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9章 、西伯将归,石洞深处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这时,白面金猿眸子赤红,狰狞而出,利爪横空,搅动出无穷虚影,撕裂虚空,向着空准提道人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面色淡漠,口吐出一字,一道龙吟传来,一股有形有相的磅礴之力,充斥大殿,嗡的一声,荡出涟漪,将白面金猿震成满血雾。

    “伯邑考!你与西岐意欲何为?!”准提道人面容震怒,直视姬考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不敢!”姬考神色一滞,有些惊慌,俯首而拜:“此古异兽白面金猿一直柔顺,从未出现如此状况。请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”干与武成王急忙出列,为姬考求情:“异兽本性为恶,凶性难训;姬考公子一时失察,请陛下念其救父心切,暂息雷霆之怒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异兽桀骜,野性难训,又有古妖圣的血脉,不时兽性大发,也不足为。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的身旁,那名绝色妖娆女子也劝道,眸子流光溢彩,闪烁诡异光芒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白面金猿,通晓阴阳,竟然能察觉到此妖女的一丝来历。”准提道人表面大怒,但内心却在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此时机混乱,别人不知道自己身旁女子的来历,但身为圣人分身之一,见到这妖女的第一眼,便知道了此妖的来历:一只九尾狐狸精。

    刚才,白面金猿察觉到这妖女流露出的一丝妖气,狂性大发,故而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也罢......”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!朝歌城外,三百多里,轩辕坟,有轩辕弓、震箭、妖圣精血现世。各方争夺,掀起一片大战,惨烈非常!”一名奉御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轩辕弓、震箭?此黄帝陛下仗之平定蚩尤之乱。当此下纷争,东南二地不平,北疆唐州作乱之际,有黄帝陛下之宝现世,可镇压我大商气运。”

    干心思急转,立刻高呼道:“陛下,轩辕弓、震箭,此镇压气运之宝,非大商皇室不能得之。臣请陛下派武成王黄飞虎夺取二宝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愿往!”黄飞虎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轩辕的灵宝?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世?”准提道人知道机再次大变,心感觉不安,“看来还得加快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姬考刚刚不是得罪陛下吗?不妨让其夺取灵宝,戴罪立功,如何?”九尾狐狸精眼珠一转,娇笑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可。此事关乎大商江山社稷,岂可如此儿戏?”干当即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“亚相大人何必如此着急,此事不妨问问姬考公子,看他如何抉择。”九尾狐狸精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姬考微一沉默,很快便有了决算,无视干的暗示,直接道:“臣愿往!”

    “好!卿忠心可嘉,寡人心甚慰!”准提道人点点头,“无论卿能否夺取黄帝二宝,寡人都会释放西伯昌;若卿能力战四方,夺取二宝,寡人必有重赏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宣召:放归西伯!”

    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,准提道人直接命人释放了西伯昌。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姬考俯首,感激涕零,“臣必为陛下夺取二宝!”

    干见状,心暗叹:虽然我早已察觉到了轩辕坟的异状,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轩辕二宝现世......如此一来,只希望子娴她能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石门破碎,李林告别子闲,孤身一人,jin ru轩辕丘之,一路,山石滚落,林木倒塌,整个石洞之,一片巨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阴鬼石、噬魂铁、养灵花、棘阳草......”

    种种灵花异草,金石异铁,每隔几步便有一株,或一块,藏在角落之处,似乎深怕被人发现一般。

    李林一路行来,收获颇丰;不一会儿,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,吵闹声,金戈声......声声入耳。

    “看来聪明人不止我一个啊。”

    李林笑笑,疾驰向前,化出九影法身,与之一同收集;虽然这些大多对李林无用,但却可以作为底蕴,收藏于唐州宝库。

    另外,李林的速度太快,只是一晃而过,根本来不及自己查看,或许有些许遗漏也不定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......”李林脚步忽然一顿,虚手一拂,一枚玉佩落手,面刻有一株李树,郁郁葱葱,枝繁叶茂,“父候随身携带的玉佩。”

    玉佩之旁,是一滩黑红色的碎石块,其余地方却是同一种颜色,玄黄色。

    李林猜测,这应该是李守疆受伤洒出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这里赶紧异常,像是被人扫荡了一番。莫非有人还在我等之前jin ru不成?”

    “快!再快一点!”

    李林的身后,道道声音越来越清晰,在他的耳畔边传来,他不再耽搁,一路风驰电掣,若一道惊鸿,直射石洞深处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李林停下脚步,前方一片杂乱:一座四分五裂的高台倒塌在地,被一片乱石遮掩;乱石深处,一座残破的传送阵赫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是轩辕宝与妖圣精血安置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林看到破碎的高台旁,一座弓架与箭囊震裂开来,心隐隐有些猜测,“还有这座传送阵......现在看来已经无法再使用了,难道父候没死,通过这传送阵去到了未知之地?”

    李林石洞深处停留了一刻多钟,再也没有发现什么,才悻悻然离去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,没有发现父候的尸体,或许便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轩辕坟,高空之下,英武青年挺身而出,大战铁甲猿。

    霞光喷起,神虹灿烂,英武青年一拳轰落,胸前正气萦绕,一座座重楼在背后若隐若现,彰显神力,将鳞爪震裂;铁甲猿刺痛,身子一晃,但紧接着,他悍然冲击向前,祭出镇山鼎,宛若神岳压顶,镇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子娴姐姐!”黄祥高呼一声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子娴不理,严阵以待,双手在虚空一划,一片青色霞光溢出,顿时如烟花绽放,绚烂而迷蒙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霞光碎灭,子娴身躯重创,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,倒飞出去,仰喷出一口大血,血雾挥洒,法力停滞。

    “我早过,区区人族,也值得我妖族郑重对待吗?”铁甲猿冷声道,神情愈加不屑,“今日,我镇杀尔等,正好看看人族如何与我妖族为敌?!”

    “镇山鼎,镇杀!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镇山鼎迎风而涨,足有万丈,光辉灿烂,绿云缭绕,仿若一座太古神岳降世,有不可抵挡之伟力。

    “子娴姐姐,你不应该出来的。”黄祥一脸懊悔,双手撑起,但一运起法力便胸口剧痛,咳出鲜血,双手无力垂落。

    子娴不语,伪装被破,秀发散乱,身姿婀娜,嘴角溢血,面容如雪,但眉宇之间,英气勃勃,刚烈不屈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先逃,我等来为你们阻挡一番,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,数道光芒冲而起,而后一片血雾喷洒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“逃、战皆死,我愿死战!”

    “我为圣贤之后裔,岂可向妖族认输?!”

    “唯死而已!”

    许多武者沉默,但亦有武者冲高空,尤其是风氏、常氏等古氏族,先祖的荣光绝不能在他们手坠落;黄氏身为武勋世家,亦不乏勇气血性之士。

    但,此妖为级妖将,且妖族战力本高于人族,又有级品灵宝在手,简直无往而不利,横推一切敌手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神芒冲霄,一具具尸体坠落高空,但大多化为血雾,弥漫高空,浸染云霞。

    “妖族,你在找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