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天子剑染血,惊艳隋州
    

    大日如金轮,光芒万丈长。

    隋州城外,一方如皇主降临,真龙出世,威压虚空;一方似大佛跌迦,佛光普照,照射长空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贫道正要看看你如何来取?!”为首大和尚双手合十,毫不妥协。

    气息勃发,两方人的脸色纷纷凝重,磅礴的气势互相抗衡起来,没有谁愿意让步。

    “又是佛,又是道,到底是佛还是道?”李林双目微动,似乎想到了什么,冷冷一笑,“莫非你们西方教意欲脱离道门,自立门户吗?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一问,如闷雷在几位大和尚的心间响彻,似晴天霹雳,震得几人脸色一阵煞白。

    为首大和尚反应极快,立刻道:“佛本是道,佛道一体,何来分别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李林微微一笑,显然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大明陛下对我西方教偏见颇深,少不得要请你前往西漠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去找你,你竟然还敢来找朕的麻烦?!”

    李林眉头一皱,本想用言辞相逼,让这些和尚能够识相,放弃隋州城,却不曾想这些来自西方的炼气士如此大胆,竟然还妄想令自己皈依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朕成全你!”

    李林大步向前一踏,虚空震颤,拳头挥动而出,一片如画江山在拳芒演化,带着万里河山,轰碎一切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弟,你们不是大明陛下的对手,速速离开!宝山明王印!”

    为首大和尚双手内缚,两拇指置于掌内,一道法印结成;法印之,一尊不动明王显现出来,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不动明王如神灵降世,周身青蓝色火焰弥漫,万里河山尽皆破碎!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大明陛下,万里江山,一切成空,不如随贫道西去,远离红尘,登临极乐,可证长生!”

    为首大和尚脸色祥和,慈眉善目,言语温柔,透着阵阵蛊惑之音。

    “朕为天子,只要朕一丝尚存,江山便永远不灭!”

    李林黑发狂舞,龙袍鼓荡,无惧无畏,握紧拳头,“盖世皇拳,唯朕独尊!”

    任你化外之人,任你逍遥仙神,任你成佛作祖,都将臣服于朕的拳头之下!

    不臣者,杀之!

    李林体内,法力浩荡,全身震动,混元气息汹涌,鲲鹏凤凰舞天,气刚正浩然,全都汇聚一起。

    丹田之,紫金翻涌,武祖演武,祖传法,道祖讲道,佛祖念经,道道模糊身影,与紫丹共鸣,阐述诸天不变的玄奥,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“帝皇者,头顶一片天,唯朕独尊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丹田之,一尊模糊虚影出现,头顶十二冕旒,垂落紫金之气,武祖沉默,祖叹息,道祖默哀,佛祖流泪,最终破碎,只留那一道虚影存在。

    独尊天下!长存世间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不动明王破碎,一片金光散乱,为首大和尚蹬蹬连退数步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几名和尚大惊,叫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大明陛下,武道绝伦,贫道不如。”为首大和尚双手合十,道:“只是陛下似乎忘记了,贫道乃是炼气士,操控法宝,才是贫道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金刚索,缚!十二环杖,落!”

    话落,他的衣袖之间,一道金光激射出来,宛若金色游龙,划过天地,李林只觉眼前金光一闪,身子便被束缚住了。

    在这时,一根银色禅杖出现高空,哗啦啦作响,其十二个环一起晃动,震耳欲聋,如雷音轰鸣。

    震得李林气血翻涌,心神恍惚,直欲呕吐,直欲倒地。

    银色禅杖落下,砰砰响动,在李林脊背之,连打数次;李林脊背似乎被打断了,脚步踉跄,眼冒金星,晃晃悠悠,差点坠落高空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若杀陛下,气运反噬,贫道亦要轮回;然,为我西方,贫道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为首大和尚心微苦,但眼眸依然镇定,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在此刻,一片青金光华从李林身体冲出,一朵莲花悬落头顶,挡住银色禅杖的必杀。

    “大明陛下,莲花虽好,奈何难逃金刚索之缚?”为首大和尚一点也不急,解释道:“这金刚索以龙筋、金刚石、玄铁等材料炼制而成,有四千八百道佛咒;贫道蕴养千年,可缚仙神,可封真灵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陛下,何必再做无谓挣扎?十二环杖,杀!”

