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9章 倒是我见犹怜
    “既然那个蛇没有毒,那我的脚怎么没有知觉了。”若音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水里泡麻的吧。”舒先生说着,就背对着若音,开始生火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又淡淡道:“刚刚的事,我不会和任何人说,你不必剁脚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,很多人在乎名节,胜过自个的命。

    若是在河边洗脚,叫男人不小心看到了脚,就要剁脚,或者上吊自杀。

    说不定,还能获得一块贞节牌坊。

    可若音并不觉得看了脚丫子会怎样。

    况且他都说了,不会告诉别人,那她就更不会剁脚了。

    好好活着不好吗,为什么要自残?

    她还要留着命去找四爷,或者等四爷来找她啊。

    若音牵了牵唇,淡淡道:“我很惜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把伤口的血挤出来。

    又用雄黄酒倒上去。

    那伤口是三个小小的牙印子,稍微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“嘶~”若音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酒不是一般的猛啊,倒上去她的伤口就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就像用刀子在割似得。

    并且,她隐隐闻到,这不只是雄黄酒,应该还有别的材料。

    也难怪那些蛇,一下子就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生了火的舒先生。

    打算选几条有肉的蛇,剥了皮,烤肉吃。

    结果听到女人吃疼的声音,提着蛇肉就走近看了看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人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一个被容貌惊动了心尖。

    女人美眸清澈明亮,眼里有灵秀的清纯气息。

    长而翘的睫毛,因为疼痛而微微颤动着。

    雪白透红的脸蛋,吹+弹可破。

    嫣红的唇+瓣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皓齿正轻+咬着下嘴唇,留下一排齿痕。

    瞧着倒是我见犹怜,令男人心生怜爱。

    虽然她身上的衣裳很厚,也不透。

    但湿哒哒的贴着身子,将她的曼妙身材衬托得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一个被蛇惊到了心。

    若音看着舒先生手里血淋淋的长蛇,吓得才抚平的心,又受到了万分暴击。

    那蛇剥了一半的皮,一双骇人的眼珠子,还没闭上。

    并且,脑袋上的舌头,还吐着信子呢。

    此刻,她是坐在地上的,舒先生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从她这个角度看上去,逆光的舒先生,看起来像个变+态......

    加之黄昏下,光线有点暗,他的,面上又没有血色,显得更加可怖。

    以及他的身上,有着特有的药香。

    那是长期泡在药罐子里,而产生的淡淡药味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别过来......”若音慢慢往后退。

    舒先生微微一怔,清冷的眸子微微转了转,随即顿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都死了,有什么好怕的。”说完,他就找来细一些的竹子,把蛇肉串起来放在火上烤着。

    若音见他从容的烤着蛇肉。

    这简直颠覆了舒先生在她心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,跟上仙一样的人物么。

    怎么会如此熟练的烤着蛇肉。

    确定他是江南人吗?

    为什么她在他身上,看到了狩猎民族的影子?

    片刻后,许是雄黄酒起了作用,若音的腿不麻了。

    她便用石头砸松子吃。

    就在她费力砸松子时,舒先生递了跟缠着蛇肉的竹子给她。

    若音瞥了眼烤得褐黄的蛇肉,吓得捂着心口,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忙摇头,道:“你吃吧,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闻言,舒先生自个咬了一口蛇肉。

    他面上淡淡的,平静的眸子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只不过,若音才说了拒绝的话,肚子就不争气的,发出“咕噜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弄得她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只得一面专心砸松子,一面当做什么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舒先生听了后,出于良好的修养和礼貌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清冷地转了转眸子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砸松子,可真是个苦力活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若音的手,都砸得没力气了,可她的肚子还饿着呢。

    关键鼻尖还传来浓郁的香味和鲜美的食物气味。

    那香气就跟牛蛙的味道相似,甚至比牛蛙还要香。

    闻得若音都有些流口水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饿了,饿极了!

    尤其舒先生还优雅地咬着,像是吃着多美味的食物。

    若音看了看周围,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火堆燃着橙红色的火,照亮周围。

    晚上已经找不到别的食物了。

    她若是不填饱肚子,就得饿一晚上。

    明天的食物,还没着落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吃了上一顿,没有下一顿。

    她转念一想,不就是蛇肉吗。

    把它当成牛蛙肉就好了啊。

    在这荒山野岭,还是保持体力要紧,不然想出去都没体力爬出去。

    而且,不有很多地方的人,吞蛇胆,用蛇肉煲汤的吗?

    还有所谓的龙凤煲,不也是用蛇和老母鸡炖的么?

    这样一想,若音尝试着问舒先生:“这个蛇吃了后,不会中毒吧?”

    舒先生没说话,只是再次递了跟串着蛇肉的竹子给她。

    并且,他还用那种清冷的眼神扫了若音一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仿佛在说:你是不是傻,有毒我自个还吃?

    这一次,若音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体内的求生浴望,让她不仅接过了蛇肉。

    还从药包里取出佐料,撒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那些佐料,是一路上吃干粮时,她用来备用的。

    有盐和胡椒粉、孜然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瓶瓶罐罐,都在马车上,她身上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只有这些,也比普通的烤肉要好吃。

    她先是把手上那条蛇肉烤好,递给了舒先生。

    算是小小的报答救命之恩吧。

    舒先生接过后,看了眼手里烤得金黄的蛇肉,尝试着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顿时,嘴里充斥着香辣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蛇肉烤的刚刚好,味道微辣。

    不腻不膻,嫩而可口,比没放佐料要美味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个禁欲系面瘫,但从他吃得比之前快,加上眼里的光亮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他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若音又给自个烤了一块蛇肉。

    同样的,撒上了佐料。

    可当她要咬第一口时,总是有些下不了口。

    见状,舒先生薄唇轻启:“这几条都是没有沾上雄黄酒的,只是被气味熏得软+绵绵,吃了不会中毒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若音看着手里的蛇肉,一口咬下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