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0章 夜里亲自到爷的房间来
    说着,他还掩嘴附在四爷耳旁,小声道:“你是不知道,那药酒有多好,我每晚喝上小半杯,夜里两个如花似得侍妾,都跪着求饶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们聚在一起,难免说些荤+话,议论女人。

    三爷这话要是跟别的阿哥说,没准就对上头了。

    可四爷是个不解风情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他一听说是忘忧酒庄,就用余光扫了眼边上的若音。

    随即蹙了蹙眉,淡淡道:“那酒虽好,三哥也莫要贪杯,且不说酒喝多了伤身,你夜夜那般,掏空了身子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就是夜里喝一喝,睡眠好。偶尔也去酒庄上坐一坐,听说书,听相声,还有美人跳舞唱曲儿~”三爷手握折扇,风+流地道:“都是男人,别说三哥待你不好,你要是想要,改天我让人送几坛到你府上。”

    本来若音听三爷说忘忧酒庄的酒好,她还挺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酒庄卖的酒,帮助到了客人。

    不管那客人的需求是什么,总归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同时,她觉得四爷怪不解风情的,人家三爷跟他介绍好酒,他反倒讲起大道理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呢,她听说三爷要送四爷酒,吓得腿都发软了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啊!

    她自个开的药酒方子,还能不知道那酒的威力。

    四爷平日里就把她欺负得下不了床。

    要是喝了那酒,她是不是要见阎王?

    好在四爷是个懂养生的,知道药酒虽好,也不是人人都适合。

    于是,他直接回道:“不必了,我能应付得游刃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府上就那几个女人,自是应付得了,不像哥哥我,后院佳丽如云。”三爷也不甘示弱地道。

    男人嘛,别的都可以怂,就这方面得雄起!

    就在三爷和四爷舌战时,边上的舒先生,紧随其后开口:“四福晋,你那忘忧庄子风景好别致,酒也确实不错,但我觉得,还是鸡尾酒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若音讪讪地朝舒先生礼貌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好歹是康熙身边的红人与她说话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总归是要意思一下的。

    舒先生身边跟着的,还是那位如仙女般的颜大夫。

    若音也朝颜大夫礼貌性的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天气渐暖的原因,舒先生的气色看起来稍微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什么,四弟妹,那忘忧酒庄居然是你开的?”三爷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,一脸的不可思议,“天呐,我每次去那庄子,都是满座,或者还得提前预定,你这岂不是赚大发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,庄子重新整顿了一下,刚开始还是会亏一些的。”做任何生意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前期得投资成本,等过些日子,还能回本,或者赚银钱。

    不过,三爷其实说的没错,忘忧酒庄前一个月是亏的。

    第二月属于不亏不赚的平衡状态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个月,已经属于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但她像来不喜欢炫这些,还是低调的好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祸就是从炫耀当中+出来的。

    三爷“哦”了一声,就用折扇拍了拍四爷的肩膀,道:“老四,你太不够意思了吧,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,害我刚刚还在那儿说的起劲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小庄子,我也不知情,更没去过。”四爷冷冷地回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......”真是不解风情。

    三爷见四爷好像不太高兴,倒也没有纠缠,撇了撇嘴,就没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若音只觉得周围好冷。

    抬头就见四爷面上绷得厉害,似是心气不顺,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原来,这冷气是从他身上散发开来的。

    就在若音以为男人要生闷气时,就见四爷薄唇轻启,嘴角勾起一抹妖孽般的笑容,温和道:“上回你送到爷房里的酒还不错,今晚记得再送一坛到爷房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若音一开始有些懵,这都什么跟什么?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往他房里送过酒啊,他怕不是记错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对上男人盛气凌人的锋芒眸子时,瞬间懂了。

    若音点头如捣蒜地回:“好,爷想喝什么样的,我夜里让奴才送到你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酒倒是随便。”四爷用余光淡淡扫了眼边上的舒先生,又道:“不过,必须你亲自送到爷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若音微微一怔后,应了声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两口子的对话,使得正喝茶的舒先生顿了顿,随即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然后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和平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,小太监报的是八爷送的寿辰礼。

    若音左顾右盼的,却没看到八福晋的身影。

    以前不管怎样,八爷进宫,身边都会带着八福晋的。

    很多皇子就算和正妻不合,但是在这种大场面,也得把正妻带上啊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,当八爷从殿中央往回走时,若音便叫住了他:“八爷,八弟妹呢,怎的没来?”

    只见八爷微微一顿后,温润地回道:“雅琴她肚子大了,在府里安心养胎,我便没让她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改天有空,我去你府上看看她。”自打八福晋有孕,她还没登门拜访过呢。

    八爷那双温和的眸子转了转后,笑回:“好,多谢四嫂关怀雅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回到了自个的座位。

    若音则收回眼神,在心中感叹,皇家当真个个都是影帝!

    然而,就算是这样,若音也从八爷的眸光中看到了一丝不自然。

    以前她提起八福晋时,八爷总是会很随和的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八爷的眼神,却有不一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透着淡淡疏离的流影。

    要么是八爷和四爷之间的塑料兄弟情产生了隔阂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八爷与八福晋之间的感情产生了隔阂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这两个结果,都不是她想看到的!

    等到康熙寿宴结束后,四爷招呼都没打一声,抬脚就往殿外走。

    若音便挪着步子,跟在他的后头。

    到了宫外的马车旁,马夫就上前给四爷掀车帘子。

    四爷便直接踩着小德子的背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若音紧随其后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