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3章 、大理覆灭,天下暂歇!
    六十四卦消散,一道人影从其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僧一灯脸上淡然,但内心却很是欣喜的迎了上去,忽然,他面色一变,沙哑着声音,道:“怎么,怎么会是你?!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我嘛。”李林漠然一笑,道:“看在重阳老道的份上,本教主给你一个机会,给你段氏一条活路的机会:自废修为,自毁法相,下令大理投降!”

    “否则,一旦本教主出手,你,与大理段氏,只有覆灭一途!”

    李林语气肃杀,话语铿锵,森寒入骨,宛若一支支利剑直刺南僧一灯心头,划出一片片血液。

    南僧一灯满脸苦涩,老祖陨落,整个段氏都将再没有底牌,成为砧板鱼肉,可是.....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明教教主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如斯恐怖的地步吗?!

    要知道,老祖的修为可是逼退了蒙古大军啊,如此来,岂不是......

    南僧一灯不敢在想下去了,心中骇然无比,依旧不愿相信,却不得不相信,他浑身战栗,如芒在背,一股冷气从脚底直上心田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南僧一灯缓缓吐出几个字:“大理,段氏,愿降!”

    有了南僧一灯的帮助,大理国主段兴智也无可奈何,下令无条件投降,蓝玉率大军接管城池。

    大理皇宫,李林站在龙椅之前,白玉阶之上,俯视而下,握紧了拳头,一股掌控众生生死的权势油然而生,无上的畅快感在他的胸前激荡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情绪很快消失,他经历过帝皇副本,掌控过比大理更广阔的疆域,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白玉阶下,蓝玉率领明教高手、大将立于左边;南僧一灯、原大理国主段兴智及大理降臣站在右边,泾渭而分明。

    “蓝玉,命你为云/南都督,整顿兵马,扩军十万,坐镇大理,镇守云地!”

    蓝玉抱拳:“诺!”

    “傅有德,命你为征南将军,待兵马整顿之后,率军五万,征讨不臣酋长,扫荡诸部落等,彻底平定云地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理段氏,段智兴、段兴智等愿出家为僧的jin ru龙寺,愿意从军或者从政的,经历考核之后,亦可参加!”

    李林实现诺言,并没有段氏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“多谢教主!”

    南僧一灯的修为已经被废,容颜瞬间苍老,宛若一个行将朽木的老者,拄着拐杖,颤颤巍巍。

    “多谢教主!”

    段兴智等大理段氏一族亦是满脸感激开口,至于心中如何想,李林不知道,也不在意,对他来,这些只是事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其余一些大理降臣了,李林拿出锦衣卫收集的情报,斩首的斩首,抄家的抄家,充军的充军,释放的释放,升官的升官......

    只要有才能,能做实事,忠于自己,以百姓为先,以明教为先,李林毫不吝啬的提拔。

    “叮咚!恭喜主人收服明朝开国将领傅有德,获得地气运加身百分之三!”

    “叮咚!恭喜主人收复云地,获得地气运加身百分之五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!当前主人地气运加身百分之六十一,请再接再厉!”

    回到住处,李林脑海中传来光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傅有德?”李林脚步一顿,心中恍然:“原来是他。”

    傅友德,明朝开国将领。元朝末年,参加刘福通义军,随李喜喜入蜀;后率部归朱元璋,从偏裨升为大将。

    第二次北征北元,傅有德七战七胜而平定甘肃,第四次北征以副帅之职连败元军,第五次北征依旧任副帅职,第七次北征又一次以副帅之职大胜元军,后与明朝大将汤和分南北两路取四川,以主帅之职攻取贵州、平定云南。

    朱麻子曾言:“论将之功,傅友德第一。”

    明朝初立,傅有德以功封颍国公,封太子太师,荣耀一时;可惜,死得太冤,让人唏嘘。

    又在云地呆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李林处理好云南事物,命蓝玉镇守大理,傅有德平复部落,锦衣卫监视各地,才颇为放心的离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月之中,下风起云涌,形势转变得太快,令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十一月下旬,襄樊战场,杀得血光照耀,暗无日,蒙古死伤近十万,可却依旧未曾攻破襄阳城池。

    宋庭一方,亦是损失惨重,下武者元气大伤,丐帮、全真、武当皆有强者战死,宋军伤亡五六万,整座襄阳,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北丐与金轮法王一战,两败俱伤;全真七子布下罡北斗大阵对决少林一百零八罗汉大阵,武当七侠真武七截对决金刚宗大轮龙树法阵......残酷至极!

