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2章 、隋州之难,封神气运?
    唐州,侯府。

    “光,给我搜索两名刺客英灵!”

    夜深人静,李林躺在床榻上,眸深邃,露出幽幽之色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著名刺客大都出自春秋战国时期,如荆轲、聂政、要离、专诸等人,或悲壮,或豪迈,或坚韧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而自春秋战国之后,比较出名的刺客就屈指可数了,刺杀孙策霸王的许贡三门客,刺杀费祎的郭修,还有元代刺杀忽必烈的王著......着实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,随机搜索成功,请主人选择召唤!”

    “唔,三个人?”李林看了一眼,系统检测到三个人,“第一位:荆轲,第二位:聂政,第三位:郭修!”

    “召唤荆轲与聂政!”

    李林想了想,做出了决定,相比于郭修,荆轲、聂政可谓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“叮咚!恭喜主人,召唤成功!总共消耗一百四十二万枚万界币。”

    荆轲,战国末年著名刺客;也称庆卿、荆卿、庆轲。受燕太丹之托入刺秦王嬴政,失败被杀。

    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

    易水之畔,这一首歌谣传唱千古,无视历史长河的遮掩,响彻寰宇,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聂政,战国时期著名的刺客;为报知遇之恩,一人仗剑入韩都阳翟,以白虹贯日之势,刺杀韩相侠累于阶上。

    因担心连累与自己面貌相似的姊姊,遂以剑自毁其面,挖眼、剖腹、自杀;其姊在韩市寻认弟尸,伏尸痛哭,撞死在聂政尸前。

    姐弟二人之刚烈,令人动容!

    第二日,两名身穿布衣,气息平凡的武者来到侯府。

    “荆轲(聂政)拜见主公!”二人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是荆轲,谁是聂政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两位相貌普通,气息平淡,宛若凡人的男,李林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属下荆轲!”

    “属下聂政!”

    不约而同之间,两名男的气势陡然一变,双目迸出如神鹰一般锐利的目光,浑身上下透着丝丝暗流般的杀气。

    争锋相对,互相比拼,谁也不肯相让!

    “好了!”李林微微一喝,气息震荡,将二人的杀气消散于无形,“隋州当街刺杀本候,必须要给他一个教训。你们二人谁能给隋州杨氏最大破坏,谁便可执掌暗卫,另一人则为副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是本候与隋州杨氏的恩怨,与隋州百姓无关,尽量不要有牵扯。”李林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这一次,荆轲与聂政的回应之声更加响亮,似乎在为这样的命令而暗暗喝彩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李林陆续接到鬼卒密报,蓟门、新燕城、唐州之外三处战场尽皆大胜;蓟门被攻破,诸侯联军溃败,晁雷身陨,蓟门大军投降。

    唯有北海战场,陈庆之大败北海大军,僵持于北海城,向李林求援。

    “叮咚!晁雷陨落,恭喜主人夺得一缕封神之气运!”

    “晁雷陨落,封神气运?难道......”李林蹙了蹙眉头,若有所思,“......封神要提前开始了?看来,需要抓紧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感觉到一阵危机感,不由捏了捏拳头,神态严峻。

    郭嘉似乎察觉到李林的变化,睁开微闭的眸,看了他一眼,又摇摇头,打开葫芦,一阵酒香传遍书房。

    李林嗅了嗅鼻,神情淡然道:“奉孝,传令狄青整顿蓟门要塞;新燕城高览率四百大戟士、五千州军并两万降军进驻蓟门。”

    “韦睿收拢溃军,驻扎唐州;张郃率四百大戟士、三千万象军、两万降军镇守新燕城;白起率五百杀神卫、关羽虚空刀斧手并四万降军南下,攻城掠地,尽快与陈庆之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有白起在,想来北海城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郭嘉一阵错愕,叹息一声,摇头晃脑的应了一声“诺”,急匆匆的离开,以鬼卒的渠道传送命令。

    蓟门、新燕城、唐州、北海都建立了传送阵,而韦睿又近在不远处,因此,不到半天功夫,密报便传到了几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白起得到密报,直接率领五百杀神卫南下,一刻不停,命关羽领四万降军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每到一处,白起直接降临城主府或者侯府,降者免死,抵抗者杀,短短时日间,他连破数十座城池,斩杀二十多名诸侯;至于关羽所率领的四万降军,马不停蹄,一路上只是不断的接受城池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这四万降军依旧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十余日后,白起到达北海,与陈庆之汇合。

    又过了三四日,关羽率虚空刀斧手并两万降军抵达北海;剩余两军降军,则分散驻守各城池,等待内阁派遣文士进驻。

    “白起将军,北海武者太过厉害,我等底蕴太浅,还需劳烦将军。”陈庆之一身儒雅之气,不卑不亢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“嗯!”白起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陈庆之知道白起的性情,不以为意,请他坐下,商量一些攻城细节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隋州。

    隋州候杨文、智武侯杨宏,两代诸侯战死唐州,隋州一片混乱,夺权的夺权,上位的上位,残杀的残杀......一阵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数月之后,隋州杨氏损失惨重,无奈停了下来,商议一番,立下约定:谁能击杀李林,谁便可为隋州之主!

    为此,诸多有志隋州侯位的杨氏弟派出死士,意欲刺杀李林;可一个多月过去,李林身处侯府之中,始终不出,死士找不到刺杀的机会。

    诸多杨氏弟无奈,认为李林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唐州城,又担心手中实力大减,纷纷召回死士。

    而留下的那两名死士,其实只是因为接到的命令晚了一些,却没想到李林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可惜,依旧失败。

    杨氏宗庙,大院门口,一位又一位杨氏长老、弟进进出出,为争夺侯位而努力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侯位,杨氏诸也算是煞费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是呢?继承侯位,执掌一州城池,如此诱惑,谁能不动心?!”

    “只希望宗老会不要所托非人,不然我扬州只怕......”

    远处,许多武者聚集在一起,望着讳莫如深的杨氏宗庙,纷纷扰扰,姿态各异。

    一位头戴着束发金冠,穿着大红箭袖,束着长穗宫绦的青年,丰神俊朗的站在不远处,心中暗暗振奋:“宗老会又要准备开启大会了,这一次我一定要成为继......”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一片金色的光波震荡,青年心神一颤,想也不想,一个打滚,扑向一边,右臂传来一阵刺痛,一片血色流露而出。

    “有刺客!护住少主!”

    青年身旁的老者大呼出声,将其护在身后,眸光绽放神光,死死的盯向虚空。

    “恩?没有!”老者不敢大意,心翼翼的护着青年,往宗庙而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忽然间,老者感觉到一股气息一闪而逝,接着血雾冲天,一团热血喷洒到老者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老者向后望去,眸一阵惊恐,他身后的青年被人爆了头,只有一具无头尸体冷冷躺下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点血光洞穿老者的头颅,老者双目的神采在消散,全身再无气力,怔怔倒地。

    “死了,少主死了!”

    “长老也被杀了!”

    护卫胆寒,四散逃跑,有些慌不迭的回到家中,收拾包裹,迅速逃离隋州;四周看热闹的民众与武者也都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接下来,隋州杨氏便遭了殃,到处都有人惨死,短短的四五日之内,近六十名与杨氏有关的武者死于非命,非常惨烈。

    仿佛如魔鬼在肆虐一般,令人惊悚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