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3章 、老叫花的道与老皇主来了
    “太过了?”李林转而望着来人,冷冷一笑,道:“老叫花,你去看看北方的百姓,你便知道真正过了的不是本王,而是这些宋庭的君臣!”

    来人方脸,颏下微须,粗手大脚,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丁,却洗得干干净净,手拿打狗棒,背上负著个朱红漆的大葫芦。

    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丐帮帮主,洪七公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君是君,臣是臣,不可过界!”洪七公心中一叹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很不满宋皇的所作所为,但宋皇毕竟是君,而他连臣子都算不上,仅仅是一个庶民。

    “迂腐!”黄蓉美目一翻,小巧的鼻子轻轻一皱。

    李林轻轻抚着黄蓉的小头,让她不要出声:“老叫花,本王敬你有侠义之心,却不曾也是如此这般不分是非。又或者是因为宋皇的昏庸与百官的无能,能给你带来无数乞丐门徒,壮大丐帮,所以才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洪七公忍受不了,爆着粗口,道:“老叫花虽然是丐帮帮主,但并不希望天下都是乞讨之人;若天下百姓都能安居乐业,那老叫花就算不做丐帮帮主,也无不可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你为何要阻本王的路?宋皇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,若不是本王,你觉得凭宋皇的昏聩能阻挡蒙古大军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李林对宋朝是又爱又恨,爱的是这个时期,汉人的经济、文化等都达巅峰,连后世的美帝都比不了;恨得是,就是这样的一个王朝,却在军事上连战连败,靖康之耻,汉人之悲,皇者之难。

    “洪七公,给朕杀了他,给朕杀了他!”宋皇暴跳起来,双目喷火,指着李林,连连喝骂,

    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喝骂,就算是寻常百姓也会血溅五尺,更何况是一位帝皇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李林轻轻一喝,如晨钟暮鼓响彻;噗的一声,宋皇仰天倒地,喷出一口大血,双耳轰鸣,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“官家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洪七公,还不拿下此贼!”

    四周的群臣,硬着头皮,向着李林呵斥;他们也只敢如此,一想到贾似道死不瞑目的样子,脚步如钉,纷纷站立不动。

    洪七公眉头微皱,他知道宋皇无事,那口血只是宋皇身上的淤血,身子乏力也只是暂时的;休息一夜,宋皇的身体便会恢复过来,前所未有的好。

    想到李林之前的一些话语,他似乎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龙吟响彻,洪七公双掌向前推出,一条黄金神龙翻滚而至,龙角峥嵘,要将李林吞噬。

    “洪七公,连铁木真都不是本王的对手,何况于你?”

    李林大手一拍,一道遮天大手印砸落,砰的一声,黄金神龙湮灭,大地被打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老叫花承认自己不是王爷的对手,但阻拦片刻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洪七公眉心间光华升腾,一道金色神环笼罩全身,一位朦胧身影立于虚空,双手一动;刹那间,一片荷花的香味弥漫虚空,隐隐之间,似乎夹杂着浓浓的......鸡香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......叫花鸡!”

    李林鼻尖微动,心中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他曾猜想洪七公的法相会是金龙,又或许是其他,却没有想到他的法相竟然是厨师,他的道竟然是......厨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明王,不瞒你说,老叫花我凝结法相之时却是糊里糊涂,不明所以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才明白,顺应本心,即为道!所以,老叫花的便是厨道,因为我素来喜欢美食,什么叫花鸡、炸蜈蚣、鸳鸯五珍脍......啧啧,那味道......至今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洪七公竟然舔了舔嘴唇,一脸的盎然。

    “不错!以你贪吃的性子,厨道确实适合你。那你可知本王的道是什么?”李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洪七公也有些好奇,虽然天下盛传李林斩杀成吉思汗铁木真,但并未流传出他的法相。

    纵使流传,也是众说纷纭,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道是帝道!”李林沉声道,一股轰然的威严升腾,神威如狱,压迫寰宇,“天子法相,出!”

    “你的法相竟然是天子!上天之子,帝皇之相,原来如此,怪不得你回来此。”老叫花漠然。

    “道无高下,但有强弱。帝道本就是至高大道之一!”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试试真章!”

    老叫花淡笑,大手一挥,绿竹棒变化,化成了一个神铲,闪烁淡淡神光;与此同时,灵气汇聚,李林的脚下,大地翻滚,一口大锅出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锅之下,火焰升腾,熊熊燃烧,一片浓烟弥漫;老叫花左手挥洒,一片调料挥落下来,右手铲子一动,拍向李林。

    以天为盖,以地为锅,以灵气为火,以法相为食材,烧出一道绝世佳肴!

    真是好大的气魄!

    “好一个老叫花子,竟然将林哥哥当成一盘菜在炒。”黄蓉微哼道。

    李林不语,天子淡漠,望向长空,脚步一踏,大锅崩裂,火焰四散;一张大手拍了过去,晶莹如玉,紫气氤氲,宛若苍天横亘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气势威压之下,虚空震动涟漪,四周的宋军将士倒飞出去,连远处的群臣都胸口压抑,飞速退出。

    “国师呢?老皇主呢?他们怎么还没来?”宋皇受到震动,睁开眸子,虚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官家,国师闭关未出;老皇主离得比较远,已经派人去喊了,估计就快了。”一名内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宋皇松了一口气,“只要老皇主前来,国师来不来也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老皇主,他有足够的自信;宋庭能够偏安一隅,真的是以为铁木真远征西方,顾及不暇吗?真的是因为忌惮武当张真人与国师黄裳等人吗?

    有这些原因!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老皇主。

    宋皇清晰的记得,当年先帝宋理宗连蒙灭宋之时,便是那位老皇主北上,双方一战,最终达成共识:任凭麾下将领争雄,二人绝不可插手!

    所以,大都一战,双方武者齐出;蒙古有铁骑优势,宋庭武者强大;但老皇主与铁木真却都未曾出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道藏阁,国师黄裳闭关之所。

    “药师,你要阻我?”黄裳盯着来人,脸色沉默。

    黄药师摇摇头,“大兄,你应该知道,宋庭衰落,不可避免;若非那位镇压宋庭气运,早在数十年前,就被金国给灭亡了。而且,我也不是阻你,只是不希望你插手。”

    黄裳抿着嘴,“为何?”

    黄药师苦笑一声:“因为......蓉儿。”

    黄裳沉默,没有再说话,盘膝而坐,双眸闭起,良久才道:“我的伤势还未好,需要闭关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兄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天子法相轻踏而出,天地翻覆,香气扑灭,神铲破碎,厨师法相溃散,老叫花眉心明灭,身子如雷霆般倒飞出去,撞碎白玉栏杆,金碧大殿,喷出一口大血。

    李林收回法相,淡然的看了一样老叫花,随即转头,看向宋皇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朕!不要杀朕!你想要什么,朕都可以给你。”宋皇颤声道,看着那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,心中惧怕。

    “宋皇,你枉为皇者!”

    李林很不屑,他孤身如临安,携美闯皇宫,可不仅仅是为了斩杀宋皇,而是想要试探宋庭的底蕴,顺便打击宋庭的威望,为日后的一统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以臣子之尊,凝天子为法相,大逆不道!当诛!”一道气势从远方传来,一位身穿蛟龙袍的皇者由远及近而来。

    “老皇主来了,朕无忧了!”宋皇大喝,心神振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