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1章 往后离他远点
    收回杯子后,若音察觉到氛围不对。

    便又跟女子碰了个杯,笑问:“对了,还不晓得,该怎么称呼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舒先生的随身大夫,叫我颜大夫就好。”颜大夫说话时,总是带着柔和而礼貌的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大夫啊,我说怎么一身正气,不过,很少有女子行医的,你一定是个仁心仁术的大夫。”若音实在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这两个如此绝配,居然不是一对?

    可惜,实在是可惜。

    经过融洽地聊天后,尴尬的氛围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四爷和舒先生,则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年宴结束。

    康熙率先离席后,众人便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若音则跟在四爷后头,上了回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后,四爷就靠在软垫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不多时,男人冷冷的声音响起:“可认识舒先生。”

    若音柳眉一挑,如实道:“可以说认识,但也可以说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认识了。”低沉而冷漠的语调,看似和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但若音还是听出男人语气里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算是不打不相识吧,上回在京城大街上,混乱之下,巧风碰到了舒先生,然后他便咳血了,他的下属还揪着我们道歉,最后差点打起来了,好在我阿玛及时赶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偷偷瞥了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马车里的灯光很弱,斜斜照在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,勾勒出男人硬朗的侧颜。

    微蹙的浓眉不耐烦地蹙着。

    下一秒,那双神秘的墨瞳忽得睁开,并且直勾勾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简直能瞅出冰渣子来。

    吓得若音冷不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好冷......

    就算马车里燃着两个火盆,她都觉得极冷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他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刚刚不敢和他碰杯,怕出事嘛,万一又咳血了,我岂不是成了大家眼中的罪人了。”若音非常认真地回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灯光,男人打量着女人那张脸。

    漆黑不见底的眸子,正流露着探究的色彩。

    然后,他淡淡道:“嗯,他身上有伤,往后离他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虽然他的声音比刚才要温和些,但若音还是听出淡淡的警告意味。

    仿佛在说:你给爷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四爷似乎不满意女人敷衍的回答。

    直接微微起身,把女人囚禁在狭小的马车软垫上,来了个车咚。

    再次道:“爷说往后离他远点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片昏暗,若音抬眼却看得清他眼里的怒火。

    一路一路摧枯拉朽直焚烧到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她明明在年宴上,一句话都没跟舒先生说,就是杯角都没碰。

    可他为什么要一直逼问。

    到底哪一点让他觉得误会了?

    若音侧过脸颊,不正面对着他,“我知道,可我今天根本就没有和他怎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你的身份。”男人的大掌扣住她的下颌,让她直视自己。

    她知不知道,人与人之间有种气场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无需太多交集,只需要一个眼神,就能知确定的气场。

    尤其在他知道她和舒先生认识时。

    那种她们认识,他却不知情的感觉,该死的不好。

    若音扯了扯唇,正准备说些什么,就被男人俯身吻住......

    马车回到府后,四爷和若音,双双回了正院守岁。

    必须得守完岁,才能歇息。

    一盏茶后,正院的堂间,燃着亮堂堂的烛光。

    若音和弘毅,在给雪花投喂肉脯干。

    年前,她让人给雪花做了衣裳。

    所以,雪花穿着大红喜庆的新衣裳。

    一面“喵喵”叫,一面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四爷则稳坐在屋里的圈椅上,一手垂于膝上,一手把+玩着硕大的翡翠扳指。

    若音在心中暗暗说了句“无聊的男人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雪花就吃饱了似得,接食没那么积极了。

    若音便摸了摸雪花的肚皮,“行了,不喂你了,一边待着歇息去。”

    原本趴在地上的雪花“喵”了几声,就在堂间铺着棉毯的竹篓子睡觉了。

    于是,若音从投喂雪花,变成了投喂弘毅。

    “壮壮,来,吃核桃仁。”

    “再来点肉脯干。”她捏了一小块肉脯干,放进弘毅嘴里,“吃肉肉长肉肉,不吃肉肉精瘦瘦。”

    弘毅用门牙咬着肉脯,嘴里还不忘复读,“七肉肉肉肉肉,不吃肉肉肉肉肉!”

    就当若音石化在原地,想着怎么教他正确读音时。

    就听一直没说话的四爷,轻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,两母子齐刷刷地看向四爷。

    只见四爷右手握拳,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往后大阿哥的发音,你耐着性子多教会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家壮壮发音不好了。”若音把弘毅正面对着自己,教道:“壮壮,跟额娘念一遍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。”

    弘毅是个听娘话的乖孩子,一下子就进入了绕口令状态。

    他紧紧攒着肉嘟嘟的小手,黑漆漆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非常拗口又吃力地念道:“红~鲤~鱼~与~绿~鲤~鱼~与~驴~”

    最终,他还真就一字一字的,把这段绕口令非常正确的念完。

    只是,整个过程跟慢动作似得。

    然而,那张婴儿肥的脸蛋,也因太过认真而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小拳头更是还没松开呢。

    见状,若音扳开弘毅的拳头,问向一旁的四爷,“怎样,壮壮是不是很棒!”

    四爷正准备毒舌,就对上弘毅那双殷切求表扬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嗯,有进步。”他淡淡道。

    得到表扬的弘毅,张嘴就让若音继续投喂核桃仁。

    若音把剥好的核桃仁塞了一把给弘毅,道:“壮壮,额娘也要吃核桃,给额娘分享一块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弘毅不自私,不小气,她经常都会这样教他。

    对于她,弘毅倒是想都没想,就抓了一块核桃仁放进若音嘴里。

    就在若音想教弘毅喂四爷时,弘毅不用她说,就把抓着核桃仁的左手,伸到了四爷面前,“阿玛吃!”

    只是,弘毅的手很肉,经常吃东西都会把手指吃进去。

    就像刚刚,他吃核桃仁时,手指也被吃了一遍。

    所以,弘毅的手上,正闪着亮晶晶的婴儿口水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