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0章 你我孤男寡女
    身为吃货的她,一下子就被俘获了。

    原来蛇肉的味道,真的跟牛蛙差不多,嫩嫩的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烤,外焦里嫩,连骨头都酥脆爽口,吃了还想吃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舒先生优雅地擦了擦嘴角,起身道:“你我孤男寡女,不便一同过夜,我便先行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若音不是个擅长挽留的人。

    就算她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,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她也只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况且她认为,舒先生说的对。

    只见舒先生拍了拍身上的衣料,道:“离开时记得把火熄灭,若是起了火,烧了山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若音点了点头,回了声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舒先生抬起那双没有生气的清冷眸子,淡淡扫了若音一眼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打算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周围传来“嘶嘶~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像是上百条蛇,集中吐信子的身子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若音赶紧起身,与舒先生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把那些蛇都对付了么,怎么还有这种声音?”

    只见舒先生顿在原地,似是倾听着什么,“这不是一群蛇,更像是一条巨蟒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语音刚落,周围就发出巨蟒在地面爬行的声音,“呲啦呲啦”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不过一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一条灰溜溜的巨蟒,就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条巨蟒有成+人的小+腿那么粗。

    身上的鳞片,在月光下,泛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。

    其外形上,跟那些灰鼠蛇差不多。

    估计就是山上的蛇后或者蛇王。

    就跟那些小蚂蚁一样,也有个蚁后。

    它看若音的眼神,透着嗜血的猩红光芒。

    仿佛下一刻,就要把她生吞进肚。

    而且它肚子里,不晓得吞了什么,像是小孩或者是山上的动物。

    肚子中间鼓起很大,看起来令人恶心而可怖。

    人都说蛇怕火,可这条蛇就跟成了精似得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火堆,它全然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只管死死盯着若音。

    似乎要给它的蛇子蛇孙报仇。

    可这个世界,向来都是强食弱肉。

    人类身为高级动物,所以站在食物链的顶端。

    若不是舒先生的到来,恐怕她也让那些蛇群啃得连骨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若音根本就不会因为吃了蛇,而觉得愧疚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现在已经没有了雄黄酒。

    而且,就这种级别的蟒蛇,估计不怎么怕雄黄酒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咱这是遇上蛇窝了啊。”若音摸了摸腰间,正准备掏出临行前,弘毅给她配上的匕首。

    到现在,她还能想起,弘毅张着肉嘟嘟的嘴巴,对她说:额娘,这个给你用来打坏蛋。

    不曾想,如今用来打蛇了。

    她的话才说完,舒先生就领着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跟拎鸡仔似得,拎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若音就这么站在他的身后,不躲也不闪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那条巨蟒,张着血盆大口,似乎在试试张嘴的程度,想把他们一并吞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若音只觉得舒先生手下带风。

    传出几声细小的“咻咻咻”声。

    可这月黑风高的,她根本来不及看清舒先生朝蛇扔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晓得那蛇似乎疼痛难忍,在原地打起了滚子,还发出“呼呼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震得地上的草屑横飞,树木直发颤。

    若音被那些风沙弄得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还有几粒细小的傻子,进了她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她便抬起左手,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可她没揉几下,腰上一紧,身子一下悬空,似是被什么东西紧紧缠住了。

    若音红着眼睛一看,缠着她的不是别的,而是那条巨蟒。

    而且,那条巨蟒似乎不满足于缠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还在大力缠着她,想把她整个人都圈死。

    若音张开嘴巴,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个差点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腰也一阵剧痛,骨头要断了似得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,则奋力挣扎着。

    恐怕这一刻,求生的本能战胜了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不,她不要死!

    她不想死!

    于是,她扬起右手的匕首,顺着蟒蛇的身子,直直往外头横切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,就窜入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舒先生也帅气将手中的匕首一掷。

    那匕首就像飞镖似得,直接飞进了蟒蛇的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一下子,匕首刺穿了蟒蛇的脖子,露出锋芒的刀刃。

    只有半截刀柄,卡在蟒蛇的口内。

    可见他的爆发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绝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个时候,差点被缠得窒息的若音,感受到蛇身在逐渐放松。

    最后那带有鳞片的蛇身,完完全全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若音赶紧跑开,扶着一旁的大树干呕着。

    然后,她蹲坐在树边,下巴靠在膝盖上,眼泪就止不住地流。

    刚刚被蛇缠着,她感觉比从悬崖坠入河里还要可怖。

    毕竟她水性好,还有木板,河里的水也没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可蛇是她最害怕,觉得最恶心的动物。

    就算她已经死里逃生,但只要一想到,刚刚差一点点,她就被蛇缠死,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就有阴影,会后怕。

    毕竟,不管是前世,还是今生,她一直都只是个普通的女性。

    此刻,她在心中感叹,人还是要好好的活着就好......

    舒先生见她眼泪吧嗒吧嗒地掉,却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晶莹的泪水,从雾蒙蒙的美眸里流出,瞧着比大哭还要惹人怜。

    就像是受了惊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他抬起左手,就要摸+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可只一瞬间,他碍于身份,只轻轻咳了咳,又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留下来吧。”说完,他就儒雅地退到了火堆旁,环胸靠着树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若音没有客套,说什么虚伪的话,让人家走。

    她这会是真的怕。

    道了声“谢谢”后,她就在火堆旁烤火,也好把身上的衣裳弄干。

    本来才死里逃生,她不想再感冒了。

    烤火的时候,若音淡淡瞥了舒先生一眼。

    他就算是闭目养神,看起来也那般不食人间烟火,跟个禁+欲上仙一样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他是风吹一下就会倒的那种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看起来病娇的他,原来也有阳刚硬汉的一面。

    然后,若音收回眼神。

    等到衣裳干的差不多了,她便靠在另一棵树上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