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一章、世间再无姜子牙!
    三十三重天天庭,凌霄宝殿。

    “太白,你说朕要不要给人皇添点堵?”玉皇大天尊注视着万灵镜上的画面,一脸的沉思。

    太白闻言,拱拱手,劝说道:“陛下,万万不可!姬水龙王,为报私仇,水淹洛邑,致使数万人族化成冤魂。陛下为诸天之主,执掌万界,应当光明正大,造福众生,岂可相助残暴之徒?”

    玉皇大天尊沉默以对,看着万灵镜上的画面,似乎因为不能给人皇添堵,而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“再说,人皇镇压真龙,人族与龙族关系必然会紧张,陛下当可坐山观虎斗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玉皇大天尊淡淡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巫族盘古殿,妖族悬空岛,修罗族血海,僵尸族墓地......洪荒各方势力,全都选择了沉默,有些甚至兴高采烈的看着双方的争斗。大日西斜,余晖点点,晚霞映衬,红云灿烂。

    李林左手捏人皇印,右手打五行印,金光璀璨,五行缭绕,一个接着一个,覆盖向真龙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之间,一共十三尊大罗巅峰的真龙,全都没有逃脱,纷纷被镇压在法印之内。

    姬水龙王最惨,被李林打了个半死,一身龙筋跳出,全身法力消散,如同一条废龙般,被李林以法则之链锁困,化成一条龙脉,镇压在洛邑城下,滋补城池,铸造圣地。

    姬水龙王大吼,想要挣扎而出,龙筋被跳段,法力被毁去,成为龙脉之灵,守护洛邑城池,蕴养姬水河域,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“臣姬发,带洛邑臣民,拜谢陛下!”周侯姬发,挣扎着站起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吾有愧人族!”姜子牙颤颤巍巍,老态龙钟,两泪纵横的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姬水之旁,黑云缭绕,影影重重,一位又一位人族冤魂攒聚在一起,看到李林为他们主持公道,纷纷遥遥一拜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林心中黯然,默默点头,对着数万人族冤魂一招手,“赶快去转世投胎吧。”

    “此生无悔入人族,来世还是大明人!”

    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!”

    “陛下保重!愿来世,依旧为人族!”

    “吾今生得遇陛下,幸甚!幸甚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一位位人族仰天大吼,高歌一曲,可怕的力量,震动了天庭,惊颤了地府,让整个洪荒诸族都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他们最后看了一眼洛邑,看了一眼姬水,看了一眼人族,带着眷恋的目光,依依不舍,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人族吗?!”

    “人族若此,当百世不绝!”

    “人族成为洪荒主角,固然有一丝丝天命,但若人族自己不争气,又如何能成为天地主角?!”

    “此是天命,亦是人为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天庭,地府,人阐截三教,西方佛门,血海,妖族,巫族,龙族,上古百族......纷纷被人族的精神所感染,心中大受震动。

    姬水龙王之孙,因吞噬混沌魔神精血,狂性大发,水淹周地;姜子牙从南极处得知,明知是阐教之谋,但亦以一己之力,斩杀妖龙。

    其后,姬水龙王寻仇,姜子牙无惧无畏,万般罪孽,尽归其身,一人担责,了结因果。

    然,姬水龙王不愿,欲要灭杀洛邑人族,以祭奠其孙;周侯姬发,大将南宫适,文武群臣,洛邑生灵,无一胆怯,与之相抗,虽败犹荣。

    及至人皇驾临,霸道无双,更是发出“人族虽众,但无一位是多余的”强势宣言,斩灭烛龙之光影分身,镇压一十三尊龙族大罗真龙。

    人族不靠天,不靠地,不信神,不信仙,不惧巫,不畏妖,只靠自己!

    三天三夜之后,姬水之上的人族冤魂尽数离去,了无遗憾,转世重生。

    “子牙,如今可能做出决定了吗?”洛邑,丞相府,李林坐在其上,下方有两人战力,态度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青年者,周侯姬发;老年人,周地丞相姜子牙。

    “吾虽为阐教徒,但更是人族之民。数百年前,封神大劫,吾为阐教鞍前马后,收获无量封神气运;封神之后,及至现在,吾亦在周地之内,为阐教道统而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之前,吾知晓南极师兄所言,乃是为了破坏人族与龙族的关系;但妖龙罪孽深重,不得不杀,不可不杀!故,吾知内情,亦甘愿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种种,吾无愧老师,无愧阐教!”姜子牙抬头起身,对着昆仑的方向,三跪九叩,极为恭敬,而后起身,继续道,“但,吾有愧周侯,有愧陛下,有愧人族!”

    “亚父,你这是......”周侯姬发吓了一跳,赶忙上前,准备扶起姜子牙。

    李林不语,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等待着姜子牙的决定。

    姜子牙推开姬发的搀扶,缓缓盘膝坐下,眸光紧闭,全身放松,一缕缕仙气,一团团功德,一片片气运,从其体内溢散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,吾将全身玉清法力,无量功德气运,诸般道法神通,全都返还阐教,只留一具人族残躯!”

    “若有侥幸,吾当存之,为人族而尽心尽力;若是不幸,吾当前往幽冥,愿来世再为人族!”

    姜子牙双目一睁,轰然之音响彻,如同雷动惊世,他的身前,光芒缭绕,五彩斑斓,一枚珠子,一团金光,一片云海,一颗种子,悬浮而出。

    玉清法力之珠,功德金光,气运云海,道法种子......姜子牙在阐教之中所学的一切,全都被他从体内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姜子牙最后看了一眼身前的光华,大袖一挥,消失眼帘,洞穿虚空,直奔昆仑。

    昆仑山,玉虚宫。

    广成子盘膝而坐,正在打坐悟道,忽然心念一动,眸子睁开,身前多了四样物品:一枚诸子,一团金光,一片云海,一颗种子。

    “子牙师弟,何至于此,何至于此啊?!”

    广成子叹息,心有戚戚,没有收取这四样物品,而是禀告老师元始天尊,不敢擅自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自此之后,世间再无姜子牙!”

    丞相府内,姜子牙浑身一颤,虚弱无力,瘫倒在地,仿若病怏怏的老者,行将朽木,奄奄一息,目中浑浊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亚父!”周侯姬发大叫,“陛下,还请陛下救救亚父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子牙大才,朕岂会忍心让其离世?!”李林点点头,离开座位,正要出手,忽然之间,他停下了脚步,面色十分古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