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1章 、夸父复生,玉帝显威
    银月高悬,月华挥洒;星辰熠熠,星辉灿烂。

    一道无匹的气势浩瀚而出,好似一个巨大的光柱,直射星斗,震动山河,响彻天地,直奔天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庭摇晃,云层崩乱,无垠星光汇聚过来,无数星辰流转虚空,纵横交织,仿佛有一种莫名的轨迹,阻挡那道无匹气势的侵袭。

    气势消散,星光崩灭,恐怖的余波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,砰的一声,只见南天门的匾额轰然落下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南天门的牌匾竟然碎了?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,居然如此大胆,连天庭的南天门牌匾都敢打碎!”

    “看这股气势,直射星斗,崩灭南天门,恐怕是故意为之!”

    “这种无法无天,贫道好似在哪里见到过,很是熟悉嘶!莫非是巫族”

    南天门牌匾,在万众瞩目之下,轰然碎裂,顿时引得群仙众神惊诧,就连三界大神通者都在侧目。

    这可是南天门的牌匾啊,象征了天庭的脸面,这简直就是在狠狠的抽天庭,抽玉帝的脸啊!

    “放肆!好大的胆子!”凌霄宝殿之中,玉皇大天尊勃然大怒,连杨戬是否劈山救母成功都顾不上了,“无论是谁,胆敢侵犯天庭威严,朕都要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李靖,哪吒,王灵官,天蓬元帅,率领三十万天兵天将,随朕下界,擒拿逆贼!”玉皇大天尊下令道,“这一次,朕要御驾亲征!”

    洪荒大陆,桃山之边,李林与陆压,人族与妖族,纷纷一怔,互相对望一眼,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离得最近,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股无与伦比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夸父!这是上古大巫夸父的气息!”陆压震动,动容起来,不敢置信的望着那座摇摇欲坠的桃山,“怎么可能?夸父不是死了吗?本太子可是亲眼看到夸父力竭而亡,死在了自己的面前,可现在,现在”

    “等等,难道是他上古大巫后羿布下的局?为的便是有朝一日,夸父能够复生?!”

    “桃山,金乌精魄,如果朕没有猜错,这股气势的主人,应该就是上古大巫夸父了!”

    李林深吸一口气,对着众人低语道。

    “上古大巫夸父复生,这恐怕是后羿的手段,就连这九只金乌精魄,也怕是有意为之,以此蕴养夸父精血。”郭嘉眸子闪烁,道,“陛下,以臣之间,只怕这后羿大巫就在暗中窥伺啊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,上古之时,后羿射日,被东皇太一以混沌中砸碎大巫之身而陨落,现在看来,并非如此简单。”李林心中暗道,“朕在后世听说,那月亮之上,砍树的吴刚,似乎就是后羿所化”

    思忖之间,李林不由抬头望月,透过蒙蒙月光,依稀有绝世仙子,怀抱玉兔,紧锁峨眉,忧愁寂寞。

    桂花树下,花瓣飘舞,一个高大的汉子,手持斧头,没有任何的停顿,专心致志,目不转睛,砍伐大树。

    李林收回目光,微一沉吟,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“十大金乌今安在?吾夸父回来了!”一声大吼,山河皆颤,天地惧动,掀起一阵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“夸父,是上古大巫夸父复生了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!他居然复生了?!”

    “是夸父大巫,快!快前往桃山,迎接夸父大巫!”

    这一声吼,让洪荒沸腾起来,大能心惊,巫族大喜,妖族皱眉,人族淡然,百族纷乱整个天地,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夸父大巫吗?真是好手段!”九龙玉辇之上,玉皇大天尊微微一笑,“幸好朕早就有所猜测,做了些准备,既然如此,那便以夸父的复生,成为朕统御诸天万界的第一步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桃山崩裂,山石粉碎,一个如小山般的大汉从其中走出,手握桃木杖,一步一步走来,震得虚空都在轰鸣。

