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0章 、兵临城下,四枯四荣!
    大理,人文荟萃,自然绮丽,风光多姿,苍山如屏,洱海如镜,蝴蝶泉深幽诡秘,风、花、雪、月四大奇景密布,让人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大理城池之内,由南到北,一条大街横贯其中,繁盛喧嚣,歌舞升平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一片安康太平之景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今日,铁骑踏踏,如雷霆响彻,大道震动,一个又一个骑兵在大道上奔驰,瞬息而过,衣袍染血,神色慌张,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“哎!一片血液洒落,难道前线又战败了不成?还是龙首关被攻破了?”

    “龙首关被攻破?这不太可能。龙首关易守难攻,又有炼神强者为辅,应该不会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那这些洒落的鲜血又怎么解释?一目了然,龙首关就算不攻破,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你国主干什么不好,非要去惹明教,现在好了,被人家打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龙首关一破,明教大军可就兵临城下了啊.....”

    一个个大理百姓低声讨论着,他们虽然不知道前线发生了什么,但他们也不笨,从这些飞驰的骑兵中便能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大理皇宫。

    大理丞相高祥得到龙首关告破,炼神强者陨落的消息,立刻马不停蹄的奔赴皇宫,与大理当代国主段兴智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国主段兴智一脸的忧愁:“丞相,怎么会?龙首关怎么可能如此之快便攻破了?就算当年蒙古兵锋正盛,也不会如此轻松啊。”

    丞相高祥眉头紧皱,沉思片刻,道:“应当是明教高手出手了,阵斩龙寺高僧开,守关将士战意大减,甚至四散逃逸,不战自溃,龙首关才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攻破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猜测,但却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开高僧战死了,他可不仅仅是朕的叔父,更是南僧的亲子啊,现在竟然陨落了?!”段兴智喃喃自语,依旧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开高僧,原大理开帝段智祥,后退位为僧,乃是功极帝(南僧)段智兴之子,亦是当代国主段兴智的叔父,更是段氏一族中仅有的炼神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“陛下节哀。”丞相高祥宽慰一声,道:“开神僧战死,连逃都来不及,必然是明教绝顶强者,很有可能是明教教主亲至。”

    “臣有两策,陛下或可一试。第一,当请龙寺高僧相助,或者请下五绝之南僧来援,若能战胜,固然是好,如若不能,也可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请陛下速遣使前往宋庭,与之联系,让宋皇调停,使明教息兵罢战。否则,大理灭亡,恐不远矣。”

    国主段兴智精神一震,当即醒悟过来,但又有些犹豫,“龙寺还好,可宋庭该派谁去呢?”

    丞相高祥立刻挺了挺身子,大义凛然的抱拳道:“陛下若不嫌弃,臣愿往宋庭一行!”

    段兴智心中微喜,但依旧迟疑:“可大理政务还有赖于......”

    高祥道:“臣可让副手矗立,一定快去快回。而且,若臣不亲往宋庭,只怕宋皇以为大理无礼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!既然如此,便请丞相奔赴宋庭,让宋皇出面调停。”段兴智道:“来人,不,朕亲自前往龙寺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没过几,李林率蓝玉等明教大将并一万两千余人兵临城下。

    大理城池之上,早已得到消息的国主段兴智请来龙寺高僧相助,八位高僧,立于城头,宝相庄严,神色自若,只有那八颗如大红灯笼一般的光头,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“敢问下方是明教哪位将军,攻打我大理,如此妄为,难道不怕宋庭震怒吗?”

    段兴智大声喝道,他知道明教曾派人前往宋庭,讨要封赏,可却被宋皇及文武大臣严词拒绝,更是与大理相约,一同攻打明教,收复川蜀。

    可惜,明教高手辈出,名将如云,仅仅襄樊之地的一个常遇春,便阻拦了孟珙大军;随后,蒙古蒙哥率兵攻伐襄阳,让宋庭不得不收兵,号召下武者,共守襄阳城池。

    蒙古一方,明教大将徐达更是绝代名将之姿,仅凭三万多人,牢牢守住了关卡,让忽必烈数十万大军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而在大理,蓝玉将军更是兵锋无敌,先败大理数万大军,而后过大渡河,渡金沙江,于岸边再败部落酋长上万之军,横扫一切。

    明教大军不但没有衰落,反而越大越强,现在更是攻破龙首关,兵临大理城下。

    百姓惶恐,文武惊疑,大理震动!

    段兴智妄图以宋庭为威胁,逼退明教退兵,却是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李林淡淡瞥了城墙上的段兴智一眼,索然无味的道:“蓝玉,直接攻城,试试大理兵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蓝玉抱拳,拔剑而起,“众军听令,攻城!”

    鼓声隆隆,若雷霆在震怒;脚步踏踏,似洪水在汹涌;大地震动,落叶纷飞,山林簌簌,群鸟惊起,一片肃杀的气息在弥漫,大理城池在**。

    一支支明教军队铁甲森森,钢枪如林,随着命令,攻城而上。

    “传令,放箭!”段兴智见明教无视自己,愤怒吼道。

    箭羽落下,覆盖明教大军,溅起一片血花;忽然间,数百名隐藏在大军中的明教高手飞而起,若大雁,似神雕,如登,直奔城墙之上,剑气、刀芒、掌风、拳势......全都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血雾漫,乱石崩乱,数百名守城将士发出一声悲嚎,顷刻惨死;很快,明教大军攻上了城墙,赤身搏杀,鲜血汩汩,横尸遍野,非常残酷。

    段兴智有些慌张,大理军队看似精锐,但实战却不如明教,仅仅半个多时辰后,便处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段兴智无奈的看着八位高僧,诚恳道:“诸位高僧,还需要你们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陛下放心,同为段氏子弟,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一位老和尚开口,向前踏出,气势升腾,眉心之处,似开非开,似闭非闭,却有一片灰芒冲出,隐隐有一尊古树法相显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七尊和尚也是这般,眉心之中,或青光缭绕,或灰芒冲出,但都有一颗古树在虚空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八尊半步炼神高僧!”李林双眼一眯,沉声道:“龙寺的底蕴亦不可觑。

    八尊半步炼神强者,明教高手就算要阻挡,也要损失惨重;李林没有任何犹豫,迈步而上,一片紫金光芒大放,照射虚空,绚烂无匹,刺得众人都睁不开眼来。

    老和尚看着李林,这是一尊结丹强者,未曾达到炼神,但却给他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,他没有任何犹豫,“诸位师弟,布四枯四荣大阵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古树法相轮转,两两相合,青光与灰芒交相辉映,缠绕一起,仿佛融为一体,又似互相分开,分列四方,东西南北,将李林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“有常无常,双树枯荣,南北西东,表假表空!”

    “有乐无乐,有我无我,有净无净,有枯有容!”

    “非枯非荣,非假非空,亦枯亦荣!”

    轰!东西南北,几道莫名的佛声落下,四方之间,双树冲而起,青光与灰芒交缠,化成一面,青者繁荣,灰者枯萎,象征地兴盛与凋零。

    “枯荣大印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彻,八位高僧双手放于胸前,结出印诀,瞬间青光激射,灰芒冲,一个巨**印在高空凝聚,要镇压而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