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5章 、文祖传道,七彩小树
    “嘶!我记得...在陷入沉睡之前,隐隐听到一股熟悉的呼唤之音...”

    李说抱着头,冷静下来,回想着之前发生的经过,“然后,然后我就彻底晕了过去,醒来之后,便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李说在岛屿之上走了一遍,一边小心翼翼探查岛屿上的情形,一边尝试着寻找出路,想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这座小岛并不大,地势起伏,杂草丛生,方圆不过十数里,四周被一片大海包围。

    小岛之外,大海深邃,漆黑如墨,仿若一片深渊,要吞噬一切,让人战栗,心神发慌。

    这片天地,给人一种很矛盾的感觉,天上的星星高悬,散发璀璨光芒,照射在小岛上,如同白昼一般,压抑而明媚。

    但李说却发现,星光照射在小岛之外,好像被大海吞噬了一样,没有半点星光,一片黑暗,唯有滔滔不绝的海浪声,与时而横击而上的巨浪,昭示着大海的无边威势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没有白天,没有黑夜,只有一座小岛,而且被大海包围,根本出不去!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李说有些急躁起来,他曾准备渡海而行,但冥冥之中,一股心悸告诉他,不能渡海,渡之则亡!

    这股心悸,让李说胆颤,他抱起一块巨石,丢入大海之中,咕咚一声,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,巨石缓缓下沉,逐渐被海水淹没,一缕缕黑烟在海中弥漫,随即便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没有浪花四溅,没有骇浪惊天,有的仅仅是一道沉闷之音,有的仅仅是一缕缕黑烟弥漫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本尊现在有没有发现与我断了联系。”李说仰望星空,长长一叹,四面环海,无路可逃,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本尊的身上,“应该能发现吧...”

    李说看着星光,目光闪烁,神情恍惚,隐隐之间,似乎有一位老者端坐星空,面带微笑,为人祥和,双目如日月,闪烁智慧的火花,嘴唇微张,“文道,人之根本也...”

    “不对!这是文藏总篇!那老者是...”

    蓦然间,李说神情一怔,猛地站起身来,双目璀璨,洞射两道神光,直视星空,“消失了!”

    永恒的星光,沧桑的老者,浩荡的声音,弥漫着一股古朴的气息,似乎来自上古,浩大而深奥。

    “四周无路,唯有星空永恒不变!难道出路来自上方星辰?!”

    李说心中想到,他盘膝而坐,放松心神,双目仰望星空,身如静湖星光照,一动不动,有一股超凡的气息漾出。

    李说的内心,从未有这般宁静,浩荡道音,如渊似海,深奥浩瀚;他的周身上下逐渐与星辰相合,星光大放,璀璨缭绕,如一尊星君神祇!

    “文道,人之根本也!浩浩上天,冥冥大地,悠悠岁古,苍苍洪荒,人生于此,当存其道,当继传承!”

    “三千文字,奥妙无穷...学吾者生,似吾者死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老者端坐星空,周身上下,三千星辰轮转,如一条条星河般环绕,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老者每吐出一个字,便有一颗星辰幻化而出;一句话之后,一道莫名的星光轨迹出现在虚空中,简单与繁复交替,蕴藏法则至理,天地奥妙。

    李说似懂非懂,头顶之上,创世纪沉浮,混沌缭绕;造化笔闪烁,清辉流转;二者与星光相接,与轨迹呼应,一枚枚符文,一道道轨迹,烙印其上,逐渐收敛。

    璀璨之后,繁华落尽;平淡归真,大道至简!

    “何为道?”老者讲道结束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文即是道!”李说眼神迷惘,想了想,三息后开口。

    “何为文?”老者再问,声音淡然,但落在李说心中,却如闷雷炸响,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李说沉默了,什么才是文?

    文,单一一个字,有众多解释;首先,便是一个字,记录语言的符号;其次才蕴藏多种意思,有表示错综复杂的纹理或现象,有代表姓氏,有指示现象...很多,但显然不适用于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欲以小说成道。”李说顿了顿,抬起头来,郑重道,“故,小说才是文!”

    “何为道?”老者第三次问,却是与第一个问题相同。

    “小说即是道!”李说沉默片刻,道。

    星光闪烁,宇宙震荡,老者的身影瞬间消失,无影无踪;隐约之间,李说似乎看到老者轻轻抚了抚胡须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虚空晃动,李说只觉眼前一闪,他睁开双眸,身下的岛屿消失了,头上的星光隐没了,四周的大海无踪了......一切的一切,都恍然如梦。

    “刚才...原来如此!”李说微微一顿,得到李林本尊传来的消息,明悟过来,“原来那里是文渊,那尊老者是传说中的文祖!”

    “咦,我的身体...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说发现了自身的异样,骨骼健壮,肉身无漏,气血内敛,周身上下,法力化成文气,成为了一名炼体文士。

    绛宫之中,星辰高悬,璀璨夺目;文气如海,汹涌翻覆;文气种子成长,化成一颗七彩小树,霞光璀璨,氤氲蒸腾,似乎支撑着整个绛宫金阙一般。

    七彩小树之上,三根分叉呈现,第一根树杈,创世纪沉浮,混沌气弥漫;第二根树杈,造化笔悬挂,青华流转;第三根树杈,龙门垂落,神龙缠绕,龙气浩瀚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文渊禁地,星光浩瀚,若银河落九天;诸多岛屿,星罗棋布,被如渊大海隔绝。

    第二座岛屿,与李说所在的岛屿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文祖问:“何为道?”

    圩顶老者回答:“儒即是道!”

    文祖问:“何为儒?”

    圩顶老者回答:“儒者,人之所需也!”

    文祖问:“何为道?”

    圩顶老者回答:“儒即是道!”

    第三座岛屿。

    文祖问:“何为道?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男子冷声道:“法即是道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第四座岛屿。

    文祖问:“何为道?”

    一位墨衫老者回答道:“墨即是道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文渊禁地之中,岛屿无数,悄然而立;文祖讲道之后,开始问道;问道结束,根据每个人的回答,有些岛屿消失不见,有些岛屿依旧长存。

    “孔丘,韩非,墨翟,邹衍......朕只能说,这些人不愧诸子之名,竟然全都jin ru文渊禁地,并得到文祖的认可。”

    李说离奇jin ru文渊禁地,李林心中一动,以天网监察大明,着重查看诸子,果然如李说一般,许多人莫名昏迷,jin ru了文渊禁地,但最终得到文祖认可,除了诸子之外,其余寥寥可数。

    “诸子几乎都已成道,待稷下学宫论道之后,百家也应当要出现洪荒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