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7章 是个女儿奴吧
    “我也恨我自己,明明知道李四儿就是害死额娘的人,我却无能为力,眼睁睁看着李四儿越过越好,恨,我恨!”

    若音看着哭成了泪人的佟佳采羚,试着宽慰:“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,与其带着恨活着,不如自在的活着,否则是很痛苦的。天道轮回,上天又岂会饶过谁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佟佳采羚抹了抹眼角的泪,哽咽道:“谢四嫂宽慰,那天我以为你会把我交给李四儿,我害怕极了,但你却没有那样做,我真的打心底里佩服你,为人外圆内方,谦让但不畏缩,包容但不懦弱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个普通人。”若音淡淡一笑,没往头上戴高帽。

    “不,你是个很好的人,所以,还请四嫂往后和四哥好好的,我看出来了,四哥待你不一样,他在我面前,提过你很多次,但从没提起过别人。其实,自从姑母去世后,四哥日子就过得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以为四哥成家,就对我没以前好了,然后又听说府上最宠的是你,我便嫉妒你。但他最近为了我的亲事,都亲力亲为,耽搁了不少正事。我才明白,四哥成年了,有很多大事等着他去做,不可能还像小时候那般了。”佟佳采羚深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若音嘴角抽了抽,佟佳采羚是给她贴上好人标签了呗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又聊了会,佟佳采羚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佟佳采羚情真意切地说:“四嫂,我欠你的人情,暂时还不上,往后只要有需要我的,你尽管吩咐,我一定帮到底!”

    若音就当是小姑娘一时被义气冲昏了头脑,便没在意,笑着应了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直到多年后,她才知道,对方是认真的,并且做到了兑现承诺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由于快过年了,要是再延迟的话,大婚就得等到明年了。

    于是,佟佳采羚的婚期,便定在十一月初八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李四儿不死心,佟佳采羚一直都是住在贝勒府。

    在她出嫁前几日,佟佳采羚娘家的人,也赶到了贝勒府。

    唯独隆科多和李四儿不在,就连佟佳采羚的亲大哥,也不在场。

    到了那一日清晨,禛贝勒府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四爷以嫁女儿的阵仗,热热闹闹给佟佳采羚办了数十桌酒席。

    就连嫁妆,都跟嫁女儿一样,置办的很是丰厚。

    有各种珠宝首饰与绸缎、家具、还有几个庄子。

    再加上佟佳采羚郭罗玛法的那些嫁妆。

    就算佟佳采羚往后不受宠爱,也能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。

    吉时一到,在一阵敲锣打鼓的热闹中,以及震耳欲聋的炮仗声响起时。

    十爷带着迎亲队伍,骑着高头大马,来接新娘子了。

    随着而来的,还有长长的彩礼队伍。

    对于彩礼,四爷和若音,还有佟佳采羚的郭罗玛法意见一致,全部连着嫁妆一起,让迎亲队伍带着。

    也好把佟佳采羚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,佟佳采羚在奴才们的搀扶下,顶着红盖头,被牵到了正堂。

    若音这个嫂嫂,带头把一套赤金的首饰作为嫁妆,赏给了佟佳采羚。

    李氏几个,便也纷纷效仿,送了些首饰。

    然后,一行人敲敲打打,把她送到了禛贝勒府门口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佟佳采羚的郭罗玛法和郭罗嬷玛,早就哭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老太太已经站不稳脚,只能由着奴才搀扶着。

    老头子到底是男人,眼眶发红,但没流泪,他走上前,道:“采羚啊,我和你郭罗嬷玛,等这一天等了大半辈子,能亲眼看见你嫁人,我们......实在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是大喜的日子,老头子把“死而无憾”四个字放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“郭罗玛法、郭罗嬷玛,采羚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。”佟佳采羚的声音颤颤的,说着还跪下行了晚辈的叩拜礼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老太太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强忍着的老头子,都偏过了头,不忍去看。

    佟佳采羚叩拜了之后,又道:“采羚也谢谢四哥和四嫂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往后有空,就常回来看看,若是十弟,或者他府上有人欺负你,就跟四哥说,四哥给你做主!”四爷负手而立,身后的拳头攒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一番话下来,若音上前扶起佟佳采羚,“好了,大喜的日子呢,反正就嫁在京城,想见面也容易。”

    佟佳采羚起身后,就直接往若音怀里扑。

    感受到怀里的人情绪激动,就连肩膀都是抖的,若音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,“当真是个孩子气的。”

    佟佳采羚在若音怀里哭了会后,才不舍地上了大红的花轿。

    然后,所有嫁妆和聘礼,全部由人挑着、抬着,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京城热闹非凡,鼓乐喧天,鞭炮齐鸣,数十里红妆、马车,由京城的东边街头,井然有序地排到了北边的街尾。

    看着那大红花轿和喜庆的大队伍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直到热闹的声音都听不见后,若音转头看了眼四爷。

    原来,一切真的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是她一开始起了偏见。

    四爷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,没有暧昧,有的只是兄妹之间最纯粹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个在紫禁城长大,却没得到康熙和德妃关怀的男人。

    是要格外珍惜这种简单而纯粹的亲情吧。

    虽不是亲的,却胜似亲的。

    同时,她见四爷对佟佳采羚都如此好,要是她给他生了个女儿,只怕是个女儿奴吧?

    也难怪四爷虽说高冷,但对大格格,总归会温和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好巧不巧,四爷也正转过来看她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后,四爷就冷不丁地说:“来年大阿哥就满周岁了,你赶紧给他添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是让添个妹妹,翻译便是:赶紧给爷添个嫡女。

    闻言,边上的奴才都低垂着头,忍着笑,感觉比今儿吃的喜糖还甜呢。

    若音则瞥了眼身边的奴才,再看看李氏几个,眼里都能喷出火来了。

    后院人的想法,她倒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只是平日里,她在奴才们面前都是端庄的福晋模样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