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2章 还挺带劲的
    以前若音伺候四爷更衣比较费力,但伺候得多了,也就熟能生巧。

    只要她尽量不去看他的眼睛,她就能麻利地帮他伺候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男人便只穿着墨色丝绸里衣,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丝绸衣襟恰到好处地敞开着,露出精壮的完美线条,令女人忍不住扯开嗓子尖叫。

    昏暗的烛光照在他俊朗的脸颊,带着皇室贵族般的威严和与生俱来的倨傲。

    对,他就是这么站着,通身都散发着王者霸气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嘴角,却噙着一抹邪魅而痞坏的笑。

    若音正准备吹蜡烛,却看到男人的丝绸布料支起了小帐+篷。

    她便下意识的,把手上的衣料随意往他身上扔,也好盖住那让人那她膝盖站不住的家伙。

    好像这样就能盖住男人眼里的浴火,还有那雄赳赳,气昂昂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过,衣料还没来得及盖上,就被四爷准确接过,随手帅气一甩,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男人慵懒地朝她走来,深邃的眸子猩红一片,正直勾勾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若音双手环在身前,一步步往后退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无路可退,直接跌坐在屋里的贵妃榻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就被他推在锦被上,一双手臂也被他反剪着举过头顶,死死地摁在锦被里。

    “唔......”就连嫣红的唇,也被他霸道地封上,不给她留有一丝喘气的机会。

    直到她差点被他亲得背过气时,男人的薄唇,才离开她的唇。

    但那双大掌,却熟练地把她剥了个光。

    四爷的大掌很宽,正大面积的在她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他的指腹有层层薄茧,刮得她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四爷,我们不能在这儿......”她美眸半眯着请求。

    语音刚落,男人便直接闯入她的世界。

    并在他耳旁低沉地蛊惑道:“为何不能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唔嗯......因为隔音效果不好......会被别人听到......”她捂着嘴,呢喃软语。

    男人却把她的手直接扳+开,再次反剪着摁在她头顶的帛枕里。

    惩罚似得往下压,“听到又如何!”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”若音紧紧抿着唇,不让自个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面前的男人,城府深沉得让她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不懂他为什么要宿在酒庄。

    这会子,她可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故意住在舒先生的隔壁,为的就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可她虽说跟舒先生不熟,但也不想自个叫出来的声音被他听见。

    尤其他还那么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,想想就觉得臊得慌。

    四爷似乎看出若音的小心思,直接把她的腿扛到肩膀上,“给爷叫出来!”

    若音红唇轻启,差一点就要大叫出生。

    但最后还是被她克制住,只是从喉间发出一丝浅吟,“嗯唔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点声,别跟猫哭似得。”

    若音胡乱地摇着头,就是不如他的意。

    然而,男人却打定主意要她叫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次次把她弄得快要背过气儿时,却又停下,就是不给她。

    期间,四爷时而温和,时而又粗暴得如同野兽。

    折腾得若音一点法子都没有,身子难耐地扭动着。

    “想要?”男人俯身,像个行走的低音炮,“叫出来,爷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若音口是心非地摇头,可身子带给她最直白的感受。

    男人还在挑战着她的底线......

    如此若即若离的举动,她实在是吃不消。

    受不住的她,攀着他的脖颈,就在他肩头狠狠咬上一口大的。

    “嘶~”四爷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女人成功地激怒了他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屋里的俊男美女纷纷平躺着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四爷将女人揽在怀里,大掌意犹未尽地在女人身上若有似无地刮着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小野猫,急得咬爷,嗯?”

    若音没说话,只管又羞又迷恋地往他怀里钻。

    女人这般含羞含怯的模样,看得四爷喉结滚了滚。

    低头在女人额头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,“刚刚不还挺带劲的,这会知道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迫使她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若音赶紧扯过被子,隔在彼此间,弱弱地道:“爷,我不行了,你就饶过我吧......”

    可她这般欲拒还迎,男人哪里会听她的。

    于是,才屋里才平西的动静,就又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地字号某个雅间,奴才送了好几次水,直到天蒙蒙亮,屋里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隔壁的天字号雅间,儒雅的舒先生,坐在窗前赏月,喝茶,看书,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透着儒雅的仙气。

    仿佛不是因为人间俗事而失眠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欣赏夜景而已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若音和四爷穿戴整齐,打算回府。

    结果门一开,隔壁的舒先生也刚好开门。

    见状,四爷将手自然地放在若音腰上,像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他和若音,俨然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。

    若音扭了扭+腰,想要挣扎,却被他大力一揽,整个人差点倒在她怀里。

    得了,她还是大大方方的,不挣扎了。

    苏培盛见自家主子爷宣誓主权的霸道模样,憋着笑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顿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四爷神秘的墨瞳,与舒先生清冷的眸子对视着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火药味道。

    舒先生淡淡扫了眼四爷放在若音腰间的手,随即儒雅地道了声“早”。

    四爷则淡淡地回了声“早”,就揽着女人的腰,餍足地离开了酒庄。

    到了马车,若音扶额,实在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四爷地嘴角,却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由于四爷要上朝,马车便先在宫里头停下。

    然后,若音才乘着马车回了府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康熙生辰过后,就是端午节了。

    若音闲来无事,和正院的奴才一起包粽子。

    此时,她的面前摆着粽叶和棕条。

    还有各种糯米、红枣、红豆沙、花生、猪油、猪肉、香菇、蛋黄等等。

    若音包的速度较慢,且包得不够紧。

    就是外观上,也没那么精致。

    但她觉得重在参与嘛,最后能吃就行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这时,外头传来小太监的唱报声:“爷到。”

    若音一听,手里揣着个没包完的粽子,就出去迎接了。

    “爷吉祥。”她盈盈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