    “咦,你是当初年龄最小的那只金乌?嘶!这境界你居然斩尸了?!”夸父看到陆压,目露迷茫,而后闪过一缕震惊,“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了?连你这只小小金乌都突破了准圣之境?!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中古时期,巫妖两败俱伤,尽皆没落,人族趁势崛起,成为洪荒第一霸主!”陆压双目喷火,却强忍心中怨恨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在等,等天庭大军来援,不愿妖族受到损失;李林默然不语,抱起杨婵,率领众人,化成一道金光,消失长空。

    陆压张了张口,却是没有多说什么,任凭李林离去。

    “巫族没落了?吾早该知晓的”夸父脸色黯然,也不管李林离去,继而想起了什么,追问道,“那吾巫族的十二祖巫大人呢?是祖巫大人将吾复生的吗?还有后羿,刑天、蚩尤兄弟,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夸父!尔可知罪?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天际之中,无尽云层翻滚,一座玉辇,轰然而出,上百位神灵在侧,数十万天兵天将汇聚,发出雷霆之音,席卷天宇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。”陆压淡淡一笑,不动声色的带领妖族众人退出,让夸父独自一人,对峙天庭大军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夸父浑然不惧,仰天喝问。

    “朕乃玉皇大天尊,执掌天庭,统御万界!”玉皇大天尊大声道,“你袭击天庭,斗射星斗,崩碎南天门牌匾,罪大恶极,当被镇压!”

    “你是现在的天庭之主?!”夸父闻言,面色一冷,“上古之时,就算是天帝帝俊为天庭之主,吾巫族也是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,何况区区南天门牌匾?!”

    陆压听闻,嘴角一抽,眸光森然,一股气息意欲喷薄,面色不善的看着夸父。

    “小乌鸦,你别看着吾,吾说得并没有错!”感受到陆压的目光,夸父头也不回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哼!冥顽不灵!镇压!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不再多说,头顶之上,三花绽放,昊天塔,万灵镜,太昊剑,三件灵宝,沉浮其中,光芒闪烁,纷纷祭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虚空抖动,万灵镜流转神辉,照耀寰宇,阴阳颠倒,五行逆转,散发法则之力,好像锁链一般,封锁虚空,定住夸父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太昊剑划破长空,掀翻天地,带着无匹的锋芒之力,斩落下来;昊天塔光芒万丈,散发出恐怖的威压,像是要打穿天地,不断震动,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万灵镜,定住虚空夸父;太昊剑,斩其大巫肉身;昊天塔,镇压万古诸天。

    三件灵宝,全都爆发出来,瞬间惊艳了世间!

    夸父面色微变,但没有丝毫畏惧,肉身澎湃,暂时挣脱了万灵镜的束缚,挥动桃木杖,差点将太昊剑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昊天塔落下,夸父阻挡不急,被其打了个踉跄;若非大巫肉身强悍,恐怕早就被震成碎肉,尽管如此,但依旧受了创伤。

    “夸父,给朕镇压!今日,朕要彰显天庭威势!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毫不留情,全身法力爆发,准圣后期的修为显露出来,万灵镜大放,法则交织,定住夸父周边的空间;太昊剑斩下,荡开桃木杖,再其身上斩出数道血痕。

    昊天塔不断冲击,仿若亿万钧沉重的小山,打得夸父头晕脑胀,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夸父大吼,想要反击,但万灵镜在侧,让他束手束脚,无法放开。

    “难道吾刚刚复生,又要被镇压吗?不行!只有战死的夸父,绝无苟且的巫族族人!”

    夸父面容一狠,蕴含决绝之意。

    “想要自爆?不可能!”昊天一惊,不再犹豫,全力催动万灵镜与昊天塔,准备在巫族众人到来之前,镇压夸父。

    他心中很清楚,巫族都是疯子,若是夸父真的因为自己而陨落,天知道这些疯子会做出些什么疯狂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此举只是为了立威,彰显天庭威势,不想节外生枝,惹得巫族狂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万灵镜的神威被催发出来,整个时空都定住了,夸父无法动弹;与此同时,昊天塔涨大,足有万丈之高,轰然落下,将夸父覆盖,镇压其中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危机时刻,一支神剑,穿云破虚,洞穿时空,直奔昊天塔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