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、大战金蝉子,涵涵的爆发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李施主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蓦然,一声佛号传出,前方虚空微漾,荡起一片片涟漪,几位年轻僧人从其中走出,浑身发光,如一尊金佛一般,宝相庄严。

    “降龙罗汉!”李说看着来人,郑重道。

    刚才正是降龙罗汉在向他打招呼,而在这些人中,降龙罗汉站在第二列,位于另一个年轻僧人之后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李说自然也注意到了最前往的年轻僧人,目光微寒,神情凝重,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金蝉子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漫天佛光涌现,无尽灵气汇聚,大地裂缝相合,草木生机勃勃,朵朵金莲绽放,无数花雨降落,浩大的佛音,升腾而出,震动九霄。

    “金蝉子!”

    李说瞳孔微缩,这三个字,对于拥有前世记忆的李说来说,并不陌生,代表了什么很清楚。

    金蝉子,传闻其本体是一只六翅天蝉,与蚊道人一般,是洪荒五虫之一;未入佛门之前,专食万物生灵,食量犹如海底之洞,且其肉身有坚硬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

    后来,如来成道,于灵山将之收服,带其入了佛门,成为座下第二弟子,一经修行,不过十数年的光阴,一身法力全都转化为佛法,实力大增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,渡化世人,怜世间疾苦,欲传下大乘佛法,教导世人,脱离苦海,得大自在!”金蝉子双手合十,慈悲之意散发,一脸悲天悯人。

    “金蝉子,既然现身,便请说明来意,何必拐弯抹角!”李说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”

    金蝉子高诵佛号,佛光满面,道:“贫僧观李施主乃是无上英杰,虽然自成一道,但却是小说家学说,误入歧途,难登大雅之堂,甚为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不才,愿以佛法之光,行渡化之道,使李施主脱离大苦海,走上堂堂正道!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说,这世间万道,除了佛道,其余皆是旁门左道了?”

    李说目光微冷,迸发神芒,吐出话语,如金钟在撞响,铿锵而有力,“还想将吾渡化,真是狂妄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也罢,施主既然不愿意,贫僧亦不便强求。”

    恩?这就要放弃了?!

    李说听到金蝉子的话,微微一惊,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但暗中却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位龙施主,你与贫僧有缘,不知可愿皈依我佛,永享大极乐!”

    金蝉子目光一转,看向憨憨,言语温柔,透着丝丝诱惑之意,蛊惑憨憨。

    “金蝉子,你大胆!”

    李说暴喝一声,勃然大怒,双手在胸前一划,向前一扔,一座龙门直接砸了过去,仿若十万大山一般,雄浑而有力,重若亿万钧,几乎要压塌青天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终究还是要做过一场,哎!”

    金蝉子目光不动,神情淡然;他的身后,降龙罗汉走出,双掌一翻,一条金色神龙冲向高空,“降龙印!”

    “降龙罗汉,吾已经不是当初的李说了,你太小看吾了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龙门无匹,且天生克制神龙,那条神龙法印,当场破碎,化成灵光消散;降龙罗汉面色微变,周身佛光涌动,双掌横击而上,一尊如琉璃一般的罗汉虚影显化而出,“罗汉印!”

    这罗汉虚影,浑身金灿灿,足有六丈之高,擎天立地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龙门很高大,不断有神龙虚影显化,散发龙之威压;罗汉虚影逐渐不敌,最终消散当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罗汉虚影破灭,降龙罗汉喷出一口金色的血液;他手持一柄破扇,佛光四溢,眸子绚烂,欲要再行一搏。

    “降龙师兄,这一战让贫僧来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制止了降龙罗汉,他看出李说还未用尽全力,连创世纪与造化笔都未出现,显然降龙不是李说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不动明王!”

    金蝉子轻喝一声,口吐莲花,身绽佛光,琉璃闪烁,虚影荡漾,演化不动明王身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金蝉子周身,虚空无风而荡,一尊高大的佛像虚影自其身后显现,无比巨大;金蝉子的脚下,一头三眼黄金狮子虚影匍匐,三眼怒睁,连同那尊佛像,同时睁开了第三只眼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浩瀚的伟力镇压而下,那座龙门,当场破碎开来,什么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“洪荒草木之灵,可爱者甚蕃”

    “一株青莲耀古今!”

    李说不退反进,大地抖动,每一步落下,他的气势便提升一分,胸中的文气便浩瀚一分,似乎引动天地,勾通法则,山脉巨裂,虚空摇颤。

    青色神辉滔天,文字神纹流转,一株青莲在虚空绽放,上连青天,下接大地,摇曳生姿,垂落无尽神光,横亘天地。

    “哦,这就是小说家的威能吗?化虚为实,以假成真!”

    金蝉子曾在大明皇城中见识过李说的威能,虽然早知不凡,但今日亲自一试,看起来更加非凡。

    数十天不见,李说的小说家之道又进步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诸子之一,天降大气运之辈!”金蚕子若有所思的感慨道。

    李说与金蝉子大战,可谓十分激烈,无尽的光,无边的声音,无穷威压,充斥着每一寸空间,如一颗又一颗星辰炸裂,让人心神震颤,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降龙罗汉带着几位师兄弟早已远远退了开去;憨憨想要帮忙,但余波太强大了,只能在远方观望,一脸的心惊,不时有龙气在龙爪间缭绕,传荡龙吟。

    憨憨依旧没有放弃帮忙的想法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令人动容,金蝉子与李说似乎不想上下,都没有动用灵宝,都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。

    只是,李说底蕴有限,又曾与妖族大能对抗,文气消耗太多,隐隐有难以支持之状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李施主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何必如此?!”

    金蝉子如一尊佛陀立在虚空,手中降魔杵,绽放无量神光;轰然落下,青莲瞬间破灭,李说倒退而出,被砸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李施主,如今胜负已分,何不”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憨憨动了,瞬间涨大,足有数万丈,龙威无匹,龙尾如擎天之柱,瞬间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金蝉子想也不想,举起降魔杵,当的一声,佛光四溢,降魔杵颤动;金蝉子身形一晃,不由自主的倒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力气,不愧是传说中的祖龙第十子!”金蝉子目光微闪,心中闪过一丝火热,“可惜,你的还是实力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脚下金莲轮转,大手遮天,佛光交织,形成一张大网,散发道道蛊惑之意,覆盖向憨憨而去。

    “绝不能让金蝉子将憨憨抓走,不然的话只能再次动用毁灭之力”

    “大崩灭术!”

    憨憨神情严肃,悦耳如银铃般的声音,给人一种冰冷而死寂的感觉,一股崩灭万物的气机回荡出来,四方时空崩毁,八面法则混乱金色的大网,可怕的大手吗,当场碎灭,消散于虚无。

    金蝉子心中闪过一缕危机,当场爆退,但依旧受伤,右掌当场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消失了”金蝉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金蝉子与降龙罗汉等佛徒施展**力,驱散崩灭之意,恢复这片天地,但李说与憨憨的气息却早已消失,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