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2章 、大商重屋,准提之误 大商,朝歌
    大商,朝歌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天朗气清,人皇帝辛(准提道人)被九尾从温柔乡唤醒,打了个哈欠,一脸迷蒙,看见九尾,双目放光,迫不及待的道:“美人,快来陪陪寡人!”

    “陛下,今日你还要上朝呢,怎么忘了?”九尾妩媚一笑,为其整理好衣衫,轻声细语的开口。..

    准提道人佯装不愿意,但在九尾的死缠烂打中,不情不愿的设聚文武,早朝登殿。

    金銮殿上,瑞霭纷纭,祥光缭绕,白云晶莹,檀木清香,珠帘高卷,兰麝氤氲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商大将杀吾妖族妖将,难道不该给吾妖族一个交代吗?!”一位身高近三米,肌肉壮硕,头顶双角的大汉叫道,声音隆隆,震动大殿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一个月之前,吾巫族部落被商军剿灭,伤亡数万,还请陛下做主!如若不然,吾巫族大军枕戈待旦,克日北上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吾虎族一座小镇......”

    “陛下,吾......”

    大殿之上,乱哄哄的一片,以巫妖二族为首,上古百族为辅,断断续续之间,数十名奇形怪状的生灵发出抗议,声音雷动,几乎要掀翻金銮大殿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上大夫梅伯轻喝,胸中浩然正气散发,镇压大殿阴风鬼魅,凛然道:“陛下,明明是巫妖诸族肆意挑衅我大商,欺我大商内忧外患,现在还想反咬一口!是可忍,孰不可忍!微臣请旨:愿以浩然正气,镇压魑魅魍魉,还我大商,朗朗乾坤!”

    “大夫所言甚是,若是镇压巫妖诸族,末将愿为大夫附庸!”

    “末将亦追随大夫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杨任亦为大儒,浩然正气,不逊梅伯,亦愿为大商尽绵薄之力!”

    金銮大殿之中,心怀正义的文武大臣纷纷请命,欲与巫妖诸族决一而战。

    准提道人假装看得心烦,趁着文武大臣与巫妖诸族争吵之际,对着费仲与尤浑招招手;二人会意,掀开帘幕,快步小走,急忙上前,来到准提道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费卿、尤卿,你二人如何看?是否要与巫妖诸族一战?”准提道人打了打哈欠,搂着风情万种的九尾,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可,如今内患不止,东有齐逆与平灵王,西有大周在侧,难有汉贼与越王,北有大明,天下各地,纷乱四起。若如梅伯、杨任等所言,则放任叛乱,天下危矣,大商危矣!”

    费仲抢先出言,尤浑亦不甘示弱,说道:“陛下,岂不闻‘攘外必先安内’乎?大商内患不定,如何与巫妖诸族而决?不如先与之虚与委蛇,待平定四方叛乱,携大胜之军,定当一战而定!”

    “再说,以千万贱民的命,换取大商平定四方之机,甚至以此借巫妖诸族之兵,平定叛乱,也未尝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“恩,不错,甚好!”准提道人满意点点头,“那便如巫妖诸族所言,割让城池,以千万人族作为口粮......下旨。”

    圣旨一下,大商皇宫之上,气运云海翻涌,不断向外流逝,气运金龙咆哮,震动朝歌城池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大商皇宫之旁,重屋()猛烈摇颤,悬挂的几幅画像纷纷无风而动,画中人影,栩栩如生,似幻似真,好像要从其中走出一样。

    重屋之中,悬挂的都是大商历代人皇或英杰功臣的画像,每一幅足有一人大小,世受人族香火供奉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这近百幅画像全都震动起来,光芒灿灿,神光摇摇,恐怖的威压,震撼诸天。

    忽然,一幅画像消失,一尊淡淡的虚影从其中走出,龙行虎步,不怒自威,有一股皇者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混账!吾大商气运怎会衰败至斯?!竟然有亡国之危!”虚影语气淡漠,但却充斥着一股愤怒。

    虚影走后不久,又有十几幅画像先后消失,脱离重屋,化作一尊人影,如最先开始的那尊虚影一般,奔向大商皇宫。

    “妖孽,安敢惑大商人皇?真是找死!诛!”

