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1章 、四处战场,晁雷之死!
    蓟门要塞,月光朦胧,乌云弥漫,一场大战正在进行!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谁?北海还是李氏?!”真窍武者怒声道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带着青铜面具,如疯似魔、拥有无上战力加持的武者,他心中惊怒交加,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几位将军大都战死,残存下来的也都无力再战。

    “唐州李氏!”

    狄青淡淡道,他也不好受,虽然有战力加持,但一尊真窍级的武者依旧不容觑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他轻喝一声,气势陡然再次激升,一片气血绽放,绚烂若滚滚狼烟,手持大刀,直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铿锵!铿锵!”

    那尊真窍武者接连打出一道道大神通,风火交织,雷霆漫卷,狂涌而至,但都被狄青一刀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北宋战神,一代名将,jin ru神州,越级而战,展露无上风姿!

    人杰,无论到哪里,都是人杰!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那尊真窍级武者,惨叫一声,右臂当场被狄青斩落,刀芒如森,右臂坠落,化成血雾冲。

    “狂风烈焰大神通!”

    狂风呼啸,从四面八方肆虐而来,一朵朵烈焰在其中升腾,绽放神芒,灼烧虚空,逼向狄青。

    蓟门之下,一片房屋倒塌,化成废墟;一声声惨叫穿破苍穹,悲嚎不绝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狄青双眸微怒,迎击而上,刀芒划过长空,闪烁着青色神光,那片风火之势当场被劈散,那尊真窍级武者也化成了血雾,被斩杀得神形俱灭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北海战场,陈庆之七战七捷,以少胜多,大破北海十数万大军;乘胜追击,连破二十三座大城池,斩十七位北海诸侯,兵锋无双,战力无穷,直指北海城下。

    北海城有大阵,又有众多不知名的高手相助,陈庆之一时无法,只得暂缓攻势,招收北海大败的溃兵,稳固后方。

    十余日间,荀彧、萧何派遣的文士陆续而来,收纳户籍,封存财物,张榜安民,稳定城池。

    十二三日,陈庆之汇聚十多万兵力,再次攻打北海,可惜几尊地煞级武者突然出现,杀入大军之中。

    陈庆之不愧无双统帅,亲率七千白袍军断后,又有三千白马义从相助,抵挡地煞级武者,从容退兵数十里。

    攻城功亏一篑,战损多达三万以上,受伤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当夜,北海城出兵,趁着夜色,偷袭陈庆之大营;但被其看破,将计就计,反而将来袭大军全部斩杀,并以此又反攻北海城。

    可惜,地煞级武者太过变态,再次失败,陈庆之不得不再次退兵数十里之外,并向李林发起求助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新燕城,数百里之外,一座座军营驻扎,旌旗招展,气血冲,震散朵朵云雾。

    四周山林之中,一片寂静无声,万兽俯首,神禽抖擞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?蓟门被攻破了?!”晁雷瞪大铜目,霍然站起,高大的身躯,带给斥候战将一阵压迫。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,此事千真万确!蓟门被唐州李氏率军攻破,末将不敢隐瞒!”斥候战将一阵哆嗦,战战兢兢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这怎么可能?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还有蓟门高达百丈,有大阵守护,就算有人偷袭,也不会被攻破得如此之快啊?!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蓟门之内,尚有三万守军,一尊真窍级战将,三尊罡级战将,无论如何,都不应该如此啊!”

    晁雷似是自言自语,又似是在询问众将。

    众将也是一阵错愕,俄而,一名战将起身道:“将军,蓟门被破已成事实,我等接下来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将军,事已至此,我等八万大军又该何去何从?!”

    晁雷坐下,虎目灼灼,凛然道:“虽然有偷袭在内,但来袭之军必定皆为精锐;现在,他们占据蓟门,除非我八万精锐大军回归,尚有夺回蓟门的可能......但本将如此想法,敌军亦是这般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他能夺我蓟门,本将也能夺其城池!”顿了顿,晁雷再次站起,意气风发,直指数百里之外的新燕城,“传令:攻伐新燕城!”

    众将齐齐喝道:“诺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唐州战场。

    第一日,韦睿率两千两百威虎军,并两万州军,兵出唐州,连夜奔袭数千里,大败尚未完全准备好的诸侯联军,斩敌数万有余。

    第二日,诸侯联军震恐,曹州候大怒,退兵百里,强势整顿联军,严明军纪;第三日,两军大战,韦睿大军似乎因为奔袭,力有不逮,战败,退兵十数里。

    第三日,第四日......第十日,韦睿大军连败七,大军损失七千余人,士气低迷,战意消沉,怨气弥漫,若非身为唐州人,为唐州而战,又有韦睿威虎军监督,恐怕这些州军早就溃逃了。

    但可以想象,若是再败一场,哪怕有监督,哪怕有为唐州一战的信心,恐怕也会......

