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 、冀州大变,混乱!混乱!
    “主公,冀州大变。北伯侯崇候虎亲率十数名长老并三千精锐之师,奔袭数千里,奇袭冀州。”

    “冀州大败,于数日之前被破;冀州侯苏护拼命死战,却被北都崇氏的三位地煞级长老联合斩首......”

    “腾!”

    李林瞬间站了起来,双目如电,斗射神光,强大的威压,在整个房中震荡,他看向西南方,冷声道:“我要他死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三日前,邺城苏全忠听闻此消息,震怒之下,率领邺城大军直奔冀州;却不想,北伯侯援军赶至,又有十数名诸侯来援,于半路设下埋伏,邺城大军全军覆没,苏全忠重伤逃遁,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沉默半响,郭嘉开口,再一次爆出一则惊消息,“如今,邺城也被崇候虎所占,汇聚十万兵锋,遥指唐州。不过,属下怀疑,金州、柳州、徐州三州亦有可能遭遇北伯侯大军的侵袭。”

    “奉孝,速速派人传出消息,示警三州州候。”李林立刻道,“另外,暗卫可曾探到崇候虎为何会突然袭击冀州?”

    郭嘉摇头,道:“属下不知,暗卫亦未曾有任何发现。”

    李林看向贾诩,问道:“文和,你的毒蛇呢?”

    “主公,毒蛇传来消息,一个月前,数名炼气士曾出入北伯侯府邸。”贾诩不动声色,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李林眯了眯眼,严肃道:“为何不曾禀报?”

    “主公,这些年地复苏,本源大增,各种炼气士蓬勃而出,每一尊王侯都会招揽数名炼气士,或以炼丹,或以炼器,或以布阵......”郭嘉开口,解释道。

    贾诩微微颔首,道:“正是如此。当然,诩亦曾让毒蛇查探,可这些炼气士未曾有任何异动,因此......现在细细想来,颇为可疑。”

    李林目光烁烁,微微歉意道:“原来如此,却是我错怪文和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就是错了,文和不必如此。”李林摆摆手,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属下以为,主公报仇,宜早已不迟。于公,北伯侯张狂,与唐州不共戴;于私,主公与冀州苏氏乃是姻亲。于公于私,主公都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郭嘉出自己的意见,赞同出兵。

    紧接着,贾诩也道:“主公,东南二地不靖,西伯蠢蠢欲动,北疆又有主公在侧;下五分,四分已乱,主公当再起风云;另外,我唐州休养多年,也是该动一动......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乌光与绿芒先后穿破虚空,落入郭嘉与贾诩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恩,这是......”郭嘉打开乌光,“主公,暗卫来报,三日之内,崇候虎连破柳州、金州,斩杀柳州候,重伤金州候,柳氏、金氏二族伤亡惨重!”

    “主公,毒蛇来报,西伯出兵,以姜子牙为主将,辛甲为副将,南宫适为先锋,随行有四贤、八俊,率军十万,发白旄、出黄钺,连破北疆十数座城池,直逼北都!”

    “哧!”又是一道乌光激射。

    “主公,暗卫来报,西岐出兵,崇候虎紧急退兵,并号召北疆诸侯驰援,同时上报朝歌,请人皇做主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消息传来,似乎是同时而动一般,快得李林等人都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神州烽烟四起,连西岐都不难幸免,一片混乱之势!

    “速传萧何、荀彧、白起、陈庆之等人前往大殿议事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唐州侯府后院。

    奇石耸立,百花绽放,异草蓬勃,灵泉叮咚,玉石桥上,一位美绝人寰的女子静静而立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风姿绝世,黑发轻舞,睫毛颤动,眼眸似迷蒙着水雾,红唇玉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,颈项光滑,冰肌玉骨,精致的五官,绝美的容颜,曲线朦胧的玉体,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她仿佛是上苍的杰作,拥有万种风情,遗世而独立。

    “妲己......”李林轻呼,不知为何,暗暗有些心疼,这些年来,自己似乎有些亏欠这样一个如梦似幻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妲己轻轻浅笑,顿时如仙葩绽放,极其灿烂,极其耀眼,让上的大日都瞬间失去了光彩。

    无瑕无垢,祸国殃民,完美的近乎妖邪!

    “妲己,冀州出事了,伯父他......”

    李林不下去了,这样的事实太过残忍,他不想隐瞒,可是他知道有些事隐瞒不了。

    早晚,终有一,还是要。

    妲己怔怔,立在原地,双眸转红,两行清泪留下,柔弱无助,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李林上前,将她紧紧拥抱在怀中,一手抚着她的秀发,一手轻按她的玉背,声音冷冷,充斥寒意,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尽快找到全忠;伯父的仇,我也一定会报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后,唐州大殿。

    萧何、荀彧、白起、陈庆之、古月等人尽皆来到,面色微沉,显然已经知道了不少消息。

    “崇候虎虽然率军退回北都,与西岐大战,但尚有不少诸侯大军留在各地。白起,命你率十万大军,收复邺城、金州、柳州、冀州等地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陈庆之,命你率七千白袍军,捣乱崇候虎后方,以攻伐各地为掩护,顺势为白起打通前往北都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此战,全权交与你二人,我只有一个要求:拿下北都,斩落崇候虎的头颅!”

    “诺!”白起、陈庆之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萧何,荀彧,尔等尽快为大军做好准备,不要耽搁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数日后,白起率十万大军,接连攻克邺城、金州、柳州,直逼冀州,于冀州城下,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庆之率七千白袍军在崇候虎背后纵横无忌,今日攻伐一座城池,明日又出现在数千里之外,东打一阵,西杀一番,来去如风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但不知不觉之间,从冀州至北都,数千里路程之上的各个城池被陈庆之肆虐了一番,摧毁城墙,斩杀敌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各地城池,心中慌乱无比。

    崇城,北疆重镇。

    北伯侯崇候虎崇氏一族所在之地,位置偏西,以为北都羽翼,拱卫城池。

    崇城之前,旌旗招展,煞气冲霄。

    “不好!唐州的目标也是北都!”大帐之中,抚着长须的姜子牙忽然睁开眸子,精光一闪,脱口道。

    他的身旁,南宫适、辛甲、四贤、八俊等西岐大将、文士赫然在旁,济济一堂。

    “传令:明日一早,命飞熊军、犬韬卫、豹韬卫三军同时出击,务必攻破崇城,兵临北都城下!”姜子牙肃然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无论是飞熊军、犬韬卫,还是豹韬卫都尚未完全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时间来不及了。”姜子牙打断此人的话语,果断道:“同时,命文韬卫与武韬卫也做好准备,若是力有不逮,只能......”

    话之间,姜子牙眸子之中,一道厉色闪过。

    冀州城下。

    “冀州至北都的城池已破,再无阻碍,当可长驱而入了。”白起长身而起,望向西南方向,一片血色在周身震荡,“若北都攻破,则北疆大地,尽数掌握于主公之手。若西岐攻取北都,那么......”

    白起眼神一沉,闪烁不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