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7章 、诸子立道,灵宝派送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座大阵光幕冲起,光辉缭绕,但很快被破灭。

    那道巨大掌印,遮蔽了苍穹,将整个大明皇城覆盖,只听轰隆一声,整座皇城猛烈震动起来,如地龙翻身,似苍天倾覆,光华灿烈,石屑纷飞,仿若一场大灾难降临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之中,所有人都大惊,李林面色微沉,一道龙吟震吼,一片法则交织,化成光幕,散向各处,定住了皇城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神秘强者来袭,如汪洋汹涌,似天宇横亘,击穿时空,许多人都感到震撼,差点四分五裂,无法承受这种盖世威压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位准圣巅峰强者在出手!

    如果不是李林在第一时间能镇守住了皇城,一切都将不复存在,纵使有大能离开此地,但其带来的后辈却必将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孔子轻喝一声,双眸陡然一亮,炯炯有神,周身无风而动,猎猎作响;头顶之上,庆云璀璨,一股浩然正气直冲而上,化成一道白色光柱,瞬间洞穿皇城之上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兹兹兹!”

    一道闷哼传来,皇城之上的巨大掌印顿时被浩然正气笼罩,化成一缕缕绿色烟雾,逐渐消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孔子,好一个儒家之道,这一次,却是贫道失算,小瞧你了。”声音低沉,从四面八方传来,根本无法将其锁定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以一人之身,执掌两件极品先天灵宝,太浪费了!这两件极品先天灵宝先寄放在你这里,下次再见之时,便是......”

    虚空之中,声音越来越低,恐怖的威压如潮水般退走,这尊准圣,偷袭孔子,一击不中,不愿硬枪,即刻远遁。

    即来即走,随心所欲,这种态度,显然没有将大明皇城与人皇李林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放肆!安敢如此张狂?人皇印”

    李林脸色更加阴沉了,心神沟通天网,眸光扫视虚空,双手在胸前交叉,一尊法印凝结而出,隐隐有模糊虚影显化,厚重如岳,深邃如渊,化成一道神光,没入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!人皇,你大胆!你给贫道...啊!”

    虚空之处,猛然崩灭,乱流横行,混沌弥漫,一片金色的血雾挥洒出来,夹杂着几根森森白骨,在阳光之下,霞光缭绕,金色蒸腾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...似乎不曾接触过,莫非真的只是一尊散修准圣?!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带有疑虑,大袖一挥,虚空之中,金色血雾消失,却是被他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准圣之血,蕴藏有法则印记,说不定能以此追踪到那尊准圣的存在;当然,这种准圣之血,剔除其中的力量,对于武者来说,却是一件至高宝物!

    “这就是诸子之一孔子的实力吗?竟然连一尊准圣级强者都能打退!”

    “人皇的实力又增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数十年不见,人皇虽然未曾跳出命运长河,但却愈发强大了,身上有一股让人心悸不已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大明皇朝,人皇主场,天时地利人和加身,前所未有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人皇之位,不过一百二十载,两个甲子,但愿......”

    诸族大能互相望了一眼,对于人皇李林表现出来的实力,越发感觉到忌惮,一个个眸光闪烁,散发出犀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孔子先贤请入座,争鸣大会继续!”李林回转过来,扫视一眼众人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,脸色一凝,郑重道,“请下一位家主!”

    “铿锵!铿锵!铿锵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道金铁相击之音响起,一阵喊杀声震荡开来,一股血煞之意弥漫而出,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,汹涌而澎湃,充斥整个稷下学宫,让人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一位中年人登上了高台,一身黑衣,脸庞刚毅,双眼闪烁金光,像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好浓烈的煞气!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一位家主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兵家家主孙武甫一出现,杀气浩瀚,杀机盈野,给众人带来一阵可怕的压迫感,如坠九幽地狱一般,连诸天大能都在心惊肉跳,感觉脚下生寒,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“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”

    “经之以五事,一曰道,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将,五曰法...校之以七计,而索其情......”

    “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胜,少算不胜,而况于无算乎!吾以此观之,胜负见矣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孙武讲道,与孔丘不同,头顶之上,血雾弥漫,光幕闪现,喊杀之声,不绝于耳,杀意荡九天,血煞惊地府。

    始计、作战、谋攻、军形、兵势、虚实、军争、九变......所有变化,皆以胜利为本!

    “天道在上,地道在下,人道居中,容吾一禀:吾名孙武,于稷下立下一道,曰兵!以《孙子兵法》镇压气运!”

    “兵家,立!”

    哧!

    一道血色杀剑从孙武头顶上冲起,洞穿天庭,劈开地府,恐怖的杀气,震撼洪荒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天地齐声一震,一片玄黄之气,在天际垂落,一团功德从高空落下,一分为三,一成归于稷下学宫,滋养大树,半成归于李林,剩余八成半,归于孙武。

    “贫道孙武,当为孙子!”

    轰然一声,一片片血色雾气从四面八方而来,将孙武包裹成,逐渐在其头顶上升腾、汇聚;剩余血雾,落入孙武弟子身后,将他们覆盖,易筋洗髓。

    功德光团之后,一道剑光劈开万丈苍穹,落入孙武的手中,却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天地棋盘。

    “世人常说,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。其一是担心臣子功高震主,其二是担心子孙后代无法掌控这些领兵大将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听到孙武讲道,脑海中闪过一些历史对兵家的评价,“这些只是凡人帝皇而言,但朕为人皇,何惧之有?!”

    摇摇头,李林并不担心所谓的功高震主,所谓的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,对于他而言,不需要在意。

    孙武之后,墨翟上台,宣讲墨家大道。

    “墨者,兼爱、非攻、尚贤、尚同、尊天、事鬼、非乐、非命、节用、节葬。”

    “兴天下之利,除天下之害。”

    “无言而不信,不德而不报,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以《墨子》镇压气运!”

    “墨家,立!”

    墨翟建立墨家,天降功德,依旧一分为三;功德之后,神光灿烂,照耀天穹,同样天降一件极品先天灵宝墨梅剑。

    “贫道墨翟,当为墨子!”

    墨家之道,或许可以适合人族内部,对于外界,除非以强力镇压,而后以怀柔安抚,方才可行。”

    李林听墨翟讲道,心中有所感悟的同时,也在默默思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