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7章 、落宝金钱,定海神珠
    首阳山。

    山腰之处,古树葱茏,山石耸立,灵药遍地,流光溢彩,充斥丝丝缕缕的烟霞之气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山石爆崩,成片的古树断裂,掀起阵阵尘埃,一位枯瘦的老者倒飞了出去,胯下的梅花鹿当场爆裂,化成一朵血花,洒满山腰,映染虚空。

    “赵公明,你真要赶尽杀绝吗?”燃灯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“燃灯,只要你向天道立誓,退出封神杀劫,贫道可放你一马!”赵公明停了下来,手中定海神珠闪烁光华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贫道身为阐教仙,自当为阐教而战!”燃灯大义凛然的开口,身形一闪,化成一道神虹,飞奔向西南而去。

    “燃灯,休走!”

    首阳山西南方向,一座山坡矗立,并不巍峨,但却石柱林立,灵泉蒸腾,水泽雾气,氤氲而出,绚丽无比。

    山坡之上,一颗古松郁郁葱葱,直伸天际;雪白的松叶,宛若鹅毛,在阳光之下,更显晶莹。

    古松之下,有二友正在下棋,一位穿青衫,一位披红袍,杀得难分难解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二友之旁,古松之下,虚空荡漾,倏忽之间,出现一人,白衣如雪,俊逸非凡,眸光开阖间,似有无尽神采绽放,充斥着一股帝王的威严气息。

    正是李林!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!”

    二友吓了一跳,目光肃然,冷漠的看着来人,心中警惕顿生。

    “唔你们是萧升与曹宝?!”

    李林不答,上下打量了一番二人,心中一动,忽然问出声来,“你们为何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?为何会认得吾兄弟二人。”萧升眉头一皱,脑海之中,搜索一遍,确定自己并未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曹宝感受到李林肉身中的无尽威严,担心萧升触怒,接口道:“商周争锋,震动寰宇,贫道二人不愿遭鱼池之殃,又闲来无事,故在此下棋,以遣烦闷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萧升与曹宝!若是按照路程,赵公明与燃灯应该会在不久之后来到此地莫非,冥冥之中,真的自有天数么?!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暗暗思量,一时没有理睬二人。

    曹宝见李林陷入呆滞,悄悄拉了拉萧升,眼神示意离去。

    “区区武者,安敢视贫道于无物?!”

    萧升摇摇头,被李林打扰了兴致在前,现在又被其无视,心中不由怒火冲起,神剑在手,穿金裂石,直接斩向李林。

    曹宝见状,心中一跳,想要劝阻,却已然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,若金铁之音响彻群山,落叶簌簌,山风萧瑟,火星溅落出来,将一旁的古树焚灭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不可能!”萧升看着眼前完好无损的李林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吾正在想如何得到落宝金钱,却不曾想尔等竟然亲自送上门来。”李林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大手举起,灵气汇聚,轰的一声,萧升头顶上的一朵莲花破灭,被瞬间打飞出去,接连撞断十数颗大树,猛然吐出一口大血,神态萎靡。

    “前辈,请前辈饶恕萧升性命!”曹宝大呼一声,来到李林面前,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想与吾动手。”李林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曹宝低头,“前辈乃是人族大能,肉身无双,武道绝伦,萧升万万不是前辈对手,还请前辈饶过他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李林凝视曹宝,一股威压升腾,在天地弥漫,萧升经受不住,哇的一下吐出一口大血,昏死过去;曹宝面色惨白,双股战栗,脊背流汗,连退十数步,但依旧挡在李林面前。

    忽而,李林灿烂一笑,四周虚空感受,片片灵花绽放,朵朵草木摇曳,升腾起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“也罢,念在你对吾恭敬有佳,吾可饶其一命!”李林道:“但吾要落宝金钱,与尔等了结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曹宝没有丝毫犹豫,取出一枚长着双翅的金钱,毁去其中元神烙印,递给李林。

