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9章 、三教退出,半圣相争
    这一刻,六位绝世大神通者一边要抵挡时间法则的侵蚀,根本顾不上烛龙的镇压,危急到了极点!

    半圣烛龙好似没有顾忌,暂时放弃了收取东皇钟与鸿蒙紫气,全心全意,双手一划,施展时间法则,捏出龙之国度,携带无上威压,镇压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广成摇动盘古幡,激射出一缕缕混沌剑气,但瞬间被时间法则侵蚀,连带着黑白二气消散,阴阳鱼震动,半边身落入太极图之外,血肉消散,白骨松落,差点陨灭。

    “心!”

    玄都师大叫一声,法力催动,金光散发,荡开时间法则,重新将广成拉回太极图内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十大至强法则之一,真是可怕无比!”玄都师感觉到那股玄奥的气息,浑身一颤,心有余悸的道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......”

    龙之国度浩大,像是有万千真龙汹涌而来,雷海散落,血海凋零,神光黯淡,就连九品金莲、太极图都是一震乱颤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玄都师面色一红,喉咙一甜,一口大血喷洒出来;如来佛祖也不好受,面色惨白,再无淡定之意。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有气运护体,万法不侵,但依旧受了伤,气息混乱;冥河老祖、雷泽雷神,纷纷爆退,鲜血染红了寰宇,一缕缕白发不断飘荡出来,每一刻都有无尽寿元消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真正的半圣神威吗?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传中连圣人都眼热的时间法则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吃惊,虽然知道时间法则是十大至强法则之一,但却没有具体的印象,现在烛龙施展,所向披靡,让人震动。

    “人教、阐教,退出东皇钟与鸿蒙紫气之争!”

    “西方佛门亦是如此!”

    一道玄奥的声音自混沌而来,一股天道之力震荡,太极图光芒大放,黑白二气垂落,阴阳鱼流动,笼罩玄都师、广成与人阐门徒,化成一道光束消失。

    另一边,九品金莲流转,漫天佛光笼罩所有佛徒,七宝妙树对着虚空一刷,荡开世家法则,刷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所有佛徒,顷刻消失。

    “天道之力?是圣人出手了吗?”

    半圣烛龙微微一沉,自己看似与圣人只有半步之隔,但这半步,却如天堑,比登天还难上无数倍。

    “三界之内,朕为大天尊!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传来,响彻洪荒三界,漫天气运在天庭汇聚,一条紫金神龙盘旋凌霄宝殿之上,听到玉皇大天尊的怒吼,发出一道可怕的龙吟,化成一道紫金神光,洞穿天地时空,直接没入其身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的气势猛然提升,一股半圣的威压激荡九天十地!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,借助三界气运之力,晋升半圣!

    “给朕散!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祭出昊天塔,神光如剑,沉重如天,一举将周身的时间法则全都震散。

    “吾为血海之祖!血海不灭,吾即不死!鸿蒙紫气,贫道势在必得,挡者皆可杀!”

    冥河老祖低喝道,一道血光从血海激射出来,漫天的杀意,恢弘的煞气,所过之处,一切都被染成了血色。

    血光入体,冥河老祖的气势急剧攀升,咔擦一声,似乎有一股桎梏被打破,半圣的气息,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冥河老祖,借助血海之力,晋升半圣!

    “万千雷霆,诸般天劫,尽归我身!吾为雷神,执掌雷霆!”

    雷泽雷神,不甘示弱,仰天大吼,震动天穹。

    天地翻覆,法则轰鸣,乌云汇聚,银蛇乱舞,漫天的雷光炽盛,化成了汪洋雷海,每一寸空间都被雷霆笼罩,起来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道紫色光柱,从雷海之中落下,没入雷神体内;片刻之后,雷海消失,光芒黯淡,一道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,充满了威严、刚正与爆裂!

    雷泽雷神,借助雷霆之力,晋升半圣!

    血海法则交织,杀道劫气浩荡,劈散重重时间之力;无尽电光缭绕,雷霆法则汹涌,将时间法则击碎。

    “玉帝,冥河,雷神,尔等竟然晋升半圣了!”烛龙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“哼!此皆拜你所赐!”玉皇大天尊脸色阴沉,口气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一百多年之前,玉皇大天尊大战巫族后羿、刑天,被破消耗天庭气运之力,将二人镇压;可现在,玉皇大天尊又一次以天庭气运之力晋升半圣,虽然有轮回气运加身,但因果会更加纠缠。

    所以,玉皇大天尊的脸色很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鸿蒙紫气,贫道势在必得!”冥河老祖开口,嘴角挂着一缕冷漠的笑容,“除此之外,贫道还要告诫众生,冥河不可欺!”

    四方观望此地的大能与生灵纷纷若有所思,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西方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灵山,大雷音寺,如来佛祖闻言,不由苦笑一声,“没想到冥河老祖竟然还有如此底牌,若非此次鸿蒙紫气显化,恐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鸿蒙紫气,成道之基,贫道不得不来!”雷泽雷神,郑重道,周身光影朦胧,被雷光掩盖,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很明确,直接就是为了鸿蒙紫气而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吾等就各凭手段!”烛龙低声叫道,大袖一挥,东皇钟随之而动,向着玉皇大天尊与冥河老祖冲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东皇钟震动,浑身发光,爆发出一种恐怖的气息,金乌烙印虽然被烛龙炼化了大半,但依旧犹存,继续催动东皇钟。

    “东皇钟!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轻喝一声,心思急转,“烛龙将东皇钟抛了出来,显然是想要全力收取鸿蒙紫气;不过有冥河与雷神在侧,不会很顺利。既然如此,那朕就先将东皇钟收取,再来争夺鸿蒙紫气。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心中计较已定,万灵镜照射光芒,定住东皇钟;太昊剑斩出剑芒,劈散金乌烙印;准备先行收取东皇钟。

    “啊!叔父!龙族,天庭,贫道与尔等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“东皇陛下!东皇陛下...”

    陆压愤恨,群妖激愤,但在半圣的威压之下,却根本无力动弹,只得仰天长嚎,神情悲恸。

    “想独自一人收取东皇钟吗?哼哼!”

    冥河老祖冷笑一声,法力涌荡,元屠阿鼻斩向金乌烙印,脚下红莲业火席卷,化成一条火龙,冲向玉皇大天尊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红莲业火?!冥河,汝安敢如此?!”玉皇大天尊大怒,太昊剑继续斩灭金乌烙印,昊天塔冲出,镇压向冥河老祖。

    另一边,烛龙与雷神也开始争夺鸿蒙紫气而大战,时间之道,雷霆之道,不断轰鸣,崩塌虚空,斩灭了无穷乱云。

    东海之上,亿万万里的高空,四道光束惊天,震动洪荒,掩盖天宇,传出可怕的声音,散发恐怖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尔等相争鸿蒙紫气,又怎能少得了贫道?!”

    忽然出现的声音,瞬间传遍整个洪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