    第十日夜晚,韦睿深入密林,以威虎军震慑林中野兽,驱赶万千蛮兽冲击诸侯大营;自己则率唐州大军紧随其后,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战,诸侯联军惨败,近二十万大军再次殆尽,更有数名诸侯被蛮兽踩踏成肉泥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“威虎军,以威震慑蛮兽,以虎威驱动之,为我所用!”韦睿淡淡一笑,望着大败而归的联军,心中豪气顿生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白起,你竟然未曾离开新燕城?!”

    晁雷望着城池之上,那名血发披散,神态冷峻的青年人,张了张口,心中一阵苦涩。

    现在,他一切都明白了,本以为是自己捡了个大便宜,即将获得不世之功,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陷阱。

    白起负手而立,俯视而下,五百杀神卫立于其后,血浪滔,弥漫苍穹,宛若一片血色世界。

    “降者,免死!”

    白起开口,望着八万蓟门精锐之军,他一点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他是白起,当日斩杀北狄老祖的绝世杀神啊!”

    “当日,闻太师尚且不敌,蓟门要塞都将塌陷,是他,以一己之力斩杀北狄老祖,守护了蓟门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......”

    有些认出白起的将士,诉着白起的无上英姿;一传十,十传百,顷刻间,八万将士纷纷震撼,又惊又惧的看着上空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不降者,杀!”白起又淡淡了一句,杀气盈野,阴风肃肃。

    一句话,山河震荡,地变色,惊艳世间。

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五百杀神卫,虚空刀斧手、八百大戟士、三千万象军、一万州军、数十万民众,齐齐大喝,席卷上苍,震撼乾坤。

    “愿降,我愿降!”

    “降了,我也降了。”

    八万将士心中胆寒,数百人被吓掉了胆子,手中一个哆嗦,兵器落地,跪倒于地,口称投降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们......”

    一位战将大怒,目中狠辣,手中长枪一扫,带着锋锐之气,璀璨之芒,直接斩下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白起手指一点,一道血光落下,快到不可思议,快到所有人都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一缕血色烟尘升腾,那名战将如泡影一般破灭了,尸骨无存,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一指之下,一尊罡级武者连阻挡都不能,直接若烟尘消散。

    “愿降!我等愿降!”

    战将一死,越来越多的将士投降,顷刻间就是数万多人,密密麻麻的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为我大商儿郎,只有战死,怎可投降?!”一名战将大怒,破口大骂,但顾忌高空之上的白起,却是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等虽为大商儿郎,亦以此为荣!但今时今日,大商不再是我等为之战斗的大商,人皇亦不再是我等信仰中的人皇!”

    一位将士开口,言语哽咽,双目湿润,铁打的汉子,竟然要流出眼泪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冠军侯之事,下皆知。非冠军侯负人皇,乃是人皇负冠军侯一家!”

    “若是让我等与异族而战,就算战死,也无话可,但此事......哎!”

    “先杀冠军侯之父,再夺冠军侯之妻,若是我,也会反抗!”

    “杀父之仇,不共戴;夺妻之恨,与同休!如此大仇,如此大恨,不怪冠军侯!”

    “不错!不怪冠军侯!”

    一位位将士站了出来,此事传遍下,大家都很同情冠军侯,若是他们,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大商毕竟是大商,守护北疆,抗击异族,威震神州;在此之前,他们以大商自豪,而现在,人皇昏庸,奸臣当道,他们无能为力,只得叹息。

    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,不外如是!

    现在,此事一出,在生命与大义的双重压迫之下,他们选择了投降,或许有些自私,但更多的是......矛盾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”那战将一怒,气息一岔,憋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都投降。”晁雷听到四周的呼声,有些心灰意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愿为将军殿后,请速速离去!”

    “请将军离去!”

    众将纷纷开口,劝其离开。

    “白起在此,无人能逃得了。”晁雷淡淡道,抚摸着手中的长剑,身躯一颤,法力顿消,一片飞血溅出,自杀而亡。

    “将军!上穷碧落下黄泉,末将愿追随将军!”

    “愿追随将军!”

    数千名将士怒吼,震散体内法力,挥剑自杀,与晁雷一同去了。

    白起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没有阻止,也没有动容,良久,转身,返回,才了一句:“厚葬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