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 只要你足够听话
    她又意思意思地行了个礼:“谢谢爷,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,爷放心吧,我在外头会自律哒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儿,可还有事?”他说着,就低头继续看手里的折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点小事,也至于高兴得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但以他对她的了解,她素来无事不登三宝殿的。

    若音索性在屋里坐下,笑回:“当然有事啊,人家特意过来谢谢爷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谢爷?谢什么。”四爷是真忘记了。

    他不记得自个做过什么事情,值得她亲自登门道谢了。

    “爷可真是贵人多忘事,就是你早上让苏培盛送到正院的银子啊。”若音嘴角抽了抽,得了,动辄上万两银子,人自个都不记得,合着她小题大做了?

    闻言,四爷眸光微转,似乎是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不过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那件事情,他之前跟苏培盛交代后,就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公事繁忙,只记得紧要的正事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会让奴才送银子过去。

    是因为知道百货行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买卖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充足的资金,是很难周转的。

    而他,不允许他的女人要为钱发愁。

    况且,那百货行,听起来还算靠谱。

    又是个正经买卖,能方便百姓们便利的购买日常所需。

    反正比那个酒庄正经多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从她嘴里听说时,差点没相信她能有那么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她有时候,确实令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爷,我这心里还真的没底呢。”若音说的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而她也知道,如果别人不愿意帮助你,也不要去埋怨。

    毕竟,谁也没有义务非要帮你。

    但要是有人主动帮你,那必须得有颗感恩的人。

    别让帮你的人感到寒心。

    虽然四爷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她自个还是想好好谢谢四爷的。

    “往后缺银子跟爷说。”男人没所谓地应了一句,末了,又加了一句,“只要你足够听话。”

    若音甜甜一笑,道:“我很听话的呀。”

    四爷抬头,正准备说什么。

    外头就传来苏培盛的声音:“爷,膳房的来了,说是福晋让做的什锦披萨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四爷转头看向若音。

    若音朝四爷神秘一笑,就对苏培盛说: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膳房就把披萨端进屋,摆上了桌。

    还摆了几个小菜和点心。

    “爷还没用膳吧。”若音凑到桌旁,闻了闻香味。

    至少这披萨色香味还算俱全。

    四爷淡淡“嗯”了一声,鼻尖问道那食物香味,他就觉着饿了。

    便主动放下折子和笔。

    见状,若音便伺候他净手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家三口就都坐饭桌上了。

    那披萨边上是橙黄的,中间则是金黄的。

    还铺着红的、黄的、绿的,紫的食物。

    看起来色彩鲜艳,让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弘毅看着桌上金黄色的披萨,上面还铺着一层食物,吧唧着肉嘟嘟的小嘴巴,“吃大饼子儿。”

    “嘿,多大点儿,你就带着京腔,上哪儿学的。”若音自觉自个没啥京腔。

    但人在京城,周围的人都一嘴京腔,她多多少少感染一点。

    倒也不至于把弘毅教会的程度吧?

    只见弘毅先是看了若音一眼。

    随即又小心翼翼地看了四爷一眼,糯糯地道:“阿玛教的。”

    四爷看着眼小包子,没说话。

    若音则轻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刚她只是觉得弘毅软萌的京腔很可爱,便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反正弘毅本就是京城里出生的,他老子是四贝勒,爷爷又是紫禁城里的,满口京腔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是耐着性子对弘毅说:“这可不是大饼子,这叫什锦披萨,是用面饼,西红柿,洋葱,肉糜,虾仁、辣椒丝儿、玉米、豌豆、肉片做成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速很慢,且吐字清晰。

    弘毅正是学说话的时候,每次她都会很耐心的跟他讲些新鲜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时夜里还会给他讲故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弘毅这会完全被美食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他奶声奶气地“哦”了一声,“额娘快吃吧,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看得若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旁的四爷就朝苏培盛示意一眼。

    立马就有奴才上前切披萨了。

    等到奴才把披萨切成数十块后,四爷毫不犹豫地咬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反正她每次送过来的膳食,味道都不错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什锦披萨,也没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咸甜适中,甘旨肥浓。

    由于披萨好吃,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桌上的披萨就全扫耳光了。

    弘毅那肉嘟嘟的嘴巴,此刻已经满嘴油光。

    若音便用棉帕给他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接着,她把弘毅抱在怀里,和和四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着。

    大约聊了一炷香的时间,怀里的弘毅,眼睛就眨巴着,似乎犯困了。

    若音低头看了看,就抱着他起身,“爷,弘毅困了,我抱他回灵妍阁歇息去,你自个夜里也少熬夜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紧紧抱着弘毅打算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她才走了一步,身后就传来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声音:“叫奴才把他抱到偏方去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若音脚步一顿,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她发现男人的墨瞳,正用那种侵略性的眼神扫着她的身子时,她似乎明白了。

    四爷的眸子很深邃,给人一种神秘感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他,就像是森林之王,正慵懒地扫着即将到嘴里的猎物,就像是某种暧昧的信号。

    察觉到男人眼里直白的暗示,若音俏脸一红,让奴才把弘毅抱去偏房。

    然后,她站定在男人面前,“我伺候爷更衣沐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四爷起身,叫了奴才备水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分开了房间,由不同的奴才伺候着的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若音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,每次伺候四爷沐浴,她要弯腰,挺累的。

    加之四爷就算沐浴时,也给人一种很强的王者压力,

    所以,简直是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沐浴好的若音,在奴才在伺候下,换上了薄荷色的丝绸里衣。

    那袖子还是薄纱做的,倒是有些小清爽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