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3章 、相继臣服,天下一统!
    

    川蜀,蓉城。

    房之,李林看着眼前这一位英姿绝代的女子,沉声道:“赵敏,如今铁木真已死,蒙古伤亡惨重,不复鼎盛之姿,本王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只要王保保携蒙古王公大臣投降,本王可以保证,一切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让我信你?”

    赵敏嘴唇抿了抿,身材婀娜,双眸明亮,声音清脆,若黄鹂般动听。

    “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,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。本王一言九鼎!”李林面色平淡,微微一笑,眼戏谑:“更何况,凭借你赵敏郡主的才智,本王不相信你会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赵敏听到这句话,面容微微一红,晕红流霞,美目流盼,丽色生春,如鲜花初绽,有一股动人的风姿。

    她本聪慧过人,否则也不能以女子之身份,统御麾下武林群雄多年;连一代骄,成吉思汗也称赞:“惜其不为男儿身!”

    赵敏美眸一转,便明白了李林话语的意思,自古以来,巩固两方势力的最好方法,无非是两个字:联姻!

    唯有联姻,才能让双方有信任的基础,纵然不能完全放心,但却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哎!”赵敏轻轻一叹,悠悠开口,似乎还想在挣扎一番:“没有其他方法了吗?我可以让兄长以各种金银财宝等.....”

    “赵敏,你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李林淡笑着前,大手一按,右手扶住赵敏曼妙的柳腰,左手则轻拂其乌黑的秀发;慢慢靠近,在她晶莹圆润的耳朵边轻轻吹了一口气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。应该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,也应该知道蒙古要做出怎样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本王不介意,让整个蒙古亡族灭种,永远消失在这片蓝之下!”

    李林话语平平淡淡,却充斥着一股可怕的寒意;赵敏心神一抖,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颤。

    她是聪明人,是一代智慧女子,自然知道李林所的并非是无稽之谈,而是客观存在。

    他,的确有这样的能力与实力做到!

    赵敏虽然被限制在蓉城城主府,但除此之外,并没有限制其探听外界的消息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知道眼前的这位男子到底掌握了怎样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其他地方,单单是川蜀蓉城的发展,便让她目瞪口呆,像是修建驰道,整理运河,发展商业,招纳士子,研发火器......让其所统治之地,逐渐恢复起来......如此种种,赵敏越是了解,越是可怕,越是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除非,有朝一日,蒙古也能掌握这样可怕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奴家明白了。”想明白这一点,赵敏不再犹豫,脸色的羞涩逝去,身子一动,腰肢一扭,转而将李林压在了床榻之。

    “嘤咛!”

    一朵血色梅花绽放,一阵悦耳铃音传荡,在整座房屋之内响彻,春意浓浓。

    两三之后,赵敏离开蓉城,前往都,若是再不走,以王保保宁死不屈的性子,恐怕真的要......

    “启禀王爷,昨晚,林王妃带着龙王妃离开城主府,去向不明。”

    李林醒来不久,便得到这样一个消息;他摇摇头,知道是林朝英吃醋了,无奈一笑,乘坐传送阵,回到古墓。

    果然,林朝英与龙女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还不去陪你的那个蒙古狐媚......唔,你要干什么,唔.......”

    很快,一阵**传来,让人面红耳赤,气血沸腾。

    一连数日之后,李林才神清气爽的走出古墓,面带微笑,带着美好心情回到蓉城城主府。

    “让你吃醋,哼哼!”李林一脸的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翌日,锦衣卫密报传来,蓝玉将军大胜,播州杨氏兄弟被俘,雄伟军、忠勇军、涅手军三军共数万宋军大败,贵地乃下。

    三之后,常遇春击溃宋军水师,攻占大半襄樊与皖地;当夜,冯胜军报传来,襄樊一带全占,进取湘地。

    半月之后,冯胜攻占赣地,直取浙地,成为第一个兵逼临安的大将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常遇春占领皖地、苏地(ps1),第二个jin ru浙地,由北而下。

    一个半月之后,蓝玉连战连捷,先后占据桂、粤、闵三地,由南往北,jin ru浙地。

    可以预料,凭借三方的进攻速度,不出数,便可先后会师于临安城下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都战报传来,徐达先败后胜,以诱敌之计,诱惑蒙古主力决战,歼灭蒙古大军十万以,斩杀蒙古将军数以千计,兵逼都而去。

    都。

    王保保收拢残军,召集众将,于府议事。

    “明军火器凶猛,又有高手相助,十万铁骑败北,不足万余,伤亡之重,我蒙古再无一战之力。”王保保凝重道,“我意,率军退回漠北,休养生息,等待时机,再战明军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众将沉默,成吉思汗战死,连带着无数大将也陨落,整个蒙古前所未有的受到重创,尤其是自信心,被打落至尘埃。

    “将军,赵敏郡主于府外求见。”忽然,有人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王保保微微一错愕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赵敏郡主!”

    王保保大喜,不在犹豫,当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之后,徐达率军兵临城下,王保保领蒙古残余铁骑投降;他原本是想撤军回到漠北,走耶律大石道路的打算,但当赵敏出现身前,直言自己成为李林的女人,又带来汝阳郡王依旧存活的消息后,王保保没有再犹豫,于公于私,他也只有投降一途。

    王保保虽降,但漠南漠北等无数蒙古汗国却依旧选择独立,认为王保保有辱黄金血脉,不愿臣服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蓉城,李林只是回复了一个字:“杀!”

    不服,那杀到臣服!

    徐达奉命,出兵漠南、漠北,横扫蒙古、北极熊等异族近万里,一路血杀过去。

    高过车轮者,杀!妻女家眷,赐予将士!所到之处,血流如注,寸草不生!

    至此,北方万里以内的异族元气大伤,整个部落的男子近乎全灭,不足百分之一二;因为王保保投降,尚有二三十万蒙古人残存,包括老弱病残,其余尽亡。

    王保保心胆寒,无奈之,却又无庆幸,非常矛盾。

    这一场追亡逐北之战,徐达以战养战,不带任何辎重,直捣万里草原:为了减少伤亡,保留弹丸,徐达先以火器之利打开缺口,而后率军突进,持刀挺枪,杀戮疆场。

    这一战,数以十万计的弹丸消耗一空,战损不过千余,伤者不过百人,总计不到两千人。

    王保保率领的一万五千蒙古铁骑则死伤五千以;但杀敌却超过两百多万,若非铁木真曾率领蒙古大军在这片大地肆虐许久,恐怕伤亡还要再翻数倍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回到蓉城,李林得到蓝玉、冯胜、常遇春会师临安的消息,立刻用传送阵离开,来到临安,出现在宋庭皇宫之。

    宋皇胆颤心惊,数年之前的一幕再一次浮现眼前,一股尿骚味传遍大殿,让众多武又羞又愧。

    “国,国师,你...你能将此逆...明王斩杀吗?”宋皇看着一侧站立的道人,战战兢兢的道。

    黄裳摇头:“臣无把握,但若官家有令,臣愿拼死一战!”

    这绝不是黄裳以退为进的辞,而是他内心的确是这样想的,他享受宋庭气运,自然要偿还因果,否则便会受到宋庭气运反噬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。”宋皇苦笑一声,看着大殿之畏畏缩缩的群臣,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“宋庭真的腐朽了。不,或者腐朽的应该是这些满肚子男盗女娼的士大夫。”

    他整了整衣冠,昂首而下,褪去龙袍,摘去冕旒,跪伏在地,“朕...臣愿降!”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虚空之,李林看到一片金色云海翻腾,一条金龙长吟虚空,化成一道金光,没入李林体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