    李林接过落宝金钱,对着曹宝点点头,如一阵青烟,消散长空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曹宝见李林离开,终于松了一口气,慌忙将萧升扶起,从囊中取出几枚灵丹,拘起一口灵泉,给他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,朕好像从这二人当中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基情!”李林脸色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他并未离去,而是躲在暗中,一边祭炼落宝金钱,一边在等待燃灯与赵公二人。

    半天之后,一位披头散发,浑身染血,面色枯黄的老者从东北方向而来,慌慌张张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“是燃灯老师么?”曹宝看到来人,心中警惕,俄而大惊,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”

    “贫道曹宝,曾在昆仑外围听过老师讲道。”曹宝简单介绍自己,而后忙道,“老师这是何故?可需贫道相助?”

    燃灯见曹宝说得真切,遂将与赵公明一战说与他听。

    “贫道听闻赵公明**,若是有灵宝在身,定能与老师一起战他,可惜”曹宝摇摇头,诚恳道,“老师快走,贫道愿为老师阻挡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忽然,一道人从远方骑乘黑虎而至,“尔等一起上吧,贫道无所畏惧!”

    话落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绽放毫光,直接打了过来;燃灯周身浮现灵柩灯护身,祭出乾坤尺;曹宝则头顶莲花,手捏法诀,持神剑而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赵公明一甩手,缚龙索将曹宝困住,金鞭荡开神剑,正中其天灵盖,打得脑浆迸裂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燃灯见状,顾不上许多,法力汹涌,全力爆发,乾坤尺大放银光,将定海神珠震飞出去,而后转身飞奔,逃也似的离去。

    “落!”

    李林见定海神珠被打飞,落在自己不远处,心神一动,一枚长着银翅的金钱碰撞向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那定海神珠遇到落宝金钱之后,竟然越变越小,光芒越来越微弱,最终与之一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林一个闪身,抓起定海神珠与金钱,瞬间回到虚空灵殿,心中感到分外刺激,“不愧是落宝金钱!”

    “燃灯,无耻之尤!安敢夺贫道灵宝”

    在回到虚空领带的一刹那,李林依稀听到赵公明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    落宝金钱,极品先天灵宝,每天能落灵宝三次,无往不利;但也有限制,兵器落不得,至宝落不得,且每落一次灵宝,便会随机降低使用者的气运。

    “燃灯与赵公明都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大约半个多时辰后,李林从虚空灵殿中出现,此时燃灯与赵公明早就消失无踪,虚空的中气息也变得淡然,几乎消散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萧升竟然被他躲过了一劫。也罢,你的好基友上了封神台,你也便一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林翻掌而落,轰的一声,萧升迷蒙之间陨落,化成一片尘土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忽然,萧升靠着的那颗古松断裂,直接垂落下来,莫名的砸向李林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卧糟!我应该没有那般用力吧。难道这就是使用落宝金钱之后的气运反噬?”李林闪身回到虚空灵殿,心有余悸,“算了,这几天还是不出去了,正好将落宝金钱、定海神珠全都祭炼完毕。”

    李林盘膝而坐,怀握菩提子,一边祭炼落宝金钱,一边感悟其中大道法则。

    李林的丹田之处,紫金气息涌动,一枚巨大的金钱横亘,银翅灿烂,云雾缭绕;一条条法则铭文弥漫,仿若禁止交织,随着李林的逐渐炼化,正在逐渐变得淡然。

    银翅金钱消失,二十四颗宝珠缭绕而至,宛若二十四颗璀璨的星辰,绽放星光,犹如星环,围绕紫丹,以一种莫名的轨迹在流转,二者几乎发生共鸣。

    “这是世界之力?是了,紫丹蕴含世界种子,定海神珠又能演化二十四诸天,同样蕴含世界之力。莫非这就是紫丹震动的原因?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明悟过来,定定心神,恢复空明,静静参悟;他运转功法,吞吐灵气,周身流转五彩霞光,像是有一方世界在生灭,散发着恐怖的气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