    为首大和尚面色一肃,银光炽盛,十二环化成十二柄银色长剑,与银色禅杖一同轰向李林。

    “天子剑,斩!”

    李林轻喝一声,一抹剑光划过苍穹,似无边星河一般,璀璨无垠,斩向金刚索。

    金刚索神光大方,一道道佛咒流转,一尊尊金刚显现,或怒目,或举拳,或持剑......四千八百道佛咒,化成四千八百尊金刚,阻挡天子剑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剑光无匹,无穷无尽,若九天银河悬落,划破长空,汹涌而至,湮灭四千八百尊金刚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金刚消散,佛咒破碎,金刚索被天子剑斩成两截,光芒黯淡,佛性渐去,似乎成为了凡品,坠落大地。

    “九转涅槃!力字,杀!战字,杀!”

    李林脱身而出,再无束缚,火焰腾空,隐隐传来一声凤鸣;他大手在虚空一划,气涌动,一道力字与战字冲向高空,破灭十二柄银色长剑。

    “道字?武合流!此子竟然......”为首大和尚目光闪动,心无震动,“没想到隔了这么久,武二祖的传承竟然还未曾完全泯灭,真的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天子剑,横扫八荒!”

    李林一剑斩出,斩落银色禅杖,逼向大和尚;为首大和尚不躲不闪,似乎是来不及,周身佛光缭绕,形成一道光罩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如砍刀切菜,发成一声轻响,为首大和尚佛光光罩破碎;剑光划破其身体,将之斩成两断,生机全无。

    李林手持天子剑,转而看向另外三名和尚,目光幽幽,持剑而,血光绽放,血花飞起,染红长空。

    三名和尚,西方教炼气士,当场陨落。

    “韦睿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韦睿并未离开,只是在数千米之外等待,听到李林的呼喊,立刻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四名大和尚已死,朕命你......早在这里等你们呢!莲花,镇!”

    四道金色佛光冲天,李林神情一变,一朵青金莲花冲天而起,将四道佛光镇压。

    “炼气士,一旦成化婴,只要元神不灭,便可永生不死!真当朕不知道吗?!”

    李林冷冷一笑,莲花之,四颗舍利子出现,模糊虚影晃动,正是那四位大和尚;为首大和尚依旧淡定从容,另外三名大和尚则面露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金色神焰一出,四名大和尚通通化成金光,被炼化吸收;第五片金色花瓣似乎更加凝实了,佛光光晕萦绕,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“韦睿,命大军随朕入城!若有反抗,格杀勿论!这一次,朕要一举荡平隋州杨氏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林斩杀四位大和尚,神威惊世,守城甲士早已惊呆,慌乱不堪;仅有数百位杨氏子弟,但在数万大军攻伐之下,很快丧身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,隋州门户大开,再无人阻挡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一副阵图包裹而至,横盖四野八荒,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虚空变换,李林置身于无尽苍茫之;不等他有任何反应,四周绿芒闪动,激射而来,锋芒毕露!

    天子剑斩出,横扫绿芒;轻轻一划,刺啦一声,如纸破裂的声音响起,苍茫消失,阵图破碎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没事吧?!”韦睿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李林倏忽消失,又倏忽出现,让他的内心一一下,似乎也跟着经历了一番。

    李林摇头,“隋州杨氏,传承数千年,虽经数次大变,但依旧有底蕴留存。韦睿,你带领大军层层递进,不要莽撞。朕先行一步!”

    “陛下!不可......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李林身形闪动,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地震颤,街道龟裂,李林停下脚步,他的前方不远处,一道高大的模糊身影缓缓出现,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李林喝问。

    高大且模糊的身影不答;李林皱眉,走前去,瞳孔一缩,目瞪口呆。


    本书来自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