    这其中,诸多年轻一辈武者崭露头角,全真杨康、杨过、尹志平等,武当宋与张等,丐帮郭靖等......皆是结丹一列,武道更是直追老一辈强者,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但可惜,这些依旧改变不了襄阳即将破城的局面。

    就在下扼腕,群臣悲呼,宋皇震恐之际,襄阳一战忽然出现巨大变数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因为襄阳告破在即,还是意使然,蒙古大将蒙哥出现战场之中,且被全真杨过以飞石击杀!

    蒙哥毙命,蒙古大军慌乱,不战自溃,孟珙抓住战机,率军掩杀;常遇春见状,于蒙古前方设伏,再败蒙古。

    忽必烈听闻襄阳兵败,有些心慌,有意前往救援,但却被徐达死死拖住。

    数之后,忽必烈大军拜托徐达,安然退守大散关,欲挥师襄阳,却听到蒙古再次溃败,宋军北上洛阳。

    忽必烈虽惊不乱,他知道宋军必定不会丢弃襄阳,但以防万一,他按兵不动,不变应万变;果不其然,两三之后,消息传来,宋军忽然出现襄樊一带,固守襄阳。

    忽必烈率军返回洛阳,整顿北方。

    至此,襄阳一战,蒙古震动,宋庭惊喜,下哗然!

    全真杨过斩杀蒙古大将蒙哥,彻底名动下,成为自李林之后又一代绝世骄!

    甚至有人都在暗暗嘀咕,认为李林不如杨过,只是其麾下有明教,而杨过只有全真,故在势力上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惊疑之声随着明教收复大理,段氏臣服而告终。

    大理,再怎么不济,也是一方诸侯之国,却被明教数月而灭,下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十二月中旬,宋庭得到大理覆灭的消息,彻底大怒,宋皇严词命令明教撤出大理,归还国土,否则兵一降,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明教沉默,既不理睬,也不反驳,安心发展川蜀、云地,似乎两耳不闻窗外之事。

    十二月下旬,宋皇得不到明教回复,震怒之下,令吕文焕为襄阳守将,与常遇春对峙;孟珙南下,统率贵地之军,兵逼川蜀。

    第二年一月初,傅有德率五万大军,基本荡平云地;李林遂令其进攻自杞,驻扎当地,窥视贵地与桂地。

    同时,蓝玉率三万大军,兵出大理,jin ru川蜀,对峙孟珙大军。

    一月中旬,明教徐达忽然出兵北上,败蒙古军,破大散关,扼守秦陇要塞,打通与北方起义军的通道,震动蒙古。

    忽必烈大怒,意欲再次率军征讨;然而,得到明教相助的北方起义军,威势更大,渐有死灰复燃之势;蒙古焦头烂额,只得暂且放在一旁,全力镇压北方全境。

    蒙古惊骇,宋庭则是羞赧。

    对峙之际,明教竟然命大军北上,破大散关,与蒙古争锋,直接无视宋庭。

    下流言四起,皆认为明教不愿汉家子弟互相残杀,遂攻打蒙古;宋庭不但不封赏有功之臣,反而意欲与蒙古合作,共讨汉家子弟。

    流言一出,群情汹涌,宋皇无颜,群臣吐血,只得暗令孟珙不可轻举妄动,捏着鼻子,赦封李林为川蜀节度使,执掌府之地,但也命令,让其从大理撤兵。

    李林得到旨意,接了下来,依旧保持明教,但明教大军却开始整顿,改头换面,一跃成为宋庭正规军;至于,退出云地,李林表示自己没有听到,选择了不理睬。

    至此,下战事停歇,重新恢复平定,但暗中之势,越发汹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