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8章 、烽烟四起,直捣大理
    蓉城,府衙,书房。

    “叮咚!恭喜主人收服川蜀门派、氏族、豪强,成功掌控川蜀大地,获得天地气运加持百分之五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!恭喜主人获得天地气运加持百分之五十三,初步得到此方世界认可,停留此地时间可延长十年。请主人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回来之后,过去了三四天,李林便得到系统的提示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五十三了吗?看来气运加持越往后越来越艰难了。十年,气运加持百分之百,应该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暗中推算了一番,觉得有难度,但也有很大的希望达成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还是应该增强自己的实力,不能有丝毫懈怠。”

    李林离开书房,来到藏经室;这里是明教攻伐川蜀各大门派所得到的武道秘典,有孤本典籍,有大路招式,有独门之术......上至三教,下至九流,尽含其中。

    “上清剑法、雷霆剑法、四季剑法......五虎断门刀,羽衣刀,雁行刀......夺命枪,锁魂枪,破军枪......”

    “降龙十八掌之前十掌、峨嵋九阳功、唐门玄玉诀、九阴真经、先天功......”

    天下十之**的武学尽在这里,除了一些各家秘典,其他的都能在这里找到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川蜀千年氏族、豪强,藏功之多,藏法之富,藏经之深,简直让我大开眼界,感悟颇深。”

    李林不得不感慨良多,翻阅经书,一目十行,一缕缕智慧的火花在他的脑海碰撞,一道道人影演武,重重叠叠,化成一人。

    他的体内,世界种被紫金色的光芒覆盖,宛若一个拳头大的珍珠般,紫金大放,道痕密布,上下沉浮,隐隐有风雷之音,神圣之华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深沉,不可揣度,有一种如临深渊,如面大海的感觉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藏经室外,诸多明教弟心惊胆战,越是靠近,便越是感觉到心慌,似乎被一只恐怖的凶兽盯上了一般,不自觉的退避数十米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三五日后,这种感觉渐渐消散;李林睁开双眸,握了握拳头,缓缓起身,离开了藏经室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依旧相当于金丹九转的境界,但实力与战力却提升了许多,越发深不可测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李林出关,召见诸人:“昭,去请伯温先生、善长先生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昭盈盈一礼,道:“诺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刘伯温、李善长在门前相遇,遂联袂而来,拜见李林。

    李林见到二人,开门见山,道:“善长,徐达、常遇春、蓝玉,三方形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启禀教主,忽必烈遣使宋庭,意欲联手,却被宋皇以蒙古兵临襄阳而拒绝;同时,蒙哥也拒绝忽必烈暂缓攻宋的建议,反而迫不及待,紧逼襄阳。”

    “宋庭武者汇聚襄阳大胜关,全真、丐帮等诸派弟联合,共同守卫襄阳。”

    “忽必烈心中暗恨,却是无法,与徐达将军正在对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善长又道:“常遇春将军依旧驻守襄樊边境,时刻警惕宋庭与蒙古,深怕是双方的一场作秀。”

    “大理方面,蓝玉将军用兵非凡,不但阻拦大理军队,更使其损兵折将;但大理武者众多,修为不弱,正一点一点扳回劣势,双方逐渐恢复对峙。”

    李善长完,便退了回去,李林暗暗点头,当前的形势不好,但最危险的时候已经度过去,接下来,便是击退蒙古与大理,警惕宋庭。

    李林又看向刘伯温,道:“伯温,宋庭方面又是如何看待我明教?可有意联合抗蒙?”

    刘伯温拱手道:“启禀教主,未曾,但亦不敢逼迫教主。葵花老祖身陨,宋庭震惊,国师黄裳重伤未愈,担心教主一怒杀向宋庭,遂暂停了动作;因而,宋庭上下,对待明教的态度,应是不管不顾,尚在犹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,看来宋皇还不想认输啊。”李林冷冷一笑,却不在意,“伯温,善长,你们,接下来我们该如何?”

