干嘛呢,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忽然,距离李林数米远的地方,两名店伙计正在大声呵斥着一个衣衫褴褛,身材瘦削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,头上歪歪扭扭的戴着一顶黑黝黝的破皮帽,脸上、手上全是黑煤,早已瞧不出他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馒头,笑嘻嘻的,露出两排亮晶晶的雪白细牙,漆黑的眼眸,甚是灵动。

    “走就走,当我稀罕么?”

    刚转过身去,另一名店伙计叫道:“要走,先把馒头放下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依言将馒头放下,但白白的,冒着热气的馒头却留下了几个污黑的手印。

    李林见到这一幕,不由露出古怪之色,“黄蓉出现了,郭靖呢?”

    两名店伙计大怒,挽起袖子,出拳打去;忽然,一只手从旁伸了出来,阻止了店伙计的一拳。

    却是两位一身锦袍,容貌俊美,长得有些七八分相像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杨过,他没有被蒙古人抓住吗?那一个跟他很相像的青年,又是何人?”李林正要准备出手,见到这两位青年,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位青年救下乞丐,自然看到了准备出手的李林;杨过微微惊讶,拱手抱拳道:“李兄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李林笑了笑,道:“杨兄,我与王重阳可是平辈论交。你这样称呼我,我是不是太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各论各的,各论各的。”杨过错愕,摆摆手,拉着另一个青年的手来到李林面前,道:“李兄,这位是我大哥,杨康!”

    杨康温润一笑,声音平和:“在下杨康见过李兄弟!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杨,见过杨兄!请坐!”饶是李林有了心理准备,也被惊了一下,“那位兄弟,你也一起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康感谢一笑,施施然坐下:“多谢李兄!”

    乞丐:“你是在邀请我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李林笑着点头,心中却在暗乐:“黄蓉,你的靖哥哥不见了,快到我的碗里来。”

    乞丐眼珠子转了转,嘿然一笑,对着两名店伙计,招手道:“二,给我先来四干果、四鲜果、两咸酸、四蜜饯。”

    店伙计吓了一跳,又望向李林,见他点头,才不情不愿的道:“客官您稍等!”

    “哎呀!忘了,这里是大都,不是那种地方,这些东西肯定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乞丐有些懊恼,他从东海而来,一路如此这般,戏弄了很多地方的客栈,乐此不疲,却忘记现在是在大都,北方最繁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东西大都不见得有,但现在看到店伙计的态度,很显然,乞丐运气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李林哑然一笑,对古灵精怪的黄蓉似乎有点喜欢了;他不动声色的看向另外两人,“两位杨兄弟,不知全真教现在的情况如何了?可知重阳真人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全真教吗?

    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,杨过沉默不语,只是喝酒;杨康抿了一口,忧愁道:“师傅、师兄弟们被关在万安寺;师祖曾去过一次,可惜功亏一篑。现在,应该是在与老友联系。”

    杨康不是很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三人沉默下来,随后便开始闲聊;过了片刻,果子蜜饯已经端了上来,乞丐正吃得不亦乐乎,有时也不停的插嘴,很是欢快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!”

    铁骑森森,践踏如雷,一支三千人左右的骑兵轰然而至,铁甲森严,血煞冲,连上方的虚空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快!快!将此地包围!”一位千夫长大声呵斥道,“不要放过一人,若有所动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三千蒙古铁骑大声喝道,声音如雷,响彻寰宇,无垠的杀气,震慑得客栈中的诸多武者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”

    三千铁骑齐动,分开一条大道,一尊伟岸男子骑乘一匹白色如雪的神驹,缓缓而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