    虚影直入大商皇宫,那条气运金龙不仅没有阻拦,反而激射出一道金光,似乎在加持那道虚影。

    虚影凝实,逐渐显化出人形,头戴冠冕,脚踏龙靴,一指点出,皇气弥漫,化成一条真龙,咆哮而出,镇杀九尾。

    “大胆!什么人敢在寡人面前出手?!”

    准提道人惊怒叫道,大袖一拂,一道金芒充斥而出,破碎皇道真龙;但皇道真龙依旧触碰到了九尾,残余的力量,将九尾镇伤,现出原形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商第几代人皇,为何宠幸妖族余孽,败坏大商国运?!”虚影很是不满,冷冷的看着准提道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胆敢管寡人之事?!”准提道人从地上抱起九尾,不在乎其原形毕露,放在胸前,催动法力,为其疗伤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连寡人都不认识吗?”虚影疑惑开口,双目灼灼,看着他胸口处的九尾,“上古末期,青丘九尾,艳绝天下,魅惑苍生;现如今,九尾竟然再次出现世间,莫非妖族又要再一次迷惑人皇,罹难人族吗?!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妖族九尾,败坏国运,当诛!”

    虚影再次出手,一指点出,金光迸发,将整座大殿笼罩,浩浩荡荡,镇杀向九尾。

    “寡人为大商人皇!你是何人?为何......”准提道人出手抵挡,佛掌演化为龙掌,挡住虚影一指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形势陡变,一道金光在准提道人眉心间大放,一条神龙澎湃而出,怒吼道:“武丁先祖,请助寡人,诛灭这缕分神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刻,虚影终于明白了准提道人的不对劲,立刻暴怒,云海翻腾,乾坤斗转!

    “你不是大商人皇?你到底是谁?!”虚影武丁长啸而出,化成一道龙形金光,直接没入眉心处,“竟然敢侵占大商人皇的肉身,真是好胆!无论是谁,寡人誓杀你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胆敢侵占人皇的肉身?好大的胆子!”大殿之外,数道虚影闯了进来,“父皇,子跃前来助你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傅说来也!”

    “大商的威严,不容侵犯!寡人子载,誓死捍卫大商威严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圣人,也不能无视大商?占人皇之身,坏大商之运,其罪当诛!寡人太丁在此!”

    “寡人倒要看看,哪方势力如此胆大妄为,就算是圣人,亦不能罢休!吾儿莫慌!”

    子跃,大商人皇祖庚;子载,大商人皇祖甲;大商人皇太丁;大商人皇帝乙......历代有名有姓的大商人皇,文武功臣,武道英杰,纷纷化成一道神光,没入人皇帝辛的紫府,与准提圣人的分身大战。

    九日之后,人皇帝辛脸色苍白走出大殿,废除皇后九尾,诛杀奸臣费、尤,派遣朝歌精锐大军,平乱中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商重屋,风云变幻,不断震动,桥梁坍塌,墙壁半毁,无端火起,无故冰落,黑烟弥漫,毒雾横行......各种莫名异象惊现,仿若一片死地。

    直至数月之后,大商重屋才慢慢恢复了平静,虽然这重屋一如以往,画像犹在,但似乎缺少了什么,神韵不再,底蕴不存,如破败之墟,令人怅然。

    大明,燕城,乾清宫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准提道人割地进献的举动恐怕成了压倒大商气运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大商气运震动,几欲灭国,震动重屋,唤醒沉眠的历代人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准提圣人的分身应该被灭杀了,人皇帝辛恐怕也恢复正常了。”李林遥望中州,心中感叹,“可惜,大商根基动摇,东西南北皆叛,气运遭受重创,现在想要补救,似乎...太晚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