    刘伯温道:“教主心有定计,我等遵命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善长也道:“唯教主之命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“唔,你们两人啊,真是......这样吧,我们三人各自在手心上写下心中所谋,看看是否一致,如何?”

    李林哑然一笑,忽然兴趣一起,开口了。

    刘伯温、李善长皆双目一亮,齐声道:“固所愿也!”

    随后,三人各自在手心上写下了一个大字,互望一眼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李林写得是一个“段”字,刘伯温写得是一个“理”字,李善长则写了一个“诏”字。

    段者,大理段氏是也,在古时又被称为南诏,三人所谋之地都指得是同一个地方,可谓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当天,李林征调各地驻守军与明教分舵高手,下达命令:光明右使范瑶、白眉鹰王殷天正率五百明教高手并八千余人,奔赴前线,相助徐达,抵抗忽必烈。

    李善长、蝠王率三百明教高手,大军三千多人奔赴襄樊,相助常遇春,坚守城池,警惕宋庭与蒙古,不要妄动。

    而李林自己,则率一百多名明教高手,星夜赶往大理。

    十月下旬,蓝玉将军赶到边疆前线,大败大理数万大军,而后兵分三路,东、西各三千余人,作为偏军;自己则率七千多人,过大渡河,抵金沙江,于对岸击溃大理各部酋长上万大军。

    多位部落酋长胆寒,归附明教,并献计用革囊渡江;蓝玉将军大喜,遂用皮筏渡江,到达梨江,后世称此举为“明跨革囊”。

    十一月中旬左右,蓝玉将军征收部落酋长军队,攻击一万两千多人,一路直下,长驱直入,进军龙首关。

    就在龙首关即将被攻克之际,大理援军来援,更有一尊炼神强者相助;蓝玉无奈,在明教众强者的相助下,耗费巨大的代价,将其重创,退兵十数里。

    蓝玉遂扎营,按兵不动,却在暗中分兵;又过了数日,明教西路军渡江,攻破丽江县塔城、巨甸、石鼓;明教东路军过金沙江,攻破楚雄、姚安;二者先后与蓝玉会军于龙首关下。

    至此,蓝玉一共汇聚大军近两万人,虽有损伤,但收获亦是极大。

    等到李林到达龙首关,才发现,蓝玉不但成功阻止大理兵势,更使其损兵折将,反攻而上,直至龙首,兵锋直逼大理城池。

    “末将蓝玉,拜见教主!”得到李林来到龙首关的消息,蓝玉急忙过来拜见。

    “将军不用多礼。”李林扶起蓝玉,很是满意,“将军劳苦功高,待川蜀危机解除,本教主不吝赏赐。”

    着,李林从系统中兑换处一枚,递了过去,“这是玄元凝碧丹,可解决你周身血煞之厄,脱胎换骨,洗髓炼血,增进实力。具体妙用还需要你自己去感受。”

    蓝玉接过丹药,珍珠大,白绿相融,一缕丹香扑鼻而来,淡雅、清新,宛若碧华凝结,元气汇聚,充斥大帐。

    蓝玉心中激动,他早就听教主手中有许多增进武道的丹药,但非大功之人不得赏赐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也得到了,蓝玉当即感激道:“多谢教主厚赐!”

    李林点点头,让其赶紧服用,自己为他护法;蓝玉又是一阵感激,服下丹药,运转功法,等到圆月高悬,星河如瀑,天色已黑之时,他才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蓝玉全身上下传出炒豆一般的声响,他的修为瞬间提升到结丹巅峰之境,差一步,就能凝结法相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怎么这么臭?!”

    蓝玉回过神来,发现李林早已消失,顿时一阵羞赧,随便寻了一处河,清洗完身,随后来见李林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中,李林抬头,问道:“这么,若非那尊炼神强者,龙首关顷刻便能攻破?”

    蓝玉抱拳:“正是如此。大理上下,早就被我明教的威名所震慑,战意消散,士气低落,只是因为那尊炼神强者,所以才能勉强阻挡我明教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教主现在就去将他斩杀!”李林双眼一眯,长身而起,“蓝玉,速速整军,听我号令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