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9章 也就四爷能治服
    毕竟,郭氏进府头一天晚上。

    武氏就抢了郭氏的风头,可不就是杠上了么?

    想到这,她斜眼瞥了眼斜对面的郭氏。

    比起进府这么久才侍寝的武氏,她更认为郭氏个是对手。

    不管爷为了什么没去郭氏那儿,往后总不会一直冷着的。

    现在郭氏还没露脸,要是露脸了,肯定是个狠角色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上下打量着郭氏,鄙夷地道:“昨晚天黑,都没仔细瞧,今儿一见,这身段可不是一个姑娘家该有的,倒是比人家生过孩子的还要丰+润呢!”

    “姐姐言重了,只是奴才在宫里时,德妃待奴才很好,吃喝用度都是极好的,所以才生的好。”郭氏强忍着心里的不满,笑着回。

    只听李氏嗤笑一声,道:“要我说啊,宫里不少宫女,有是有机会伺候万岁爷啊,尤其是妃嫔身边的人,露脸的机会就更多了。再不齐......宫女寂寞了,就和太监对食,这种事情也有的。你确定......你还是个雏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在场的人都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郭氏从原本的隐忍,变得面色通红,身前因为激动,剧烈起伏并颤颤的。

    可她身份不如李氏,又不得宠,不好得罪李氏。

    只得看向若音,满脸的委屈,想让若音给她做主。

    李氏说话是难听了点,若音自是要说道说道的。

    她面色一沉,严谨地道:“李氏,你也是的,向来嘴巴说话没个把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福晋说的是。”李氏捂嘴一笑,转而朝郭氏道:“瞧我,就是管不住嘴,可我的心是好的,妹妹切莫往心里去。你既是皇阿玛和额娘安排的人,自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无趣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郭氏没说话,只是眼睛红红的,心里觉得受了屈辱。

    李氏那般羞辱她,居然就想三言两语打哈哈忽悠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,她继续看向若音,希望若音给她做主。

    若音收到郭氏的眼神,但她并不打算替郭氏做主。

    她可不会忘记郭氏在永和宫时,看向她时的敌意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不会帮这个白眼狼呢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外边的天,淡淡吩咐:“昨晚下了场大雪,你们要注意保暖,炭火不够来正院说一声,我让奴才送过去。另外,门前的雪各自吩咐奴才清扫干净,别到时候滑倒摔跤,别怪我没提醒你们。”

    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:各人自扫门前雪,反正我谁都不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快到年末了,我这不少账本要看,你们便好生在院子呆着,不必来我这儿请安了。”冬天冷,她要睡懒觉呀。

    李氏几个听了后,说了几句寒暄话,就带着奴才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四爷接连在武氏那儿宿了三天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在后院雨露均沾。

    唯独没去郭氏那儿。

    但他有在若音这儿小坐,给弘毅带些玩具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若音越发觉得,武氏可真冤。

    新人进门,连宿三天的锅,都让武氏给背了。

    冬天过的很快,时间一晃,就到了十二月初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若音就宅在正院带大阿哥,看账本什么的。

    因为外面实在太冷了,一出房间,鼻子都是通红的,呼出的气都是白雾。

    走个几步,好像耳朵都要掉下来似得。

    就是往地上泼一盆热水,都能瞬间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这一天,巧风从膳房拿了不少新鲜的柠檬回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就是您要的柠檬吗,这么酸,可怎么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给她压成汁,跟蜂蜜搅着喝,能美容养颜。”若音淡淡吩咐。

    巧风对若音的话,自是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取了个铜器,下边跟水壶一样,上面有螺丝把。

    把柠檬切成对半放进去,慢慢搅动,就能榨橙汁,只剩柠檬片和渣子了。

    若音见了,真佩服古人的智慧,就这么个简单的玩意,效果可不比榨汁机差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那黄澄澄的柠檬,她有个邪恶的想法在滋生......

    “巧风,切一小块柠檬给我。”若音笑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巧风就切了一小瓣柠檬给若音。

    若音接过后,就往弘毅嘴边靠。

    弘毅是个不挑食的,向来若音喂什么,就吃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他哪里知道人心险恶,一点都没犹豫,对着柠檬就是咬牙一啃。

    结果咬下去的瞬间,小身子酸到颤抖!

    亮晶晶的大眼睛,就眯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小脸蛋也皱巴巴的。

    肉嘟嘟的小嘴巴,还沾着柠檬果汁呢。

    越是吧唧,尝到的酸味越多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微张着嘴巴,动都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若音笑得前俯后仰,“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目睹这一切的巧风,不由得抽了抽嘴角,酸成那样,她都不敢吃。

    别说未满周岁的大阿哥了。

    唉,摊上福晋这么个亲娘,也是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这整个府里,也就四爷能治服福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弘毅倒是没哭,只是抬头看着若音。

    亮晶晶的眸子不解地看着狂笑的若音,嘴巴也委屈的嘟起。

    那模样,仿佛在无声的质问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我只是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对上亲儿子可怜无辜的表情,若音心中一软,她怎么能这样呢?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,可她的手,还是忍不住举起手中的柠檬,继续往弘毅嘴边凑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这家伙酸到变形的样子,实在太萌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弘毅明显的不上当了。

    而是整张脸都转过去,只留个后脑勺给若音。

    一副“刚才怪我太天真,现在休想我会吃”的模样,把嘴巴呡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壮壮,一口,就再一口好不好~”她哄道。

    弘毅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还挣扎着要下去。

    坏额娘好阔怕,他要离开。

    若音才不管呢,反正柠檬是水果,还有助于长牙期宝宝的味蕾发育。

    她也就是尝试一次,以后就是喂弘毅吃柠檬,也会放蜂蜜哒,不然太酸对肠胃不好。

    她举着手里的柠檬,不断和躲避的弘毅周旋着。

    晃着晃着,她故意好似要往左边喂,其实是往右边一推。

    结果,弘毅一个不留神,就又尝了口柠檬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小身板酸得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若音笑得花枝乱颤,殊不知有股寒气渐渐靠近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